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的本质和逻辑
秦正为
聊城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山东 聊城 252059

作者简介:秦正为,聊城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世界共运研究所副教授,硕士生导师,博士,中共中央编译局博士后,山东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研究方向为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摘要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具有丰富的内涵和鲜明的特征,其中最为突出的就是其人民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的人民性,就是这一制度体系源于人民、为了人民、代表人民、依靠人民、服务人民。人民性,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的本质属性、价值考量、历史逻辑、现实依托和未来指向。其中,本质属性,在于其是科学社会主义的本质属性、中国共产党的根本宗旨;价值考量,在于其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的基本标准、最高标准;历史逻辑,在于其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的历史逻辑起点、历史发展主旋律;现实依托,在于其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的现实基础、现实依归;未来指向,在于其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的发展目标、发展动力。

关键词: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制度体系; 人民性; 特征
中图分类号:D24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0-260X(2017)03-0082-06
People-Oriented Features: the Essence and Logic of the Socialist Syste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QIN Zheng-wei
School of Politics and Public Administration, Liaocheng University, Liaocheng, Shandong, 252059
Abstract

The socialist syste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has rich connotations and distinct features, among which being people-oriented is the most prominent. The socialist syste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is people-oriented, meaning this system is of people and for people, and it represents people, depends upon people, and serves people. Being people-oriented is the essential attribute (as it is the essential attribute of scientific socialism), value consideration (as it is the basis and highest standard for the socialist syste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historical logic (as it is the historical logical starting point and the main theme of the historical development of the socialist syste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actual base (as it is the actual base and goal of the socialist syste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and direction for the future (as it is the development objective and momentum of development of the socialist syste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socialist syste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Key words: 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system; people-oriented; characteristic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 具有丰富的内涵和鲜明的特征, 其中最为突出的就是其人民性。人民性, 其本质就是解决代表谁、为了谁、依靠谁、服务谁的问题。人民性与党性既区别又统一, 党性体现的是党的先锋队性质, 人民性体现的是大众和最大多数人性质; 由于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 同时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 其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因而就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而言, 党性和人民性是有机统一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的人民性, 就是这一制度体系源于人民、为了人民、代表人民、依靠人民、服务人民。人民性, 究其实质, 不仅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的本质属性, 也是其价值考量; 不仅是其出发点和初衷, 也是其落脚点和归宿, 因而具有历史逻辑、现实依托、未来指向的特征和作用。

一、人民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的本质属性

人民性, 是科学社会主义的本质属性。按照马克思主义创始人的考虑, 科学社会主义不仅是一种理论、一种运动, 也是一种制度。作为一种制度, 科学社会主义相对于以往的任何社会制度, 其最本质的东西就在于体现和回归人民性。对此, 马克思一再指出:“ 现实的人— — 而且是人们组成国家— — 到处都重复表现为国家的本质” [1](P35)国家本质是什么呢?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 国家是源于社会又凌驾于社会之上, 为了更好地维护社会秩序和公共利益而形成的管理机构和制度规范。按照其是否真正体现人民意愿和公共利益或体现的程度, 国家制度大致可以分为民主制和非民主制两种制度。而“ 在民主制中, 国家制度本身只表现为一种规定, 即人民的自我规定。……民主制度是一切形式的国家制度的已经解开的谜。……民主制独有的特点是:国家制度在这里毕竟只是人民的一个定在环节, 政治制度本身并不构成国家。” [1](P39-40)由此可见, 国家制度无论就其本质属性、存在形式还是现实基础来说, 都是人民的自我规定、自由产物, 是由人民创造的。为此, 就“ 必须使国家制度的实际承担者— — 人民成为国家制度的原则。” [1](P72)简单而言, 真正的民主制国家, 即社会主义国家, 是人民当家作主的, 是与包括君主制在内的以往任何社会制度不同的, 是对它们的否定, 这实际上是对国家本质的体现和回归。由此, 人民性也就成为科学社会主义及其制度载体国家制度的本质属性。由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是科学社会主义, 因而人民性必然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的本质属性。早在改革开放伊始, 邓小平就明确提出:“ 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 就没有社会主义的现代化。” [2](P168)这里的民主, 自然就是“ 人民民主” 。党的十四大报告明确提出:“ 人民民主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和内在属性。” [3]十五大报告再次明确:“ 社会主义民主的本质是人民当家作主。” [4]在此基础上, 十六大报告提出:“ 党内民主是党的生命” [5](P570), 十七大报告提出:“ 人民民主是社会主义的生命。” [6]由此可见, 人民民主、人民当家作主也即制度上的人民性, 作为一种本质属性, 越来越鲜明和深刻地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及其制度体系中得到体现。

人民性, 是中国共产党的根本宗旨。共产党从一创立开始, 就完全不同于以往的任何政党, 其根本原因就在于其人民性。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指出:“ 过去的一切运动都是少数人的或者为少数人谋利益的运动, 无产阶级的运动是绝大多数人的、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独立的运动。” [7](P283)这里的“ 绝大多数人” , 就是人民。由于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 也是中国人民、中华民族的先锋队, 这就决定了其必须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也必须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1945年党的七大报告中毛泽东指出:“ 我们共产党人区别于其它任何政党的又一个显著标志, 就是和最广大的人民群众取得最密切的联系。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 一刻也不脱离群众, 一切从人民的利益出发, 而不是从个人或小集团的利益出发; 向人民负责和向党的领导机关负责的一致性; 这些就是我们的出发点 。” [8](P1094-1095)也正是从党的七大开始, “ 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被写入党纲成为党的宗旨。作为党的宗旨, 这种人民性体现在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开放的全过程的各个方面, 自然也体现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之中。中国共产党进行革命, 就是要建立人民的国家; 中国共产党进行国家建设, 就是要真正实现人民当家作主; 中国共产党进行改革开放, 就是要更好地发扬人民民主。因而, 中国共产党, 特别是在成为执政党以后, 在国家制度的设计、规划、建立、发展、改革、完善的全过程, 都始终站在人民的立场上, 体现人民的意愿, 代表人民的利益, 发展人民民主, 建设人民国家, 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由此可见, 中国共产党的根本宗旨决定了人民性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的本质属性。

二、人民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的价值考量

人民性, 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的基本标准。任何一种社会制度的存在和发展, 都有其一定的社会合理性或社会认同度, 也就是符合一定人群的某种需求或基本要求, 即使是作为历史逆流、反动倒退的复辟制度也是如此。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 作为既符合中国国情、具有“ 中国特色” 又代表历史进步、具有科学社会主义性质的社会制度体系, 则更具有其合理性和广泛的社会认同度, 而其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出发点和基本标准始终是人民的利益、人民的意愿。邓小平曾经提出了著名的“ 三个有助于” 、“ 三个有利于” 的标准。“ 三个有助于” , 即:“ 各项工作都要有助于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都要以是否有助于人民的富裕幸福, 是否有助于国家的兴旺发达, 作为衡量做得对或不对的标准。” [9](P23)“ 三个有利于” , 就是“ 判断的标准, 应该主要看是否有利于发展社会主义社会的生产力, 是否有利于增强社会主义国家的综合国力, 是否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 [9](P372)对此, 邓小平还明确指出:“ 这是压倒一切的标准。” [2](P314)“ 各项工作” , 自然也包括制度体系建设, 特别是各项工作, 无论是政治、经济、文化建设, 还是社会治理、生态文明建设, 都以制度体系建设为载体、体现和保障; 无论是“ 三个有助于” 还是“ 三个有利于” , 都明确地包括“ 人民” , 即使其他两个方面也包含人民。因而, 邓小平所“ 设计” 的人民性的衡量标准, 自然贯穿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之中。江泽民曾经指出:邓小平同志 “ 尊重群众, 热爱人民, 总是时刻关注最广大人民的利益和愿望, 把‘ 人民拥护不拥护' 、‘ 人民赞成不赞成' 、‘ 人民高兴不高兴' 、‘ 人民答应不答应' , 作为制定各项方针政策的出发点和归宿。” [10]邓小平是中国改革开放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 总设计师” , 他的这种人民性标准自然也是衡量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的基本标准。

人民性, 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的最高标准。最高标准是相对于最低标准、基本标准而言的, 基本标准体现的是基本需求, 最高标准体现的则是最高需求。人民性, 不仅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的基本标准, 而且也是最高标准。因为, 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最高理想就是建立“ 自由人联合体” , 实现人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 实现人的解放。而“ 人” 的解放、“ 人” 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 首先是占据绝大多数的“ 人民” 的解放、“ 人民” 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对此, 毛泽东曾经指出:“ 为什么人的问题, 是一个根本问题, 原则问题。” [8](P857)他又说:“ 共产党人的一切言论行动, 必须以合乎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最大利益, 为最广大人民群众所拥护为最高标准。” [8](P1096)可见, “ 根本问题” 、“ 原则问题” 即最高标准, 最高标准所体现的, 一是“ 最广大人民群众” , 二是“ 最大利益” 。而这种人民性的最高标准, 自然也是建设什么样的国家制度、如何建设更好的国家制度的最高标准。这一最高标准, 贯穿于中国共产党的整个奋斗历程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全过程。对此, 江泽民在庆祝建党八十周年大会上指出:“ 我们党始终坚持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党除了最广大人民的利益, 没有自己特殊的利益。党的一切工作, 必须以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为最高标准。” [5](P280)党的十八大报告强调:“ 为人民服务是党的根本宗旨, 以人为本、执政为民是检验党一切执政活动的最高标准。任何时候都要把人民利益放在第一位, 始终与人民心连心、同呼吸、共命运, 始终依靠人民推动历史前进。” [11]由此可见, 以人为本、执政为民、检验一切执政活动, 正是人民性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最高标准的突出体现和鲜明特色。

三、人民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的历史逻辑

人民性, 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的历史逻辑起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 是针对和替代中国近代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国家制度建立起来的。半封建性具有君主专制性, 半殖民地性具有“ 洋人的工具” 性, 其共同性质都具有非人民性。正因如此, 中国共产党从成立之日起就宣布建立人民的国家、人民的政权。随着革命的发展, 这种人民性国家制度的观念也愈见明晰。1937年8月, 毛泽东最早在《矛盾论》中提出了“ 无产阶级的专政或人民的专政” [12]1939年5月4日, 毛泽东在纪念五四运动20周年的《青年运动的方向》中首次提出了“ 人民民主革命” 、“ 人民民主的共和国” 、“ 人民民主的制度” [13]。当然, 在革命的不同时期, “ 人民” 的概念和范畴有所不同。1957年, 毛泽东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中曾精辟指出:“ 应该首先弄清楚什么是人民, 什么是敌人。人民这个概念在不同的国家和各个国家的不同的历史时期, 有着不同的内容。拿我国的情况来说, 在抗日战争时期, 一切抗日的阶级、阶层和社会集团都属于人民的范畴, 日本帝国主义、汉奸、亲日派都是人民的敌人。在解放战争时期, 美帝国主义和它的走狗即官僚资产阶级、地主阶级以及代表这些级阶的国民党反动派, 都是人民的敌人; 一切反对这些敌人的阶级、阶层和社会集团, 都属于人民的范围。在现阶段, 在建设社会主义的时期, 一切赞成、拥护和参加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阶级、阶层和社会集团, 都属于人民的范围; 一切反抗社会主义革命和敌视、破坏社会主义建设的社会势力和社会集团, 都是人民的敌人。” [14]由此也可以看出, 社会一般分为两大阵营, 一是人民, 一是人民的敌人, 二者是相对而言的。但无论如何, 人民必定是占据绝大多数的劳动群众。对此, 1942年5月, 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 什么是人民大众呢?最广大的人民, 占全人口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民, 是工人、农民、兵士和城市小资产阶级。” [8](P855)由此, 为了绝大多数人, 就是为了人民, 而这样的制度就是人民当家作主的制度, 就是共产党人奋斗的目标和革命的出发点。纵观历史, 无论是在第一次国共合作反对北洋军阀的大革命时期还是在武装割据反对国民党一党专制的土地革命时期, 无论是在第二次国共合作的全民抗日战争时期还是在推翻国民党反动统治的解放战争时期, 中国共产党始终都在不竭余力地为建立人民的国家制度和人民政权而奋斗, 并将其作为一切政策方针制定、调整的出发点和基本原则。正是在总结历史经验的基础上, 党的十五大报告指出:“ 国家一切权力属于人民。我国实行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国体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政体是人民奋斗的成果和历史的选择” [4]

人民性, 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的历史发展主旋律。建立人民政权和人民的国家制度, 不仅是中国共产党努力奋斗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初衷和归宿, 而且贯穿于中国共产党所有奋斗的整个全过程。在土地革命时期, 中国共产党建立了工农专政的人民政权; 抗日战争时期, 中国共产党建立了“ 三三制” 的人民政权; 解放战争时期和新中国建立后, 中国共产党建立了人民民主专政的人民政权。正因如此, 胡锦涛在建党九十周年纪念大会上指出:“ 经过九十年的奋斗、创造、积累, 党和人民必须倍加珍惜、长期坚持、不断发展的成就是:开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 确立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 [15](P435)同样在这个讲话中, 胡锦涛认为, 中国共产党九十年完成和推进的三件大事是“ 新民主主义革命” 、“ 社会主义革命” 、“ 改革开放” , 而最终的结果体现也是建立了“ 社会主义的基本制度” 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由此可见, 作为“ 三件大事” 、“ 三大成就” 之一的人民制度的建立和发展, 贯穿了中国共产党革命、建设和改革的整个奋斗历程, 也自然成为中国共产党奋斗历程的主旋律。无论是社会主义基本制度, 还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 都具有人民性的原始底色和鲜明特色, 因而人民性也就成为整个制度建立、建设和发展的主旋律。过去的成就, 离不开这种制度, 未来的发展, 也同样离不开这种制度。同样还是在这个讲话中, 胡锦涛指出:“ 面对风云变幻的国际形势, 面对艰巨繁重的国内改革发展稳定任务, 我们党要团结带领人民继续前进, 开创工作新局面, 赢得事业新胜利, 最根本的就是要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 坚持和拓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坚持和丰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 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 [15](P437)由此可以看出, 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 坚持这种制度体系的人民性, 仍然是未来发展的主旋律。

四、人民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的现实依托

人民性, 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的现实基础。民心向背, 是中国革命的决定因素, 也是中国建设和改革的决定因素。对此, 邓小平曾经指出:“ 中国的事情能不能办好, 社会主义和改革开放能不能坚持, 经济能不能快一点发展起来, 国家能不能长治久安, 从一定意义上说, 关键在人。” [9](P380)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 也是如此。因为, 没有人民的支持, 就不会有社会主义的基本制度, 也不会有社会主义的制度改革, 也就不能形成和无法维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同样, 有人民的支持, 谁要改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也是不可能的。对此, 邓小平多次强调:“ 只有坚持这条路线, 人民才会相信你、拥护你。谁要改变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 老百姓不答应, 谁就会被打倒。” [9](P371)事实也证明, 任何反对四项基本原则、反对改革开放、违背人民意愿的人和行为, 都要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胡锦涛指出:“ 始终做到‘ 三个代表' 是我们党的立党之本、执政之基、力量之源。这里的‘ 本' 、‘ 基' 、‘ 源' , 说到底就是人民群众的支持和拥护。” [16]同样可以说,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的“ 本” 、“ 基” 、“ 源” , 说到底也是人民群众的支持和拥护。

人民性, 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的现实归依。按照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 国家制度源于社会、凌驾于社会但又最终回归于社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也是如此, 这一制度体系的发展、改革和完善都是为了更好地体现这一本质, 因而从“ 统治” 到“ 管制” 再到“ 治理” 已经成为制度改革的必然趋势。实际上,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改革的实质就是改革传统社会主义模式下的高度集权, 实行简政放权、还权于民。因而, 在1978年底改革开放之初, 邓小平就明确提出:“ 应该有计划地大胆下放权力, 否则不利于充分发挥国家、地方、企业和劳动者个人四个方面的积极性, 也不利于实行现代化的经济管理和提高劳动生产率。应该让地方和企业、生产队有更多的经营管理自主权。” [2](P144-145)以后他又多次强调:“ 调动积极性, 权力下放是最主要内容。我们农村改革之所以见效, 就是因为给农民更多的自主权, 调动了农民的积极性。现在我们把这个经验应用到各行各业, 调动了各方面的积极性。调动积极性是最大的民主。” [9](P242)制度回归于人民, 是制度改革的依归, 而制度依归采取何种方式, 也必须取决于人民的意愿。对此, 邓小平多次谈到:生产关系, 甚至于各种民主形式怎么搞法, 要看实际情况[9](P242)。习近平也指出:“ 我们党在不同历史时期, 总是根据人民意愿和事业发展需要, 提出富有感召力的奋斗目标, 团结带领人民为之奋斗。” [17]“ 生产关系” 可以说是经济制度, “ 民主形式” 可以说是政治制度, 而其所体现的是尊重人民意愿的所有制度形式。历史表明, 党的每一个阶段性胜利, 均是尊重人民意愿的结果。改革开放的现实表明, 还权于民、人民自治是制度建设的现实目标。就当前情况来看, 服务型政府和国家治理体系的建设、选举民主和协商民主的并举、群众自治和基层民主的发展、简政放权与还权于民的推进等等, 都是制度归依人民的现实明证和发展趋势。

五、人民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的未来指向

人民性, 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的发展目标。根据唯物史观, 国家制度是作为阶级统治的工具产生的, 而且在所有的私有制社会里均是对人民统治的工具。但是, 随着社会的进步发展, 特别是随着公有制社会的建立, 国家制度又必然发展为人民当家作主的工具, 即国家制度必然回归于人民性的特征。以此为基础, 人民会得到解放, 人性会得到张扬。正如《共产党宣言》所描述的:“ 代替那存在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 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 在那里, 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 [7](P294)自然, 在那里, 国家制度也会成为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这样, 国家制度也就会摆脱原来的“ 异化” 状态, 回归到和发展为人民性的本质属性。正如马克思所指出的:“ 任何解放都是使人的世界和人的关系回归于人自身。……只有当现实的个人把抽象的公民复归于自身, ……只有当人认识到自身‘ 固有的力量' 是社会力量, 并把这种力量组织起来因而不再把社会力量以政治力量的形式同自身分离的时候, 只有到了那个时候, 人的解放才能完成。” [1](P189)就当前而言, 中国进行改革开放和建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 正是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因而,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的发展目标, 就是真正实现人民当家作主, 真正维护人民权益, 真正实现改革开放的成果人民共享, 即充分实现和展现其人民性。邓小平曾经讲过:“ 凡是符合最大多数人的根本利益, 受到广大人民拥护的事情, 不论前进的道路上还有多少困难, 一定会得到成功。” [9](P142)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 也是如此。只有向着人民性的目标前进, 得到人民的赞成和拥护,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才能真正和最终体现自身的正确性和有效性。

人民性, 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的发展动力。根据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 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和推动力。同时, 历史本身也证明, 中国革命的最终胜利和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的孕育、萌芽、形成、发展, 都是人民群众在始终发挥着主力军的作用。正是在此基础上, 毛泽东指出:“ 人民、只有人民, 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 [8](P1031)不仅如此, 中国社会主义全面建设和改革开放的推进, 以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的形成、发展, 同样都是人民群众在起着主力军作用, 乃至先锋作用……。对此, 邓小平多次强调:“ 我们党提出的各项重大任务, 没有一项不是依靠广大人民的艰苦努力来完成的。” [9](P4)“ 其实很多事都是别人发明的, 群众发明的, 我只不过是把它们概括起来, 提出了方针政策。” [9](P272)这些方针政策就是制度, 或者具体化为制度, 很明显其创造者和推动者就是人民群众。习近平在建党95周年大会上也指出:“ 尊重人民主体地位, 保证人民当家作主, 是我们党的一贯主张。” [18]不仅如此,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的继续创新和未来发展, 仍然离不开人民群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 只有在广大人民群众的具体实践中才能获得新鲜经验、经受实践检验、获得发展动力, 才能不断完善和健全, 也才能真正为人民服务。

The authors have declared that no competing interests exist.

作者已声明无竞争性利益关系。

参考文献
[1] 马克思、恩格斯.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 [M]. 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02. [本文引用:4]
[2] 邓小平. 邓小平文选(第2卷) [M].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4. [本文引用:3]
[3] 江泽民. 江泽民文选(第1卷) [M]. 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06. 235. [本文引用:1]
[4] 江泽民. 江泽民文选(第2卷) [M]. 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06. 28. [本文引用:2]
[5] 江泽民. 江泽民文选(第3卷) [M]. 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06. [本文引用:2]
[6] 十七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 [M]. 北京: 中央文献出版社, 2009. 22. [本文引用:1]
[7] 马克思、恩格斯.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 [M].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5. [本文引用:2]
[8] 毛泽东. 毛泽东选集(第3卷) [M].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1. [本文引用:5]
[9] 邓小平. 邓小平文选(第3卷) [M].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3. [本文引用:9]
[10] 江泽民. 在学习《邓小平文选》第三卷报告会上的讲话 [N]. 人民日报, 1993-11-02. [本文引用:1]
[11]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文件汇编 [C]. 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12. 47. [本文引用:1]
[12] 毛泽东. 毛泽东选集(第1卷)[M].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1. 329. [本文引用:1]
[13] 毛泽东. 毛泽东选集(第2卷)[M].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1. 561, 563. [本文引用:1]
[14] 毛泽东. 毛泽东文集(第7卷) [M].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9. 205. [本文引用:1]
[15] 十七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下) [C]. 北京: 中央文献出版社, 2013. [本文引用:2]
[16] 十六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 [C]. 北京: 中央文献出版社, 2005. 370. [本文引用:1]
[17] 习近平谈治国理政 [M]. 北京: 外文出版社, 2014. 12 [本文引用:1]
[18] 习近平. 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N]. 人民日报, 2016-07-02. [本文引用: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