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战略方程的政治逻辑
姜安
深圳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广东 深圳 518060

作者简介:姜安,深圳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主要从事国际关系研究。

摘要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核心命题,是对人类成长困境和挑战的积极回应,是中国外交哲学的核心关照,是给予世界未来蓝图的中国方案。以战略时空方位、战略角色和战略向度测度外交战略定位是实施大国外交的逻辑前提。积极提升外交的世界性思维能力、强化国家战略意志力量、夯实外交战略定力是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方程的动力引擎。必须警示外交思维和战略策动:繁荣而稳定、自信而自觉的中国对自己、对世界格外的重要。

关键词: 新时代; 中国特色; 大国外交; 战略方程; 外交逻辑
中图分类号:D801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0-260X(2017)06-0005-04
The Political Logic of China’s Big Power Diplomacy in the New Era: a Framework from 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
JIANG An
College of Marxism, Shenzhen University, Shenzhen, Guangdong, 518060
Abstract

Building a community with a shared future for mankind is the core mission for China’s big power diplomacy in the new era. It is a positive response to plights and challenges on human development, a fundamental reflection of China’s diplomatic philosophy, and a Chinese blueprint for the world’s future. Weighing diplomatic strategy with consideration of time and space, strategic roles, and directions is the logic premise to big power diplomacy. More global perspective, stronger national strategies, and more confidence and courage in handling foreign affairs are the engine for China’s big power diplomacy. We must stay alert about diplomatic strategies and strategic planning: A prosperous and stable China of self-assurance and self-consciousness is of significant importance to China and the world at large.

Key words: new era;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big power diplomacy; strategic equation; diplomatic logic

习近平在党“ 十九大” 上明确提出“ 全面推进中国特色大国外交” , 确立了新时代中国外交的战略方程— — 坚持和平发展道路, 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一战略方程的基本政治逻辑由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核心命题、战略定位、战略定力三部分构成。

一、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核心命题

第一, 逻辑前提: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对人类成长困境和挑战的积极回应。受价值偏见、文明冲突、历史传统和国家利益等因素影响, 新时代人类面临许多增长困境、发展困境、生态困境与合作困境等, 全球化进程中的人类利益面临许多公共危机和共同挑战, “ 我们不能因现实复杂而放弃梦想, 不能因理想遥远而放弃追求。没有哪个国家能够独自应对人类面临的各种挑战, 也没有哪个国家能够退回到自我封闭的孤岛。” 需要站在更加宽广的国际视野, 拥有更加辽阔的胸怀,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第二, 价值理想: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新时代中国外交哲学的核心关照。所谓新时代中国外交哲学, 是指当代中国对于新的时代本质和发展特征的追问、国际社会发展趋势的认知及其外交价值观和战略思想的总称。它主要体现为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观, 坚持人民安全、政治安全、国土安全、国民安全和共同安全等总体国家安全观, 打造以和平与发展、公平与正义、民主与自由为全人类的共同价值观, 以此反对冷战思维和零和博弈, 尊重世界文明多样性, 追求“ 建设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世界” [1]的合理价值, 高举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旗帜, 共同创造人类的美好未来。

第三, 制度设计: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给予世界未来蓝图的中国方案。这一方案的实质是为人类提供21世纪发展的制度设计和合作平台。它具体体现为:推动建设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 以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 打造国际合作新平台; 以文明交流超越文明隔阂、文明互鉴超越文明冲突、文明共存超越文明优越, 共建人类文明共同体; 推动大国协调和合作, 构建总体稳定、均衡发展的大国关系框架; 支持多边贸易体制, 促进自由贸易区建设, 推动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以此, 建构21世纪全球治理体系, 推动国际秩序变革。

结论:人类命运共同体既是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内在本质的要求, 是中国给予全球体系治理的有效方案, 也是中国外交价值观的历史性转折, 更是中国提供的人类21世纪外交理想的政治智慧。

二、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战略定位

第一, 战略时空方位: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 中国“ 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 于热战和“ 冷战” 时代背景下诞生的中国, 面对帝国主义挑战与无产阶级革命的国际形势, 中国的时代性角色是旧秩序的革命者、政权稳定的捍卫者和国家安全的维护者, 基本战略定位是民族独立、国家安全和主权尊严的护持和捍卫。于冷战后时代下的中国, 面对社会主义运动低潮、国际关系的重新组合和调整, 中国的战略定位是稳住阵脚、韬光养晦、社会局势稳定和中共政权巩固。进入21世纪, 当今“ 世界正处于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 [2], 国际社会进入到了全新的“ 大历史时代” 。在真正的意义上讲, 这一历史时代呈现出不同以往的时代特征:地区史正在变成全球史, 民族史正在变成人类史。在全球化时代中, 中国由最初的警惕和谨慎的参与, 正在以引导者的身份推动全球化进程; 在逆全球化进程中, 面对民粹主义、无政府主义、恐怖主义等猖獗运动引发的全球性的政治裂变, 中国正在以和平和稳定的力量, 校正和推动世界发展的正确方向。同时, 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在于:国际社会呈现出“ 双中心” 格局, 即迅速成长的发展中大国(中国)和逐渐衰败的发达强国(美国)之间形成了全新的力量对比关系和结构组合。这既是世界不同成长轨迹和发展模式的“ 双中心格局” , 也是国家战略意志和国家战略力量结构对比的“ 双中心格局” 。基于中国与世界的力量比较而言, 在新时代的世界格局中, 中国自1840年以来进入到了从未有过的国际舞台的中心, 正在“ 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 , 这一历史时代性转舵深度地影响着中国与世界的关系, 中国将以何种方式实现崛起和复兴, 并给予世界未来发展怎样的影响?新时代中国特色外交的战略策动成为必然。

第二, 战略角色:世界主角的国际担当必然带来新的历史使命和国际责任。这就是中国为世界和平与发展作出新的重大贡献, 始终做世界和平的建设者; 贡献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推动人类进步事业发展, 始终做全球发展的贡献者; 探索世界和谐与和平治理体系建构, 始终做国际秩序的维护者; 引导应对气候变化国际合作, 成为全球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参与者、贡献者、引领者; 反对民粹主义、无政府主义、恐怖主义、贸易保护主义等猖獗运动, 积极推动国际合作与交流, 倡导世界贸易自由主义, 做全球化的引导者; 反对干涉别国内政, 反对以强凌弱, 尊重各国人民自主选择发展道路的权利, 维护国际公平正义, 做国际关系民主化的推进者。

第三, 战略向度: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逻辑原点和价值向度。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依据双重有机互动的逻辑原点:其一, 如何更好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 确保中国的社会经济发展和国家安全。其二, “ 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 共同创造人类的美好未来” 。这两个逻辑原点形成有机互动, 成为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战略方程的出发点和归宿。在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整个战略周期中, 这一双重逻辑原点始终是核心主线, 将贯穿从现在到本世纪中叶实现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这一阶段。这一期间的所有外交方略必须围绕双重外交逻辑原点展开和实施, 并构成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方略的有机组成部分。

结论:外交战略定位是中国共产党人在新时代世界体系历史坐标中, 科学考量中国外交历史方位, 并实施大国外交的逻辑前提。在未来30多年的发展战略周期中, 这一战略定位始终是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必须遵照的基本依据和价值指南。

三、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战略定力

第一, 实现和平崛起。“ 走和平发展道路, 是我们党根据时代发展潮流和我国根本利益作出的战略抉择。” [3]在近代历史上, 中国曾是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掠夺的牺牲者, 这种100多年的民族耻辱记录绝不能再在新的历史中重演, 中国必须实现崛起。面对历史上许多大国的各种崛起模式, 特别是帝国霸权衰落的教训, 我们绝不能复制以往帝国列强的霸权和殖民道路。中国无论发展到什么程度, 始终奉行防御性的国防政策, 不对任何国家构成威胁, 永远不称霸, 永远不搞扩张, 以和平崛起的方式实现中华复兴, 应当成为外交始终秉承的基本原则和政治价值。

第二, 捭阖大国关系。大国走向强国的征程中就是大国纵横捭阖的过程。基于中俄两国现实国家利益的考量, 中国谋求与俄国建立战略伙伴关系, 并尽量延长双方战略合作的外交周期, 在现实大国博弈中形成对国际力量对峙的有效制衡, 并确保周边局势, 尤其是北部和东北亚局势的持续稳定。基于中美两国“ 双中心格局” , 同时考虑两国未来的发展前景, 积极建构新型大国关系, 客观理性看待彼此战略意图, 摒弃零和思维, 开展包容合作, 不断深化利益交融格局, 增进战略互信, 以建设性方式管控分歧和敏感问题, 共同应对各种地区和全球性挑战, 避免两国之间关系由“ 修昔底德陷阱” 这一伪命题变成真命题。基于中日以往战争关系中日本侵略中国的历史记录, 以及现实日本政治右倾化的猖獗, 以稳定东北亚局势为外交目的, 以政治伦理原则为道德制高点, 约制日本军国主义势力、极端民族主义和保守主义抬头, 是约制中日关系的政治技艺。

第三, 掌控地缘政治。地缘政治对中国国家安全和社会经济发展的影响, 已经成为中国外交敏感而复杂的难题。以地缘政治而论, 中国是世界上涉及周边问题最多的国家, 历史与现实交困、传统因素与不确定问题交困、大国博弈与区域博弈交困、极端民族主义与极端宗教主义和恐怖主义交困等等, “ 按照亲诚惠容理念和与邻为善、以邻为伴周边外交方针深化同周边国家关系。” [4]以和平发展与合作共赢为导向的外交互动始终, 应当是中国外交必须秉承的外交理念和策略。以理性外交妥善处理周边安全关系, 尽量延长和平发展战略周期, 确保国土安全, 当是周边安全战略的最大政治。

四、策动“ 一带一路” 倡议

这一倡议的战略意图是, 在以恪守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的基础上, 坚持开放合作、和谐包容、市场运作和互利共赢, 与沿线国家建构促进共同发展、实现共同繁荣的合作共赢之路, 打造增进理解信任、加强全方位交流的和平友谊之路[5]。其中, “ 一带一路” +人民币国际化策略是精要之技。这是因为, 利用金融资本力量早已成为撬动世界经济发展的重要杠杆, 这一经济势力所产生的巨大生产力以及由此带来的生产方式的变革, 曾使世界不同经济力量主体的历史命运发生变化。21世纪发生的贸易战、货币战、汇率战实质就是金融资本意义的经济战。中国实现由大国到强国的跃升, 一个基本标志就是人民币真正国际化, 即在世界金融资本领域中, 实现美元意义的权威国际地位。这是中国真正打开全球治理体系和国际秩序变革大门的“ 金钥匙” 。为此, 实施共建“ 一带一路” 倡议, 发起创办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 设立丝路基金, 是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主要策略。这一战略意图在于:如果说, 美国战后利用美元+黄金策略、美元+石油策略获得控制世界经济, 并确保美国经济强国地位的话, 中国则在和平互利的原则下, 以“ 一带一路” +人民币国际化策略, 实现中国由经济大国向经济强国的真正跃升, 则是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主要目的所在。

五、提升国际形象

中国外交的一个基本主旨是实现由大国到强国的转舵。在这一航程中, 赢得国际尊严, 捍卫国际合法性, 提升中国的国际形象, 是题中应有之意。为此, 在国际法理上赢得话语权, 在地缘外交、贸易纠纷、知识产权博弈等领域的法理争辩, 是赢得和捍卫国家形象的重要外交活动。国际责任的担待和承担, 对于日益发展的中国来说, 变得越来越重要。必须对一个问题进行追问和反思:我们将给世界一个繁荣而稳定、自信而负责的中国, 还是动荡而失序、威胁而恐怖的中国?而有效的国际形象传播和策划, 以及在媒体、网络、舆论上的形象护持, 则是宣传中国、展示中国的外交策动。

结论:积极提升中国外交的世界性思维能力, 强化国家战略意志力量, 全面推进中国特色大国外交, 形成全方位、多层次、立体化的外交布局, 夯实外交战略定力是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方程的动力引擎。

需要指出的是, 在中国由大国走向强国的历史征程中, 必须警示我们自己的外交思维和战略策动:其一, 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必须合乎时代潮流。和平与发展仍然是时代主题, 中国必须始终恪守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这一理想, 对历史时代转舵的内在本质和时代特征进行客观理性判断, 冷静辨识世界发展的基本趋势, 立于潮头, 以和平、发展、合作、共赢为旗帜, 积极推进全球化发展, 稳健持续地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其二, 具有理性而负责的大国心态。大国不是推行王道逻辑, 更不是奉行霸权政策, 也不能崇尚帝国精神, 外交意义的文化自信来自社会主义外交品质和东方传统文化的仁政伦理, 外交意义的文化自觉体现中国共产党人的政治理想和中国积极负责的大国情怀。其三, 谨慎防止极端民族主义等外交冲动。一个基本的历史经验是, 一个迅速兴起的民族势力, 容易引起极端国家主义的政治泛化和民族主义的政治猖獗, 这种行为对国际社会秩序的政治恐怖以及对本国实际利益的恶劣影响, 在世界历史的广场上屡见不鲜。中国的外交绝不能被极端的民族主义、极端的民粹主义、极端的无政府主义等所绑架。繁荣而稳定、自信而自觉的中国对自己、对世界格外的重要。

The authors have declared that no competing interests exist.

作者已声明无竞争性利益关系。

参考文献
[1] 习近平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报告[N]. 人民日报, 2017-10-19. [本文引用:1]
[2] 习近平 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习近平同志代表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向大会作的报告摘登[N]. 人民日报, 2017-10-19. [本文引用:1]
[3] 习近平. 习近平谈治国理政[M]. 北京: 外文出版社, 2014. 247. [本文引用:1]
[4] 习近平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报告[N]. 人民日报, 2017-10-19. [本文引用:1]
[5] 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EB/OL]. 新华网. 2015-06-08. [本文引用: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