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国主义视野下意大利女性移民美国的促成因素(1880—1910)
杨静
长春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吉林 长春 130032

作者简介:杨静,历史学博士,长春师范大学马克主义学院讲师,主要从事美国妇女史与移民史研究。

摘要

19世纪末20世纪初,美国迎来了史无前例的外来女性移民潮。其中,意大利女性移民数量一路狂飙,成为该时期美国外来女性移民中最主要的群体之一。究其原因,意大利国内的人口流动与迁移传统为女性大规模迁往美国奠定了文化基础,意大利融入世界经济体系过程中国内政治、经济的新变化成为最主要的驱动因素,其中在经济上主要表现为农业危机所带来的人口过剩和生存压力,政治上主要表现为意大利政府对于移民的政策支持。最后,随着美国工业革命的完成,世界资本主义经济体系的中心也逐渐向北美转移,由此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并吸引着该中心边缘地区的劳动力前往美国,美国作为“移民天堂”的吸引力因素则成为意大利女性移民的外部因素。从跨国主义视角进行分析,这些因素共同促成19世纪末20世纪初意大利女性大规模移民美国的历史现象。

关键词: 美国; 意大利女性; 生存危机; 移民; 跨国主义
中图分类号:K712.4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0-260X(2017)06-0021-07
Contributors to Italian Female Migration to the US (1880-1910)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ransnationalism
YANG Jing
College of Marxism, Changchun Normal University, Changchun, Jilin, 130032
Abstract

The late 19th and early 20th centuries witnessed an unprecedented influx of female immigrants into the United States. Among them, female immigrants from Italy grew rapidly in number, becoming one of the major groups of America’s female immigrants in that period. Italian migration tradition provides a cultural basis for large-scale female migration to the US, and the political and economic changes within Italy during the process of its integration into global economy are the most important driving force. In economy, changes were mainly reflected as overpopulation and stress of survival caused by agricultural crisis, and in politics mainly as Italian government’s policy support for migration. Finally, after American industrial revolution, the center of the world capitalist economic system gradually shifted to North America, which created lots of jobs and thus attracted labors to the United States. The United States being “immigrants’ paradise” is the external factor for Italian female migration.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ransnationalism, all the above factors contribute to mass Italian female migration to the United States in the late 19th and early 20th centuries.

Key words: the United States; Italian females; living crisis; migrate; transnationalism

19世纪末20世纪初, 美国迎来了史无前例的女性移民潮。从总体上看, 从19世纪80年代到20世纪头10年, 共有超过600万女性移民入境美国, 其数量是19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的2倍。其中, 来自东、南欧地区的女性移民异军突起, 数量高达230余万人[1]。正如美国移民委员会报告所称:“ 在意大利(包括西西里岛)、奥地利、匈牙利、希腊、土耳其以及巴尔干半岛诸国, 几乎所有土地上的人口都参与到了奔向美国的移民洪流之中。” [2]

在这股移民大潮中, 意大利女性移民数量一直呈现出不同于以往的高增长特征。1880年之前, 移民美国的意大利女性不过数百上千人, 但从1880年开始, 人数迅速增加到上万人的规模。虽然意大利移民群体中的女性比例一直低于男性, 但是一直保持着持续增长的态势。1881~1890年移民中的女性比例为21.1%, 1891~1900年为22.8%, 1901~1910年与前10年基本持平, 为22.9%, 从1911~1920年出现了一个增幅较快的时期, 女性比例达到了30.6%, 1921~1930年则达到了39.4%[3](P47)。据相关数据统计, 从1880~1910年间, 有超过60万意大利女性移民美国[4], 这些女性移民也成为该时期美国东、南欧女性移民洪流中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

意大利女性为何会在该时期移民美国?其背后存在怎样的历史动因?移民史学者梁茂信教授指出, 促成近代国际移民迁移浪潮的“ 因素不仅包括移民迁出国和迁入国政治、经济、文化、宗教、社会发展以及相关政府政策的变化, 而且也与市场经济全球化、国际关系、区域冲突和世界大战等都有密切关系” , “ 在各种因素促成的移民与人口流动中, 唯有根植于市场经济机制之中的各种经济因素产生的影响力最具有持久性, 其他因素只是对各种经济型因素的补充” [5]。本文以此为分析框架, 以跨国主义为分析视角, 从经济、文化、政治等多个方面综合分析19世纪末20世纪初意大利女性移民美国的促成因素。

一、意大利国内的人口流动与迁移传统

在19世纪中期以前, 意大利还处于分散的邦联状态。北部地区的土地不适合农业生产, 只存在少量工业和商业贸易。意大利中部、南部和西西里岛的经济主要依靠农业, 但是与英、法等欧洲国家非常不同的是, 意大利的这些农业地区没有小农阶级, 只有拥有大量土地的大地主阶层, 并且主要依靠佃农从事农业生产, 形成了大土地所有制模式。这样一来, 一方面这种大土地所有制模式下, 农业生产的效率非常低下, 并且造成很多土地的闲置, 而另一方面, 则是半数以上农民根本没有土地可种。这样一来, 大量的农业人口为了生存之需, 不得不离开家园到其他地方甚至出国寻求就业机会, 从而导致意大利国内的季节性劳工流动十分频繁。因此, 在19世纪后期意大利人大量移民美国以前, 意大利国内便已长期存在频繁的人口流动, 甚至跨越国界到西、北欧乃至北非地区务工的人口流动亦不鲜见。

至少从17世纪初期开始, 意大利西北部的热那亚(Genoa)便已出现持续的季节性劳务输出。1823年, 热那亚地方政府在对萨维尼奥(Savignano)镇的人口普查显示, 由于大量农民无法获得足够的土地, 这个地区已经形成了男性劳动力到外地务工的习俗, 持续时间一般是一年或者几个季节。例如, 中部地区的卢卡省(Lucca)从18世纪初期就形成了季节性劳工流动, 而托斯卡纳(Tuscany)地区, 特别是其中的大城市比萨则成为周边省区务工人员聚集的地方。19世纪中期, 南部地区科森扎省(Cosenza)已经出现了颇具规模的通向西西里岛的季节性劳工流, 甚至还有一小部分人抵达北非的阿尔及利亚和突尼斯。根据科森扎省行政部门关于外出务工的调查发现, 每年到西西里岛务工的季节性农业工人到春天就会带着积蓄回乡, 平均每个人有300~400里拉的积累[6]。意大利人通过这种劳务输出获得一定的经济收入, 以此来改善家庭经济。一些经济收入高的家庭因此还购买了土地, 而购买土地也成为很多意大利农民外出务工挣钱的终极目标。到19世纪60年代, 意大利人迁移的范围开始扩大, 他们频繁走出国门, 前往撒丁岛、科西嘉岛以及马赛等地区寻求就业机会。年轻男性移民海外的实例也频频出现, 最初是一些流动性很强的水手、商人, 然后是政治难民, 最后是拥有小块土地的农民, 以及其他普通劳动者。他们将原来的移民目的地扩大至大西洋对岸的南、北美洲, 其中就包括美国[7](P79)。虽然此前频繁在国内和欧洲诸国以劳工身份迁移的人并非都能成为跨越大洋的移民, 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 这些人口是最有可能跨越大洋抵达对岸的潜在力量。他们的迁移活动塑造着意大利的人口流动和迁移传统, 并刺激着更多的人去更远的地方寻求新机会和新希望。在20世纪初期的意大利, 移民他乡似乎成了每个人, 特别是男性人生所必须的经历。1909年, 当时意大利特别是南部地区有这样的看法:“ 一个男人如果没有勇气跨越大西洋, 则不能被称为一个真正自由的男人。这样那些从来没有到过美国的人就连结婚的对象都变得非常难找, 也就不足为奇了。” [8](P41)

就意大利女性来说, 在19世纪末期以前, 虽然她们并没有大规模地成为意大利国内的流动人口, 但这并不意味着她们没有参与到人口流动之中。首先, 女性是男性进行大规模人口流动的基础。当时的意大利国内的人口流动主要由男性来完成, 但女性在家中照料家庭, 为男性外出提供了保障。正如科森扎省的政府报告所显示的那样, 如果没有女性在后方照料家庭和土地, 意大利“ 男性们的劳务输出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 [7](P7-8)。其次, 更为重要的是, 该时期仍有一少部分女性参与到了这股人口流动中。例如, 在前往马赛的务工流中便出现了一群特殊职业的女性— — 乳母, 她们是意大利国外劳务输出最早的一批女性移民[6](P52)。由此可见, 在意大利国内的人口流动中, 女性是不可忽视的重要参与者。

意大利国内的人口流动对女性开启移民之路具有重要意义。随着家庭男性成员频繁外出, 女性原来的家庭生活就愈加不稳定, 更重要的是她们对家庭责任和社会角色的定位以及对未来生活的看法也会随着改变。例如, 一些滞留家中的女性必须独立承担家庭责任, 所有繁重的体力劳动都要亲力亲为, 她们对这样孤立无援的生活感到厌倦, 也就逐渐萌生出了与丈夫团聚的想法。男性带回来的各种信息也丰富着女性对外界的认识, 并且刺激着她们走出家门的欲望。很多年轻女性会因此变得独立、能干, 也开始想象着自己可否也到外面的世界去闯荡, 为自己和家庭谋求更好的生活和发展机会。由于受意大利男性人口大量外流的影响, 意大利国内特别是南部和西西里岛的两性比例严重失调, 大大增加了意大利女性在当地找到理想的结婚对象的压力。于是, 寻求一个理想的结婚对象成为许多意大利女性移民美国的重要内在动因[9](P26)。对于许多女性而言, 她们移民除了是以妻子、女儿的身份被动地被迫前往外, 她们本身也确实需要通过移民获得新的发展乃至生存下去的机会。因此, 从19世纪末期开始意大利女性对于国内和国际的移民参与也变得越来越频繁起来。由此可见, 意大利国内频繁的人口流动塑造了意大利人的迁移传统, 为即将到来的女性移民潮奠定了基础。到了19世纪末期, 由于面临国内无以为继的生存问题, 以及大量先期的移民实例, 越来越多的意大利人, 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 都将移民作为解决家庭和个人经济困境的重要选择。

二、意大利农业危机导致的“ 人口过剩” 与生存压力

意大利统一后, 原来的大土地所有制度并没有受到动摇, 全国仍然有超过半数的农民没有任何土地。即使是有地农民也只有很小块的土地, 只能勉强依靠农业生产维持生计。然而, 从19世纪中后期开始, 随着意大利经济的结构性变化以及农业危机所导致的人口变动, 农村出现了严重的“ 人口过剩” , 农民的生存危机进一步加剧, 促使其不得不走上了移民的道路。正如一位意大利农民在向人们诉说他们向海外移民的迫切性时所说的那样:“ 即使这世界上没有美国的存在, 我们也会为了生存将它创造出来。” [8](P41)

19世纪60年代, 统一后的意大利着力发展工业, 特别是北部地区的纺织工业发展很快。例如, 意大利皮埃蒙特(Piedmont)和伦巴第(Lombardy)是传统的丝织品生产地, 进入60年代后开始采用机械化生产和工厂制。工业化发展对于意大利传统的生产、生活方式产生了严重冲击。由于社会生产效率的提升, 一部分城市手工业者、在农场工作的产业工人因为失去就业机会而退回到农业生产中, 从而加剧了农村人口的就业问题, 尤其是女性越来越被排斥在就业之外。例如, 在19世纪80年代, 西西里岛小镇桑布卡(Sambuca)的农业劳动力中有40%是女性, 然而, 随着在城市中失业的男性回归后迅速成为女性劳动力的替代者。到1901年, 这一地区的女性农业工人几乎全部被男性所代替[10]。美国学者唐娜· 贾贝莎(Donna Gabbaccia)指出, 在1890年以前, 意大利政府的人口普查报告中几乎没有出现过“ 家庭主妇” 这样的字眼, 这个词的使用在1890年以后才开始出现, 因此很有可能是特指那些从农业工作岗位上失业的女性[11]。与此同时, 原来依靠自主经营小块土地的家庭也没有办法再像原来那样维持生存。以尼科西亚(Nicosia)地区为例, 美国学者鲁道夫· M· 贝尔(Rudolph M. Bell)认为, 到1880年, 只有不超过1/7拥有小块土地的家庭能够继续依靠自己的土地勉强维持生存[12]。为了养活家人, 大部分家庭都需要租种地主的土地, 或者到别人的土地上临时出卖劳动力。在尼科西亚, 临时租种地主土地的农户数量远超与大地主有长期雇佣关系的佃户。由于不能获得长期稳定的土地租赁合同, 他们的收入稳定性很差, 很容易失业, 继而成为农村就业市场上的竞争者, 进一步加剧了农村就业机会的竞争。

19世纪最后20年, 意大利本就不景气的农业又遭遇到自然灾害和国际市场竞争的一连串打击, 农业危机进一步加剧。首先, 19世纪80年代中期, 西西里岛的葡萄种植业受到了从西欧蔓延而来的根牙虫病的袭击, 全岛的葡萄生产遭遇了毁灭性打击, 葡萄酒生产也因此遭受重创。就在意大利葡萄酒生产一蹶不振之时, 法国为了保护本国正在恢复的葡萄酒产业, 从1887年开始单方面终止了所有从意大利进口葡萄酒的贸易, 让本就饱经风雨的意大利葡萄酒业和葡萄种植业雪上加霜[13]。无独有偶, 从1880~1890年, 由于气候变化的原因, 意大利的小麦生产已经连续数年歉收, 出口量也因此大幅缩减, 导致国际贸易收入大幅下降。然而, 美国的小麦却因机械化生产连续获得大丰收, 其投放在国际市场上的小麦价格远远低于意大利小麦, 从而导致意大利在国际小麦贸易中损失惨重。1900年前后, 美国佛罗里达州的水果也迅速将产自意大利南部地区的橙子和柠檬挤出了美国市场[14]。即便是意大利在统一后发展最好的纺织业, 也不断受到来自印度、中国和日本的丝质品的激烈竞争, 也遭遇到了产品滞销、国际价格大幅下降的打击[9](P41)。在自然灾害和国际竞争的双重打击下, 意大利农业产品几乎全面限入被动局面。可以说, 从19世纪末期开始, 意大利农业经济领域, 包括大麦、小麦、橄榄、柑橘、葡萄、棉花以及以此为基础的纺织和酿酒业都遭遇到了不同程度的危机, 有的还相当严重。为了应对危局, 意大利政府选择了对农业和农产品征税, 这使得本就陷于崩溃边缘的农民更是生活无路。于是乎, 几乎每个省份都发生了农民逃税或者暴力抗税的情况, 有的地区还发生了农民起义[7](P55-63)。由此造成的社会不稳定又进一步引发了政治动荡, 反过来加剧了国内的经济危机。

农业生产利润的大幅下滑让以往从事酿酒、纺织和粮食加工业的产业工人纷纷失业, 这些失业工人不得不退回到农村, 进一步加剧了农业人口的过剩和农民的生存危机。在此背景下, 流向海外的季节性劳工流呈现出了前所未有的迅猛增长趋势。从1875~1900年, 意大利北部有220万人前往欧洲谋求生路, 其中一半最终离开欧洲, 继续前行到达美国、巴西、阿根廷等国。与此同时, 意大利南部和西西里岛有130万人移民到了欧洲, 其中最后到达美国的有18.2万人[15](P39)。从1904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 美国成为了意大利人移民美洲的第一大目的地, 超过其移民美洲总人数的三分之二。这些意大利移民主要来自西西里岛和意大利南部, 其中女性占意大利整体移民数量的30%左右[7](P44)。虽然这些移民群体主要以男性为主, 但他们是带动家庭女性移民美国的直接动力。因为, 一开始妻子或者子女不能与男性移民一起前往美国, 但等到男性在美国稳定下来后, 很多意大利女性为了与家人团聚, 便离开了意大利前往美国生活。美国学者米瑞曼· 科恩(Miriam Cohen) 指出, 移民美国的意大利女性有一个鲜明的特征, 那就是她们被称为“ 滞后的移民” (delayed migration), 因为她们到达美国的时间平均比男性晚一年零两个月[8](P39)。这种现象充分说明了意大利女性移民的迁移特点。

在意大利农业危机的背景下, 很多意大利农民的婚姻和家庭模式也受到了挑战, 也促使意大利女性走上了移民之路。例如, 传统上, 意大利父母需要在女儿结婚的时候提供住房、土地、家具、金钱作为嫁妆, 而女性能否获得一份体面的嫁妆, 对于她们能否获得一个理想的结婚对象至关重要。另外, 在意大利传统文化中, 家长为女儿结婚所准备的嫁妆的好坏, 也关乎周围乡里对这个家庭的评价, 也是家庭社会地位的体现。但是到了19世纪末, 由于农业危机所带来的整体经济不景气, 很多家庭已经无力为女儿筹备一份体面的嫁妆, 因此, 好多意大利家庭便选择远走他乡。例如, 一位1904年出生于那不勒斯的意大利女性, 于1905年还在襁褓中便随父母和家人一同移民美国。她的父亲原来在那不勒斯做车马小生意, 但由于家里人口众多, 除了夫妻俩外, 还有10个女儿和2个儿子, 虽然眼前的生存没有问题, 但是未来根本没有希望为每个女儿挣得体面的嫁妆, 最后决定全家移民美国[7](P399-401)。于是, 摆脱传统文化的束缚也成为意大利女性移民美国的重要原因。

三、劳务输出与意大利政府的政策支持

农业危机所带来的生存压力让越来越多的意大利人开始走出国门寻求生路。到19世纪末期, 美国日益成为包括意大利人在内的欧洲移民的首选目的地国。在整个19世纪末期, 意大利西西里岛全部人口的四分之一都曾经到过美国[16], 可见意大利人移民美国之盛。在底层民众为了生存开始大量迁移美国的同时, 意大利政府为了应对国内的劳动力过剩和经济危机, 也开始在政策上对这股国际人口流动予以支持。

实际上, 意大利政府原本对本国劳动力人口的外流一直是持否定态度。1861年, 意大利实现了名义上的统一后, 便开始对意大利社会长久以来存在的人口外流问题予以关注。一些意大利政府官员认为, 从整体上看, 过度的人口外流将会损害国家利益, “ 特别是年轻劳动力, 他们是劳动力市场上最精华的群体, 也是最有效率的生产者” [17]。 因此, 意大利政府对于人口外流是持反对态度的, 并颁布法律法规对意大利国内的移民中介进行限制, 并禁止处于服兵役年龄阶段的男性青年出境。然而, 这些政策颁布时, 意大利政府刚成立不久, 地方势力尾大不掉, 使得这些法律法规并没有被严格执行。在地方政府看来, 那种短期性的大范围劳工流动早已经成为传统, 很难予以监管。更为重要的是, 这种人口流动对于很多地方的经济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意义, 因此, 很多地方阳奉阴违, 并没有真正去限制人口外流。例如, 从19世纪初期开始, 热那亚省就广泛存在劳动力向国内外流动的现象, 其政府首脑对于劳务输出所带来的资金回流, 正如热那亚政府首脑所说:“ 如果没有劳务输出所带来的资金注入, 热那亚早就破产了。” [18]然而, 到了19世纪末期, 由于农业危机所带来的经济压力, 意大利社会对劳务输出所带来的资金注入更加依赖。据统计, 意大利海外移民向母国的汇款从1901年的1.24亿英镑增加到1910年的2.13亿英镑[19]。海外移民的汇款越来越成为意大利经济发展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1910年, 意大利内阁成员爱德华多· 潘塔诺(Eduardo Pantano)也在内阁会议上表示:“ 现在这种大规模移民……在国内和国外循环往复的过程, 可以成为国内经济增长的一个非常有利的因素……我们要加大推动暂时性劳工流动的力度。” [15](P72)因此, 意大利政府开始采取全面支持意大利人外出务工的政策。

为了解决意大利人赴国外就业后国内公民身份丢失问题, 1912年, 意大利政府重新修订了相关法律, 使失去意大利公民身份的人, 在回到意大利以后能够快速恢复公民身份。在意大利政府看来, 保持移民与意大利母国纽带的成本越低, 移民向意大利注入的资本就越多。而且, 只要还有家庭成员还继续留在意大利, 移民的汇款就不会停止[20]。为了鼓励海外移民回国探亲, 进一步增强海外移民与母国之间的情感纽带, 意大利政府还资助国民购买回国的船票。针对美国国内出现的排斥意大利移民的浪潮, 意大利政府还在美国东海岸专门成立了一个意大利移民就业办事处。该办事处的设立, 一方面能够及时了解美国移民政策的走向并及时做出反应, 另一方面还可以在自己的公民遇到困难和危难时给予及时的帮助[15](P57)。由意大利政府出资支持的美国民间组织“ 意大利移民之子全美委员会” (National Order of the Sons of Italy)也是出于这样的目的成立的, 其在保护意大利移民及其后裔在免受美国社会的歧视和迫害方面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意大利政府还出资帮助那些在美国从事意大利移民事务的中介机构, 积极推动本国人口向美国的暂时性移民。这些支持性政策极大地促进了意大利人口移民美国的步伐, 移民女性也同样因此获益。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 意大利政府才真正开始限制国内人口向外流动的移民流, 不再发放人口出境许可, 这股移民大潮才宣告终止。

四、“ 移民天堂” :美国社会的引力因素

19世纪末期, 随着美国工业革命的完成, 世界资本主义经济体系的中心也逐渐向北美转移, 并吸引着该中心边缘地区的劳动力前往美国寻求就业机会。从整体上看, 在所有吸引外来移民迁入美国的因素中, 美国自身的经济发展是最为重要的因素。尤其是在1901~1910年间美国经济快速发展的时期, 美国外来移民也随之达到了历史最高峰, 有超过800万人在这10年中进入美国[21]。美国的工业化所产生的流水化作业方式, 使得生产工序越来越趋于简单, 工人往往只需重复性的机械劳动, 这也导致企业对廉价劳动力的需求日益上升。在此背景下, 相比于男性工人, 更为廉价的女性劳工日益受到众多美国工厂的青睐。

美国企业对廉价劳动力的需求与日俱增, 使得与美国本土劳动人口的数量有限的矛盾十分突出, 因此, 通过宣传来吸引外来移民便成为获取廉价劳动力的重要手段。政府、企业都通过各种宣传、广告将美国描述成一个机会遍地、挣钱容易的地方, 甚至不惜使用虚假夸张的广告宣传来吸引国际移民的眼球。考虑到欧洲下层人口文化水平普遍较低, 很多人并不识字, 于是一些工厂便用图画广告来反映该厂工人收入丰厚的状况。一则马萨诸塞州羊毛纺织厂的招募广告便是如此。在这则图画广告中, 工厂位于街道的一侧, 街道的另一侧就是一家银行, 该厂工人在街道中央排成长龙, 正准备走进银行存钱或者向仍在欧洲的家人寄钱[22]。事实上, 由于对劳动力的渴望, 美国工厂的劳动报酬确实比欧洲高数倍不止。优厚的工资待遇自然吸引了众多的意大利男性和女性踏上了前往美国的征程, 因为在他们看来, 美国是“ 移民天堂” , 只要去了就能发家致富。正如一位意大利女性移民所言:“ 如果问我为什么来美国, 最大的原因是这里对我有天大的吸引力, 因为我听说全世界生活经受磨难的人们都认为到美国生活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我没有理由不相信。” [6](P81)当然, 必须要指出的是, 虽然美国的工资水平很高, 但与之相对应的是生活成本也高出欧洲一大截, 所以, 当移民女性真正踏入美国后, 并没有她们所期望的那样美好。

除了工作机会, 美国比较宽松和包容的政治氛围和社会环境, 也对移民构成了巨大的吸引力, 特别是对那些曾在政治上遭受过排挤和压迫的少数族裔更是如此。这些人移民美国的原因便是希望在新的环境中获得他们渴望已久的自由与平等。移民美国的意大利人大都处于社会下层, 在政治上曾受到诸多不公待遇, 与社会上层的矛盾很深。例如, 从19世纪末开始, 意大利各地区为了度过财政危机, 采取对农业增税的政策, 加剧了农民的破产。于是, 一些农民通过抗税, 乃至起义的方式来反抗, 结果便遭到镇压, 移民美国也成为了政治避难的最好选择。同时, 对于意大利女性而言, 美国还给予了她们挑战权贵和父权制的希望, 因为意大利严苛的社会习俗让女性的社会地位非常低下, 她们不可以穿戴象征着上层社会标志的礼帽, 甚至不能直视上层社会人士的脸。然而, 先期移民美国的人在回国后所带来的示范效应对意大利国内的女性产生了极大的触动。一位名叫罗丝· 卡瓦拉瑞(Rose Cavalleri)的意大利女性看到, 自己的一位同乡在移民美国之前也是穷苦出身, 胆小怕事, 但在回国探亲时, 不仅在穿戴上宛如意大利上层女性的服饰, 还将以前抢占自家土地的权贵告上了法庭。这件事给了罗丝很大的鼓舞, 她认为, 正是移民美国给意大利穷人带来了巨大变化, 从那以后, 她就认为“ 美国是那种让穷人、女人也能挺起腰杆做人和生活的地方” [23]

对于不少意大利女性, 特别是未婚年轻女性而言, 移民美国不仅可以获得改善经济的机会, 而且增加了女性在选择伴侣上的自主权, 让她们有更多的机会遇到心仪的男子。不少移民美国的意大利女性在寄回的家书中提到:“ 美国的丈夫比意大利的更加贴心, 他们会给妻子买漂亮的裙子, 而且对待妻子也比较尊重和有礼貌” [24]。当时有关美国的大量信息源源不断地通过亲朋好友传递回欧洲, 有的信可以在整个村庄不断地被传看, 甚至有人能够全文背诵其中的内容。意大利社会将那些从美国回来探亲的人称为“ Americanos” , 意指那些在美国突然变得富有的人[25]。这些示范效应将美国被神话为一个能够让穷人变得富有的机会之乡:到美国人人都能赚钱; 美国有更好的物质生活; 没有欧洲那么多束缚和限制; 美国有比欧洲更多的择偶机会和更理想的伴侣。这些社会和文化因素无疑对意大利女性移民具有极强的吸引力。此外, 19世纪末20世纪初, 蒸汽船代替帆船作为跨越大西洋的海上航行工具, 极大地缩减了横跨大西洋旅程的时间和旅行费用, 船上居住条件也得到了较大改善, 这也为意大利女性跨越重洋前往美国提供了重要条件。

总之, 随着世界经济体系的不断扩大, 越来越多的意大利人被牵涉其中, 意大利的城市、乡村和家庭生活等方面都发生了巨大变化。从19世纪末期开始, 农业危机促使包括女性在内的底层意大利人日渐感受到了生存危机, 移民到他国似乎成为了他们求得生存的不二选择。在意大利男性移民的带动下, 作为妻子、女儿身份的意大利女性也被卷入了移民美国的大潮。此外, 还有一些女性为了她们的个人梦想和生存机会也主动加入到了移民大军之中。由此, 从19世纪末期开始, 意大利女性越来越频繁地参与国际移民, 成为当时美国东、南欧女性移民潮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The authors have declared that no competing interests exist.

作者已声明无竞争性利益关系。

参考文献
[1] U. S. Department of Commerce Bureau of the Census, Historical Statistics of the United States, Colonial Times to 1970[R].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1975, p. 62. [本文引用:1]
[2] U. S. Congress, Senate, Reports of the Immigration Commission, Volume 3, Statistical Review of Immigration, 1820-1910 - Distribution of Immigrants, 1850-1900, Senate Document No. 756, 61st Congress, 3rd Session[R].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1911. 12. [本文引用:1]
[3] Columba M. Furio. Immigrant Women and Industry: A Case Study, the Italian Immigrant Women and the Garment Industry, 1880-1950[D]. New York University, 1979. 7-8. [本文引用:1]
[4] U. S. Congress, Senate, Reports of the Immigration Commission, Volume 3, Statistical Review of Immigration, 1820-1910——Distribution of Immigrants, 1850-1900, Senate Document No. 756, 61st Congress, 3rd Session[R].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1911. 30-44. ( 由于1893、1894、1895、1899的统计数据没有分性别, 所以此处并不包括这四年的数据). [本文引用:1]
[5] 梁茂信. 现代欧美移民与民族多元化研究[M]. 北京: 商务印书馆, 2011. 280、314. [本文引用:1]
[6] Dino Cinel. The Seasonal Emigrations of Italians in the Nineteenth Century: From Internal to International Destinations[J]. Journal of Ethnic Studies, 1982, (10): 45-55. [本文引用:3]
[7] Kathie Friedman-Kasaba. Memories of Migration, Gender, Ethnicity, and Work in the Lives of Jewish and Italian Women in New York, 1870-1924[M].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Press, 1996. [本文引用:5]
[8] Dino Cinel. From Italy to San Francisco: The Immigrant Experience [M].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2. [本文引用:3]
[9] Miriam Cohen. Workshop to Office: Two Generations of Italian Women in New York City, 1900-1950[M].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1992. [本文引用:2]
[10] Donna R. Gabaccia. In the Shadows of the Periphery: Italian Women in the Nineteenth Century [A]. M. Boxer and J. Quataert, ed. , Connecting Spheres[C].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7. 173. [本文引用:1]
[11] Donna R. Gabaccia, From Sicily to Elizabeth Street: Housing and Social Change Among Italian Immigrants, 1880-1930 [D].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Press, 1984. 43. [本文引用:1]
[12] Rudolph M. Bell. Fate and Honor, Family and Village: Demographic and Cultural Change in Rural Italy since 1800[M].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79. 123. [本文引用:1]
[13] Donna R. Gabaccia. Militants and Migrants: Rural Sicilians Become American Workers[M]. NJ. New Brunswick: Rutgers University Press, 1988, pp. 19-22. [本文引用:1]
[14] Luciano Cafagna. The Industrial Revolution in Italy, 1830-11914 [A]Carlo Cipolla, ed. , The Fontana Economic History of Europe, Vol. 4 (in two Parts): The Emergence of Industrial Societies, part. 1[C]. Harvester Press , 1973. 288. [本文引用:1]
[15] Betty Boyd Caroli, Italian Repatriation from the United States, 1900-1914[M]. Center for Migration Studies, 1973. [本文引用:3]
[16] Donna R. Gabaccia. Neither Padrone Slaves nor Primitive Rebels: Sicilians on Two Continents [A]. D. Hoerder, ed. , Struggle a Hard Battle: Essays on Working-Class Immigrants[C]. Northern Illinois University Press, 1986. 95. [本文引用:1]
[17] Gino C. Speranza. The Effect of Immigration in Italy: An Interview with Adolfo Rossi [A]. Lydio F. Tomasi, eds. , The Italian in American: A Progressive View, 1891-1914[C]. Center for Migration Studies, 1972. 138. [本文引用:1]
[18] Dino Cinel. The Seasonal Emigrations of Italians in the Nineteenth Century: From Internal to International Destinations[J]. Journal of Ethnic Studies, 1982(10): 50. [本文引用:1]
[19] 李世安. 世界现代史[M]. 北京: 高等教育出版社, 2001. 25. [本文引用:1]
[20] John W. Briggs. An Italian Passage: Immigrants to Three American Cities, 1890-1930[M]. Yale University Press, 1978. 153. [本文引用:1]
[21] U. S. Department of Commerce Bureau of the Census, Historical Statics of the United States, Colonial Times to 1970[R].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Washington, D. C. : 1975, p. 22. [本文引用:1]
[22] Grazia Dore. Some Social and Historical Aspects of Italian Emigration to America[J]. Journal of Social History, 1968(2): 113-114. [本文引用:1]
[23] Marie Hall Ets. Rosa: The Life of an Italian Immigrant[M].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Press, 1970. 120. [本文引用:1]
[24] Donna Gabaccia. From Other Side: Women, Gender, and Immigrant Life in the U. S. 1820-1990[M].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1994. 35. [本文引用:1]
[25] Silvano M. Tomasi, Madeline H. Engel. The Italian Experience in the United States[M]. Center for Migration Studies, Inc. , 1970. 233. [本文引用: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