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全球治理与智库话语权
梁昊光, 靳怡璇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 国家一带一路数据分析与决策支持北京市重点实验室,北京 100024

作者简介:梁昊光,经济学博士,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国家一带一路数据分析与决策支持北京市重点实验室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发展理论和政策分析研究;靳怡璇,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研究人员,主要从事政策分析研究。

摘要

“一带一路”倡议是中国新时期全方位对外开放的重大举措,也是推动沿线国家和平合作、共同发展的中国方案。习近平总书记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中提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要加强智库对话,发挥智库作用,建设好智库联盟和交流合作网络。大数据与智库建设的融合对于促进沿线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推进“一带一路”全球治理、提升沿线国家国际竞争优势、增进文明互鉴与民心相通等具有深远意义。新时代背景下,结合‘一带一路’智库建设的实际情况,针对‘一带一路’大数据建设面临的多种挑战,需要进一步探索利用大数据技术为‘一带一路’全球治理提供科学支撑的有效途径,包括加强智库顶层战略设计;加强智库基础设施建设与数据安全保障;加强支撑机制建设,提升智库运行的独立性与客观性等。

关键词: ; 一带一路”; ; 大数据智库; 智库话语权; 全球治理; 智库建设
中图分类号:F11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0-260X(2017)06-0028-06
Global Governance along the Belt and Road and Discourse Power of Think Tanks
LIANG Hao-guang, JIN Yi-xuan
Beijing Key Laboratory of B&R's Data Analysis and Decision Support, Beijing International Studies University, Beijing, 100024
Abstract

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is a major measure for China to implement all-round opening up policy in the new era, and also a Chinese version for peaceful cooperation and mutual development of countries along the Belt and Road. At the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Summit Forum on 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General Secretary Xi Jinping proposed countries along the Belt and Road should increase dialogues among think tanks, give full play to think tanks, and build alliances and cooperation networks. The integration of big data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think tanks has far-reaching implications for countries along the Belt and Road to realize social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enhance global governance, become more competitive at global level, and promote cultural exchange and mutual understanding among the peoples along the Belt and Road. In the new era, given the situation of the construction of think tanks and various challenges facing the construction of big data along the Belt and Road, we need to take a further step to explore effective ways to make use of big data to provide scientific support for global governance along the Belt and Road, and stay focused on following areas: strengthen think tanks’ top strategy design; enhance the infrastructure construction of think tanks and ensure data security; strengthen the construction of support mechanisms, and make the operation of think tanks more independent and objective.

Key words: 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big data think tanks; discourse power of think tanks; global governance; construction of think tanks

当今的世界充满了太多的不确定性, 全球治理赤字日渐突出。在此紧要关口的背景下, 2013年, 习近平主席协调内外、统筹陆海、兼顾东西地提出了充满中国智慧的全球治理方案— — “ 一带一路” 倡议, 通过强化发展战略互动、优势互补、区位对接, 从而推动沿线国家和平合作、共同发展。智库作为现代治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目前已在许多重大决策与国际事务中显示出智慧和力量, 共建“ 一带一路” , 需要智库为其提供智力支撑。习近平总书记在“ 一带一路” 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强调, “ 一带一路” 的互联互通工程需充分发挥智库作用, 建立多层次合作机制与交流平台, 为“ 一带一路” 建设提供关键核心支持。这为“ 一带一路” 智库建设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和施展才华的舞台。

而数字化时代的到来, 既使智库建设面临着极大的挑战, 同时也存在着巨大的发展机遇。大数据是一国基础性战略资源, 自然也是实施“ 一带一路” 国家互联互通建设需要充分利用的生产要素。通过构建大数据“ 一带一路” 智库, 可以深化沿线国家智库的交流合作, 推动“ 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科研合作和资源共享, 提升智库的决策水平及公众影响力; 特别是通过利用数据智库的舆论动态监测能力, 还可加深对沿线国家民众诉求的了解, 为沿线国家的民众搭建一个交流沟通的桥梁, 夯实民意基础。总之, 以“ 一带一路” 相关政策、制度、贸易、金融、法律等层面打破各种数据孤岛之间相互隔离的瓶颈, 有助于深化“ 一带一路” 责任共同体、利益共同体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发展道路。

鉴于此, 基于大数据挖掘和思维提取的角度, 结合“ 一带一路” 智库建设中的实际问题, 本文将研究的重点放在如何利用大数据技术为“ 一带一路” 建设提供科学有效的智力支撑和战略指导上, 以有效弥补智库建设中的“ 有库无智” 问题。

一、智库时代的到来及智库的特质

随着信息时代和知识经济时代的来临, 作为前瞻性、战略性、对策性的“ 思想生产” 工厂, 智库是国家竞争“ 软力量” 的核心, 也是发展“ 硬力量” 的智力支撑。智库的发展提升了政府决策的科学化、民主化水平, 已经成为全球治理中不可或缺的政策建议源泉, 也成为衡量一个国家软实力和话语权的重要标准。目前, 智库整体呈现出蓬勃发展状态, 一个崭新的智库时代已经到来。

首先, 智库是社会发展的第四种力量。即它是学术研究和决策制定之间的纽带, 能将抽象的理论研究转化为政策制定者和社会公众易于理解、便于获得的语言, 是当代社会的整合者与协调者, 包括可以整合政治家的战略、学者的思想、企业家的执行能力等。随着社会问题越来越复杂多样化, 更需要用系统观来分析和解决问题。智库作为一支融合的力量, 具有人力、科研等资源优势, 能与政府部门和社会公众在思想市场上形成一种良性的互补机制, 它的崛起突破了各方的局限性, 将智力资源盘活起来, 它能在“ 执行系统” 之外建立一套“ 研究系统” , 并为知识系统实现知识生产的整合。

其次, 智库是国际关系的“ 第二轨道” 外交。这是指在官方外交渠道之外, 各利益相关方通过非官方平台开展某些政府不适合直接出面的且能够影响官方决策的跨国活动。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深入推进, 某个小角落出现的问题都触动着全世界的神经, 可谓是“ 牵一发而动全身” , 人类也逐渐成为一个生存与发展的命运共同体。面对全球性的问题单靠一两个超级大国是难以解决的, 需要联合全球力量和智慧。而有着非官方背景优势的智库恰好可以凭借其自身的灵活性在各国民间互动交流中开展“ 第二轨道” 外交, 提高在全球性议题设定和国际关系等方面的影响力, 在幕后推动各国双边或多边合作。

再次, 智库是“ 一带一路” 建设的软力量。“ 一带一路” 倡议是我国中长期重要的发展战略, 是中国引领全球治理创新的伟大实践, “ 一带一路” 战略研究是智库建设的重大责任和使命担当, 智库建设也迎来了重大的战略机遇期。智库应该在讲好“ 中国故事” 、完善“ 一带一路” 的战略框架、细化实施路径、深化国情研究、加强风险评估等方面资政建言, 创新理论并引导舆论。而由于“ 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的发展水平各异, 历史传统不同、文化背景不同, 制度条件也有差异, 各国利益诉求多元, 在政策沟通、战略对接和民心相通方面都面临着艰巨的任务。因此在“ 一带一路” 建设的实践探索中, 一方面, 智库需要在理念传播、政策解读、民意通达上做好桥梁和纽带, 积极挖掘不同国家的资源信息价值, 分享交流各自的治国理念、方针政策, 打破思想隔阂, 营造和谐的投资合作环境; 另一方面, 中国智库也需要更好地了解国际上的“ 游戏规则” , 在规划对接、政策协调、机制设计上做好政府的参谋和助手, 为“ 一带一路” 建设提供战略性和前瞻性的实施方案, 以中国智慧、中国经验提升中国智库在国际社会上的话语权。

二、大数据智库建设让中国智库走向国际
(一)大数据在智库建设中的作用

1.大数据时代重塑知识体系

大数据时代, 数据资产成为国家战略性资源。大数据技术致力于在庞大的数据中发掘数据间的关联与价值, 在挖掘和分析中重构事物之间的线性关系, 探索世间万物的运行规律, 重塑人类的知识体系结构, 并在此基础上指导社会实践[1]。信息时代的竞争体现在国家对信息的搜集、分析能力的比拼, 智库的竞争力和影响力取决于对未来形势及走向的预判能力。新型智库建设必然要将大数据技术应用到智库决策分析和创新工具中, 突破传统思维模式瓶颈, 使其具有与大数据时代发展需求相适应的新功能。

2.大数据创新智库建设

智库开展研究离不开大量的信息。对于智库而言, 数据和信息的规模、活性以及收集、分析、运用的能力, 将决定其核心竞争力[2]。新型智库的大数据应用一是体现在以大数据为新型智库的支撑, 即中国特色新型智库需要具备功能完备的信息采集分析系统; 二是体现在提供大数据智库产品, 比如利用云计算技术部署数据资源服务架构, 整合智库研究资源, 建设专题型数据库, 将大数据产品运用到实践中, 具体服务政府决策以及公众生活。

3.借助大数据提升智库国际话语权

全球创新形态和竞争格局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 中国特色新型智库不仅要产出高质量的思想产品, 更要提高其影响力。一方面, 以大数据思维的运用为突破口, 通过对数据的挖掘, 既可以有效预测国内外焦点问题的发展趋势, 也可以定量与可视化的技术方法为决策参考, 提供科学合理的支撑, 提高决策的战略性、前瞻性、科学性和针对性, 引领舆论方向, 从而提升智库品牌的影响力。另一方面, 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在立足国情的同时, 也要善于审时度势, 抓住大数据时代新型智库建设的契机, 争取走出去。要搭建大数据网络服务平台, 创新与国外高水平智库的交流方式; 加强与国际性组织机构的合作研究、教育培训、会议对话等, 提高与国际机构的互动性, 将“ 中国方案” 传播出去, 向世界发出中国声音。

(二)“ 一带一路” 大数据智库建设的重要意义

1.促进沿线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 新引擎”

“ 一带一路” 途经亚洲、欧洲和非洲等地区, 沿线人口总数占全球总量的60%, 贫困人口尤其是极端贫困线下的人口占到全世界贫困人口的50%。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是沿线国家普遍心愿, “ 数据驱动发展” 渐成各国共识。建设数据“ 一带一路” , 大力发展数字经济, 有利于利用大数据改造、升级传统产业, 加快培育经济新业态、新模式, 保持经济增长的活力。充分利用大数据, 了解沿线各国的资源禀赋和经济社会的发展现状, 高效对接各国发展合作需求, 确立适合投资发展的产业、经济领域和项目, 提高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水平, 有利于推动沿线各地开展更大范围、更高水平、更深层次的区域合作, 促进沿线国家经济社会民生的发展。

2.推动沿线国家治理体系的“ 新途径”

“ 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多处在农业向工业化转型的过渡期, 可谓农村城市化伴随着经济社会的转型。加强沿线国家智库之间的密切交流与合作, 有助于整合不同国家的资源信息优势, 交流互鉴治国理政的经验, 群策群力, 积极探索符合自身国情的发展之路。尤其是借助大数据技术可以对海量、多样、动态、复杂的数据进行快速收集、深入挖掘、实时研判和高效利用, 深度集成国家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各领域信息资源, 稳步提高国家决策、服务、执行和应急管理的能力, 推动构建系统健全、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国家治理体系, 为社会转型期的“ 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提供新的治理方案。

3.提升沿线国家国际竞争优势的“ 新工具”

当前, 大数据已经成为全球经济缓慢复苏背景下的产业亮点, 以大数据为核心的新一轮全球竞争方兴未艾, 主要国家都在围绕数字竞争力加紧全球战略布局。“ 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要顺时应势, 抓住时代机遇, 善用大数据新工具, 创新资源配置方式, 努力突破时空限制, 实现资源在沿线各国乃至全球按需、即时、灵活调配, 降低交易成本, 提升竞争力。要建设信息丝绸之路, 构造以信息流、数据流带动技术流、资金流、人才流和物资流的合作网络, 为提升产业链、创新链积累竞争优势。

4.促进文明互鉴、增进民心相通的“ 新模式”

“ 一带一路” 作为目前世界最受欢迎的公共产品, 需要关注人文交流, 民心相通更是“ 一带一路” “ 五通” 建设的难点、重点, 在此方面, 智库可以发挥积极作用。“ 一带一路” 沿线各国文明文化多样、意识形态各异, 思想难免会有隔阂, 通过大数据智库可以实时进行舆论动态监测, 准确掌控沿线国家对“ 一带一路” 项目实施的进展; 基于大数据信息交流平台, 可进行信息共享、对话沟通、舆论发声, 以此促进接纳他者异己性, 使公众深入全面认知各国的利益诉求和情感诉求[3], 消解沿线国家对“ 中国方案” 的误读误判, 缩小国家间的认知差距, 凝聚共识, 增强沿线民众对“ 一带一路” 倡议的熟知度和认同感。

三、“ 一带一路” 大数据智库

建设面临的挑战

(一)大数据共享思维有待树立

随着全球信息化进程的加快, 大数据将成为一种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驱动着各行业的发展, 因此需要深挖大数据的价值, 实现全球化应用。而就目前来说, “ 一带一路” 发展大数据所需的信息资源匮乏, 沿线国家政局形势、经济水平、社会发展、网络商情、可投资性、舆论认可度等巨量大数据有待集成、掌握、整合并分析运用。大数据往往呈现非结构化和碎片化的复杂状态, 数据价值密度较低[4], 特别是由于智库间的数据共享存在众多障碍, 虽然智库蓬勃发展, 类型众多, 但各国数据发展水平不均, 甚至不同地区数据发展也不均衡, 这就造成数据资源分散、有效利用率低, 进而降低决策咨询的科学性及影响力。信息的来源广度及数据库的容量是智库生存的血液, 实际上, 决策的制定就是整合各方信息而对事物发展做出预测和判断。

(二)大数据基础设施有待加强

大数据并非无源之水, 互联网是大数据赖以运行的主要基础设施。但截至2015年底, 全球仍有41亿人被排斥在互联网之外, 其中不少是“ 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民众。与发达国家相比, “ 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网络设施、技术和网速也存在较大差距。大数据基础设施落后制约数据“ 一带一路” 发展。国际电信联盟2015年发布的数据表明, 发达国家大部分入门级固定宽带速度维持在5Mbit/s, 发展中国家的速度为1Mbit/s。由表1也可看出, 将近一半的“ 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的网速在0-1Mbits/s区间, 这在很大程度降低了信息的流通效率。尽管家庭电脑普及率相对较高, 56.3%的国家家庭电脑普及率在50%以上, 平均普及率为49.03%, 但相对于家庭电脑普及率而言, 固定宽带接入互联网的普及程度普遍较低, 沿线64个国家的固定带宽普及率均没有超过50%, 且平均普及率仅为11.51%(参见表2表3)。

表1 “ 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宽带接入速度区间占比分布情况
表2 电脑普及率和固定宽带普及率对比情况
表3 “ 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信息基础设施应用普及情况
(三)大数据安全难题有待破解

数据安全是数据“ 一带一路” 顺利推进的基石。随着信息科技的不断进步, 滥用信息、侵犯隐私、网络诈骗、窃取商业秘密甚至危害他国信息安全等大数据运行方面的问题时有发生。大数据时代的数据信息越来越公开化。尽管将原本看起来碎片化、毫无意义的数据联系在一起处理, 会挖掘出新的数据价值, 但在挖掘数据价值的过程中, 数据安全、整个机构的数据库安全乃至数据来源的可靠性问题却存在着一些隐患。此外, 智库的数据库之中包含有智库成果相关资料、研究员的个人隐私和研究规划等信息, 防止这些信息泄露也是摆在智库面前不可绕开的问题。平衡把握推进数据开放共享与维护数据安全关系, 是数据“ 一带一路” 发展的重要保障, 也是建设好、发挥好数据“ 一带一路” 作用的关键。

(四)成果转化和对外合作机制有待完善

智库研究成果的转化效率关系着智库服务于“ 一带一路” 决策支撑作用程度。大数据思维伴随着智能终端设备的广泛应用、新媒体蓬勃发展和信息爆炸式的传播, 使得人们获得信息资源的途径也越来越多样化。“ 酒香不怕巷子深” 式的成果传播理念在这个高速信息化的时代已是明日黄花, 智库研究成果能否得以在“ 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地区推广和接受, 这对智库内部的运作机制也提出不少挑战。目前, 一是由于智库缺乏高效畅通的智库成果编发机制, 致使智库难以高效输出实效性的科研成果; 二是“ 一带一路” 战略规划对接方面存在不足, 难以实现智库研究成果的有效转化, 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较差; 三是眼下智库还普遍缺乏对外合作机制及对接平台, 无法促进与沿线国家构建顺畅的沟通渠道和磋商机制, 无法形成良性竞争与合作环境, 也不利于我国“ 一带一路” 智库“ 走出去” ; 四是“ 一带一路” 智库产品品牌塑造意识不强, 对外推广渠道闭塞, 在一定程度上也削弱了智库的决策影响力与话语权。

(五)智库运行独立性与客观性有待提高

智库的独立性是智库产生高质量研究成果及建立政策影响力的前提和基础, 也是评价智库是否成功的最重要因素之一。如何达到并保持独立性以形成能够影响决策的见解和意见, 也是所有智库都面临着的相同挑战。国内外大多数智库在政府部门“ 父爱主义” 的笼罩下生存, 无法施展其应有的才能。一方面, 被视为政府“ 外脑” 的智库为政府部门的决策咨询提供了科学支撑, 政府对自身决策咨询机构和官方智库十分信任, 使得这些智库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对自身的要求, 从而很难生产出创新性强的智库成果; 另一方面, 由于其生存发展受到上级政府主管部门影响, 在人事任免与资金来源方面对政府依附程度较高, 智库在政策制定过程中缺乏独立性, 也降低了智库研究成果在社会大众中的信服力。

四、“ 一带一路” 大数据智库建设的路径
(一)加强智库顶层战略设计

“ 一带一路” 智库建设应加强顶层设计, 进一步明确自身战略定位。首先, 要立足社会发展实际, 强化问题导向意识, 及时将国际重大现实问题与以往注重的学术理论研究结合起来, 做到服务决策适度超前, 提升智库的政策影响力和国际话语权; 其次, 科研方法的创新也是“ 一带一路” 智库需要注重的方向, 充分利用大数据资源及现代信息技术, 尤其在建设信息采集分析系统和决策模拟数据库等方面做出努力。“ 一带一路” 建设需要运用大数据进行科学规划实施, 从战略高度和长远角度抓紧布局数据“ 一带一路” 发展规划; 坚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 建立“ 一带一路” 大数据交流平台, 实现资源共享, 促进互动交流, 凝聚发展共识; 鼓励“ 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将大数据战略纳入本国、本地区经济社会发展规划, 制定促进大数据发展的政策举措, 实现协同发展; 此外, 还需推进智库运行管理机制创新, 建立一套能够真正服务政府决策和社会发展大局、同时又具有突出特色的智库管理机制和运行机制。

(二)加强智库基础设施建设与保障

1.完善大数据系统的建设

要大力推动以互联网为主要载体、以大数据软硬件和机制建设为纽带的大数据基础设施建设, 着力形成技术先进、产业发达、应用领先的大数据体系。通过“ 一带一路” 互联互通工程的建设, 让航天、通信类企业在“ 走出去” 的过程中为“ 一带一路” 大数据系统的建设提供基础设施支撑。我们也需要本着自愿、平等、互利的原则, 积极构建以大数据为核心的产业链和价值链, 鼓励沿线国家整合基础性大数据资源库, 努力实现网络互联、信息互通、数据共享。

2.加强数据安全保障

大数据“ 一带一路” 智库要着眼夯实数据“ 一带一路” 建设安全保障, 既要考证数据来源可靠性与真伪性, 又要加强信息系统的革新。提高智库在金融、贸易方面的风险控制和监管数据管理上的能力, 以便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提高“ 一带一路” 相关大数据的吞吐能力。完善“ 一带一路” 大数据交易、流通和监管机制, 共同打造有利于数据“ 一带一路” 发展的良好生态体系。除此之外, 也要平衡数据跨境流动与保护个人隐私、企业秘密和国家安全之间的关系, 提高沿线国家数据掌控能力, 逐步形成权责分明、保障有力的数据“ 一带一路” 安全架构。

(三)加强支撑机制建设

1.建设开放的交流管理机制

要发挥智库作用, 就需要设立大数据服务“ 一带一路” 专业咨询机构, 开展跨境流动等数据治理、大数据国际标准制定等研究, 加强前瞻性、战略性和总体性决策咨询服务。同时要建设数据“ 一带一路” 多元合作平台, 着力构建多领域交叉、深层次融合的智库协作机制, 不断创新智库合作的渠道。此外, 需要加强国际化智库人才培养, 一方面需要加强与沿线国家研究人才进行互换培养, 建立沿线国家智库博士后流动站制度, 实现智力资源的互联互通; 另一方面也需尝试建立符合我国国情的“ 旋转门” 制度, 推动公共决策部门与智库人员的进一步更深层的交流, 促进政府人员与科研人员的转化, 建立人才大数据智库, 扩大智库“ 智囊团” 的脑容量, 保持活力的生命线, 为创新思维的培育和“ 一带一路” 决策咨询科学化提供条件。

2.构建多元的资金筹集机制

智库的良好运转需要充足的资金作为支撑, 资金的来源关系着智库成果质量的高低, 同时也与研究的独立性和灵活性息息相关。目前, 智库建设的经费大部分来源于国家财政, 资金来源渠道单一, 对智库发展的保障性较低。从国际经验来看, 可通过设立基金或基金会的方式, 谋求长期而稳定的资金支持, 比如设立数据“ 一带一路” 专项基金, 加大智库的研发投入和应用推广。此外, 可以采用灵活的方式与学校、政府、公司、社会团体和个人等展开合作, 扩大利益共通点, 从而促进资金筹集渠道的多样化, 以得到多领域多方位的支持和资助。

3.实施高效的成果管理机制

高效顺畅的智库成果编发体制可以保障智库输出富有实效性的高质量研究成果。“ 一带一路” 智库的建设应重视思想和研究成果的推广和传播, 根据不同的智库产品定位, 统筹传统媒体和新媒体, 制定最适合的宣传方案, 更大程度地实现经济社会效益。比如, 借助移动互联网、APP等新媒体推送前沿快讯, 掌握话语先机。中国智库也可以运用数据可视化技术, 将数据分析结果及重要结论以图形的形式加以反映, 以便可以迅速抓住受众的关注焦点, 进行有效的信息互动与传播。除此之外, 智库成果在转化中要注重品牌的塑造, 提高智库核心竞争力, 进一步通过引导舆论和社会思潮提高国际影响力和话语权。

(四)提升智库运行的独立性与客观性

1.灵活应对“ 父爱主义” 影响

一个具有社会影响力的智库需要具备独立性的研究和通畅的政治沟通渠道。智库应灵活应对“ 父爱主义” 影响, 学会如何依赖于政府而又独立于政府, 保持和政府的良好关系。智库应在与政府的深层次、多方位交互中找出如何发挥智库对政府的影响力与保持智库研究的独立性之间的最佳平衡点[5]。依托大数据的实时性与精准性为政策制定和公众咨询提升引导力, 扩大智库的决策影响力。

2.增强智库发展的内生力

大数据智库的建设与发展应有明确清晰的研究领域和方向, 保持研究的独立性与客观真实性, 提升其内生力的基础。为此, 一方面应加强智库专业化发展, 明确智库定位, 加强对数据信息的利用和整合, 借助大数据对专业性问题开展综合性全方位系统性研究, 通过智库的专业性、科学性来影响政府决策。另一方面, 还应瞄准重大问题, 前瞻地设立“ 一带一路” 科研课题, 以推动智库的国际化发展及其发展的自主性, 带动智库、政府部门、社会组织等利益相关方积极参与课题研究; 组织开展“ 一带一路” 国际研讨会, 构建“ 一带一路” 沿线智库网络协同平台, 推进信息共享, 凝聚研究合力, 提升引导国际话语方向的能力, 促进“ 一带一路” 智库国际化发展。

The authors have declared that no competing interests exist.

作者已声明无竞争性利益关系。

参考文献
[1] 罗繁明. 利用大数据推进新型智库建设[N]. 人民日报, 2016-07-15. [本文引用:1]
[2] 梁昊光. “一带一路”如何走得通、走得远、走得久[J]. 学术前沿, 2017, (8): 70-75. [本文引用:1]
[3] 林跃勤. 新兴国家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J]. 深圳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 2017, (4): 105-108. [本文引用:1]
[4] 宋忠惠, 郑军卫. 支撑智库研究的信息源建设策略[J]. 智库理论与实践, 2016, 1(3): 65-72. [本文引用:1]
[5] 施炳展. 互联网与国际贸易——基于双边双向网址链接数据的经验分析[J]. 经济研究, 2016 , (5): 172-187. [本文引用:1]
[6] 陈东琼. 习近平全面深化改革的理论话语述论[J]. 深圳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 2016, 33(4): 64-68. [本文引用:1]
[7] 张耀军, 宋佳芸. 数字“一带一路”的挑战与应对[J]. 深圳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2017, (5): 38-43. [本文引用: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