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人民行动党与马来西亚国阵联盟长期执政的原因及启示
储建国, 李江
武汉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湖北 武汉 430072

作者简介:储建国,政治学博士,武汉大学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比较政治、政党政治研究;李江,武汉大学博士研究生,主要从事比较政治、政党政治研究。

摘要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与马来西亚国阵联盟都掌握划分选区的权力,限制反对党的活动,掌握国家资源的分配权力,重视国家经济建设,组织精英参加竞选。但是人民行动党重视领袖的作用和反腐倡廉建设;国阵联盟坚持“马来人优先”的种族政策,重视提高农村马来人的生活水平。两国执政党的长期执政经验对我国执政党长期执政的启示是,执政党要完善一党领导多党合作制度,吸收社会精英参与国家治理,重视国家的经济建设,健全社会保障体系,加强党的廉洁自律建设。

关键词: 人民行动党; 国阵联盟; 长期执政
中图分类号:D0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0-260X(2017)03-0077-06
Reasons for the Long-term Rule of Singapore's People's Action Party and Malaysia's Barisan National Coalition and the Implications
CHU Jian-guo, LI Jiang
College of Political Science and Public Administration, Wuhan University,Wuhan, Hubei, 430072
Abstract

Both Singapore's People's Action Party (PAP) and Malaysia's Barisan National Coalition have the power to divide electoral districts, limit the activities of the opposition party, take charge of the distribution of national resources, attach great importance to 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organize elites to run for election. However, PAP attaches importance to the role of the leadership and anti-corruption mechanism while Barisan National Coalition adheres to pro-Malays policy and emphasizes the improvement of the living standards of rural Malays. The implications for the long-term rule of China's ruling party from the experience of the two ruling parties of Singapore and Malaysia are as follows: the ruling party should improve the system of multi-party cooperation under the CPC's leadership, absorb elites to engage in national governance, attach great importance to economic development, improve social security system, and promote anti-corruption campaigns and self-discipline in the party.

Key words: People's Action Party (PAP); Barisan National Coalition; long-term rule; implication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是东南亚马来半岛上彼此相连的两个国家。1965年人民行动党开始执政新加坡, 1974年以巫统为首的国民阵线开始执政马来西亚。至2016年, 人民行动党长期执政51年, 巫统、马华公会、国大党、人民进步党等政党组成的政党联盟(简称“ 国阵联盟” )长期执政42年。因此, 被西方主流政治学称为威权主义国家的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执政党能够长期执政的原因值得深入探讨, 两国执政党的执政经验对我国执政党的长期执政也有启示作用。

一、人民行动党与国阵联盟长期执政原因的共性
(一)掌握划分选区的权力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通过掌握选举委员会, 自主设计选举程序, 使得该党保持长期执政的地位。例如人民行动党以获得更多选票的原则设计单选区和集选区制度, 如果反对党在某选区的竞选实力较强, 有可能在下次选举中获得多数选票, 执政党控制的选举委员会就把该选区分成几个选区, 或者是将该选区的一部分与其他选区合并。人民行动党通过不断地重新划分选区、组合选区, 分散反对党的选票资源。马来西亚的国阵联盟在选举前经常按照能够获得更多议席的原则重新划分选区, 由于多数农村马来人支持国阵联盟的候选人, 所以国阵联盟就刻意增加农村马来人居住地区的议席数, 减少其他种族选区的议席数, 促进该党获得国会的多数议席。马来西亚的“ 马来人、华人、印度人等三大种族的人口比例、各种族人口的地理分布等因素决定了大多数选区都是混合选区。” [1]但是事实上, 马来西亚的混合选区的议席数很少。例如马来西亚2013年大选共有222个国会议席, 其中马来人占多数的选区有150个议席, 华裔占多数的选区有42个议席, 混合选区只有30个议席。所以即使国阵联盟的全国得票率只有47.42%, 但是却获得133个国会议席, 从而在马来西亚继续执政; 反对党人民联盟的全国得票率达到50.83%, 但是只获得89个国会议席, 没有获得该国的执政权。

(二)限制反对党的活动

人民行动党“ 牢控对国家机器的领导权, 挤压反对党生存空间。” [2]新加坡的执法过程通常是按照法律程序进行, 但是如果人民行动党控制的政府用《内部安全法》拘捕反对党的人员, 被捕者可以不经过司法程序就被拘留。例如1966年, 新加坡政府按照《内部安全法》逮捕年仅23岁的反对党领导人谢太宝, 他没有经过新加坡任何司法审判就被关押了23年, 在圣陶沙岛又被关押9年, 一共被关押32年, 直到1998年才获得人身自由, 等他出狱时他已经年过半百, 他被关押的时间比南非前总统曼德拉被关押的时间还长。《内部安全法》是人民行动党限制反对党活动的利器, 反对党一直都要求新加坡政府废除《内部安全法》, 但是该项法律始终没有被废除。20世纪90年代以来, 人民行动党主要是通过法律诉讼的方式起诉一些反对党人士, 使其退出政坛。例如2005年, 新加坡高等法庭判定该国的民主党领导人徐顺全在2001年大选中诽谤吴作栋和李光耀的罪名成立, 要求徐顺全分别向吴作栋和李光耀赔偿名誉损失20万新元和30万新元。2006年徐顺全无法赔偿全部的款项, 被新加坡高等法庭宣告破产。人民行动党通过诽谤诉讼的程序使反对党人士承担巨额债务, 无法继续参与政治活动, 这在新加坡是很常见的事。国阵联盟也通过颁布国家法令禁止反对势力活动。例如1969年的“ 五· 一三” 流血冲突事件发生后, 执政党政府通过颁布法律禁止人们公开讨论保留地、种族特权等敏感议题, 严格监控社会的各种聚会活动, 所以社会民众在公共场合不敢公开表达政治见解, 害怕被追究有关责任, 马来西亚的反对势力活动也随之减少。1998年反对党人民公正党的领袖安华也被法院判定渎职入狱, 使得人民公正党的社会活动大幅度减少。

(三)掌握国家资源分配权力

人民行动党通过掌握城市建设和社会保障的基金, 控制选民的投票意向。人民行动党控制的国家政府在历次选举中多次表示, 如果反对党在该选区获得多数选票, 政府就不为该选区拨款, 改善生活条件; 只有人民行动党在该选区获胜, 政府才为该选区拨款翻新组屋, 加强基础设施建设。例如1997年的国会选举, 新加坡政府明确表示不会为支持反对党候选人的选区进行组屋翻新计划, 使得两个原先支持反对党候选人的选区转向支持人民行动党的候选人。在2001年和2006年的新加坡大选中, 人民行动党在后港选区也用组屋翻新政策吸引该选区选民的选票支持。执政党控制的国家政府也通过改善巴士服务、社区发展理事会向社会民众提供援助金等方式, 促进多数选民支持执政党的政权, 所以“ 执政党凭借其资源和力量优势, 通过一系列制度设计, 使其能够在历次大选中保持多数选票获胜, 进而连续执政。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就是采取这种方式。” [3]国阵联盟也掌握马来西亚经济社会资源的分配权利。例如马来西亚2013年的大选, 国阵联盟提出“ 希望的承诺” 的竞选口号, 向选民承诺只要国阵联盟再次获得国家政权, 就增加基层群众的援助金额, 完善社会保障体系, 为居民建造更多的保障房, 提高社会的医疗水平, 使得多数基层选民支持该党的候选人。

(四)重视国家经济建设

人民行动党执政的政府“ 致力发展经济, 提高政党统治绩效” [4], 也注重提高人们的收入水平, 使得新加坡跻身世界发达国家的行列, 从而巩固该党统治的经济社会基础。人民行动党在建国初期就成立了发展制造业的裕廊工业区, 该工业区有该国的高新技术制造企业和世界主要的跨国公司, 新加坡政府还通过给予外国公司优惠的方式吸引外资, 完善该国的制造业体系, 使得新加坡在随后的十年成为世界主要的电子产品出口国。1960年至1984年, 新加坡的国内生产总值平均增长9%, 在24年间能够保持如此高的经济增长速度在当时比较少见。1987年, 新加坡的经济继续繁荣发展, 并且以较快的经济增长速度持续到爆发亚洲金融危机的1997年; 从2002年开始, 新加坡的经济再次复苏, 国内生产总值逐年增长。新加坡2014年的人均GDP达到56286.8美元, 是1960年的131.5倍, 同年美国的人均GDP只有54629.5美元。人民行动党推行的“ 组屋” 政策, 实现该国80%的国民住有所居。国阵联盟“ 坚持发展主义, 经济绩效成为其最重要的合法性来源, 并实现了从经济增长到政治稳定的功能转换。” [5]近年来马来西亚保持较高的经济增长率, 在国阵联盟执政下的马来西亚经济自独立以来已经增长几十倍, 已经成为亚洲的新型工业国和世界的新型市场经济体, 为国阵联盟的长期执政提供了良好的物质基础。

(五)组织精英参加竞选

人民行动党非常重视精英的作用, 认为精英是获得全国大选成功的重要因素, 所以人民行动党“ 大力倡导‘ 精英治国' 战略, 扩充执政的人才基础” [6], 致力于吸收包括政界、商界、文化界等社会各领域的精英, 作为国会议员的候选人。例如新加坡2015年全国大选, 人民行动党的候选人新加坡的贸工部长、总理公署部长兼内政部第二部长参与了西海岸集选区的竞选; 新加坡的外交部长兼律政部长、交通部兼卫生部政务次长参与了义顺集选区的竞选。这些参与竞选的精英都是在新加坡政府担任高级官员的人民行动党成员, 他们都有丰富的执政经验, 娴熟的竞选能力, 较好的执政绩效, 能够为该党获得选区的竞选成功发挥重要的作用。参与竞选的部分人民行动党精英还具有高学历, 以及在基层就业的经验, 对扩大该党的社会影响力, 广泛联系基层选民, 获得多数选民的选票支持也发挥了积极作用。在马来西亚的竞选活动日益激烈的社会背景下, 国阵联盟也组织党内有意参政的各行业精英参加各选区的选举, 满足选民对候选人多样化的需求, 促进更多的选民支持该党的候选人。

因此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和马来西亚国阵联盟通过设计有利于本党竞争的选举程序, 充分利用国家的政治、经济和社会资源, 所以在本国的大选中, 能够始终获得国会的多数议席, 保持党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长期执政地位。

二、人民行动党与国阵联盟长期执政原因的差异
(一)人民行动党重视领袖的作用

由于杰出的领袖能够在推动历史进程和社会发展方面发挥重要的作用, 所以人民行动党在大选中非常重视领袖的作用。人民行动党在大选中重视邀请新加坡的国父李光耀为该党的竞选候选人和执政理念进行宣传。作为人民行动党创始人的李光耀也曾经在多次的大选竞选过程中, 呼吁选民为执政党投票, 支持执政党的政权。多数选民特别是中老年选民由于感恩李光耀领导下的人民行动党为争取国家独立做出的开拓性贡献, 李光耀执政下的新加坡经济社会发展的突出成就, 以及尊重李光耀高尚的人格品质, 所以多数选民支持人民行动党的候选人。新加坡2011年大选, 人民行动党的全国得票率只有60.1%, 是历次全国大选的最低得票率。新加坡2015年大选, 人民行动党的全国得票率提升到69.9%, 这与人民行动党主打民众对李光耀的感情牌有密切的关系。

(二)人民行动党重视廉政建设

人民行动党非常重视遏制腐败的工作, 也取得显著成效, 成为该党长期执政的重要原因之一。“ 新加坡执政党对道德不良和出现腐败的本党干部, 采取公开、迅速、果断的措施, 将对方清除出党, 依法处理。” [7]人民行动党执政下的新加坡还建立了“ 贪污行为调查局” , 该调查局拥有逮捕权、调查权、不明财产检查权等广泛的权力, 能够对新加坡的公职人员的违法行为进行深入调查, 并且追究相关的法律责任。人民行动党也利用《公务员法》、《反贪污法》等严格的法律法规明确规定公务员贪污腐败惩戒的具体措施, 即使公务员犯较小的行政错误, 也会给予较大的惩罚, “ 贪污腐败者要为其不法行为付出高昂的代价。” [8]例如新加坡法律规定, 如果公务员出现贪污腐败等犯罪行为, 政府就会没收公务员的公积金。由于公积金是公务员退休后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所以很少有公务员会冒失去公积金的风险从事违法犯罪行为。人民行动党还建立了严格的财产申报制度, 政府部门的公职人员每年都要申报自己和家人的财产和收入情况, 新闻媒体还向社会公布政府重要官员的财产申报情况。如果政府部门公职人员的财产出现变动, 就必须填写财产变动申报表, 并且说明变动的原因。所以人民行动党通过建立廉政制度, 约束新加坡公职人员的行政行为, 促进公职人员的廉洁从政。

(三)国阵联盟坚持“ 马来人优先” 的种族政策

在马来西亚的人口比例中, 马来人占总人口比例的多数, 例如2012年马来人占马来西亚全国总人口的67.4%。国阵联盟为获得占人口多数的马来人的选票支持, 所以自执政以来始终坚持马来人在接受公共教育、考录公务员、担任政府要职等方面具有优先权。在2013年的国会大选中, 代表国阵联盟的马来西亚首相纳吉和副首相幕尤丁都表示要继续坚持“ 马来人优先” 的政策。多数马来人由于感恩执政党的种族优先政策, 在马来人优先的政策中也得到了较多的实惠, 所以在大选中也会支持国阵联盟的竞选候选人。

(四)国阵联盟重视提高农村马来人的生活水平

目前多数马来人居住在农村地区, 该地区的基础设施也比较落后, 但是国阵联盟积极加强农村马来人居住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 “ 对农村的选民既强调马来人种族优待, 又主动改善农村的民生条件。” [9]所以多数马来人还是比较认可和依赖现存的政治秩序和社会秩序。国阵联盟在每次大选前也给予农村马来人各种社会福利, 使得农村马来人从国阵联盟获得了实在的物质利益, 所以多数农村马来人支持国阵联盟的执政政策, 拥护国阵联盟的执政地位。

因此,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重视发挥领袖的作用和反腐倡廉建设, 国阵联盟坚持“ 马来人优先” 的政策和重视提高农村马来人的生活水平, 都为两国执政党的长期执政发挥了重要作用。

三、人民行动党与国阵联盟长期执政原因的启示
(一)完善一党领导多党合作制度, 发挥民主党派的政治作用

在我国的政党制度中, 中共与民主党派的关系不是执政党与反对党的关系, 而是执政党与参政党、领导党与合作党的新型政党关系。党和民主党派都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开展活动, 党领导国家各项事务的发展方向, 民主党派参与协商和制定国家的重要方针政策和法律法规。党与民主党派共同致力于国家的现代化建设, 建设事业的成败都与两者的荣辱息息相关, 所以党要重视发挥民主党派的政治参与和民主监督作用, 完善党与民主党派的政治协商制度, 认真总结民主党派对社会各领域重大事项提出的意见和建议, 及时办理民主党派有价值的提案。适当增加民主党派成员担任各级人大机构、政府部门、司法机关等国家机构领导职务的人数; 邀请民主党派成员担任政府部门的监察员和检察员, 使得民主党派有效监督政府的工作。

(二)吸收社会精英参与国家治理, 促进精英的有序政治参与

社会各行业的精英通过有序参与国家事务的治理, 能够增强社会精英对政治制度的认同感, 能够使权力高层感知精英的利益诉求, 并且在国家决策的制定中充分考虑精英的合理诉求, 促进精英与政权组织矛盾的缓解, 保持国家政权的总体稳定。各行业的精英通常也能够提出专业化和可借鉴的意见和建议, 他们能够为党政部门、人大机构、政协组织的工作发挥重要的智力支持作用, 所以各级党委、国家机关和政协组织可以通过公开招聘、选调等方式吸收本部门需要的社会精英, 参与部门的工作; 积极吸收精英有关治国理政的有益措施, 充分实现精英对国家事务的知情权、监督权等民主政治权利, 促进精英与政权组织的相互理解和信任; 充分发挥精英的专业优势和个人特长, 促进部门工作专业化程度的提高, 部门的工作适应经济社会的发展需要。

(三)重视国家的经济建设, 充实党的执政基础

经济建设是国家建设的基础, “ 经济发展水平高的国家在政治上更稳定、更太平。” [10]只有增强国家的经济实力, 才能为国家的民主法制建设、和谐社会建设提供必要的物质基础, 才能充实执政党的执政基础, 所以在目前的和平发展时期, 执政党要始终把经济建设放在国家建设的首要位置, 不仅要重视经济总量的增加, 经济发展速度的提高, 更要重视经济结构的优化。妥善协调农业、工业和服务业经济的比例关系, 促进粗放式经济增长方式向集约式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积极发展农业的规模化经营方式, 引导务农者大规模种植适应当地气候、土壤、市场需求要求的经济作物。推动发展较落后地区的工业化和信息化进程, 推动产业的跨越式发展。党政部门要在政策、资金、场地、人员等方面提供优惠政策, 促进社会人员兴办企业, 发展适应我国经济社会发展需要的新型产业。正确处理经济发展与资源消耗的关系, 降低单位产出中的能源消耗值, 逐步淘汰能源消耗大、对环境污染大的产业。优化经济运作过程中的流通、管理和服务的环节, 促进经济运作效率的提高。增强我国经济与世界经济的接轨能力, 按照世界贸易法则, 规范我国实体经济的运作程序, 正确引导虚拟经济的发展; 积极发展我国的优势产业, 逐步缩小我国与世界发达国家在重点产业的差距, 进一步增强我国经济的世界竞争力。

(四)健全社会保障体系, 促进发展成果共享

社会保障体系与人们群众的生活质量密切相关, 只有完善我国的社会保障体系, 人们群众才能切实享受改革发展的成果, 党的现代化建设才能得到人们的真正拥护。“ 公正是为政的准绳, 因为实施公正可以确定是非曲直, 而这就是一个政治共同体秩序的基础。” [11]所以在我国的改革发展事业取得显著成就的时代背景下, 执政党也要重视社会保障体系建设, 逐步建立覆盖全社会人员的养老、医疗、失业等社会保险制度; 根据社会物价的增长情况, 逐步提高城乡居民的基本养老金的待遇水平; 加快推进社会保障体系的规范化、信息化建设, 提高社会保障体系的管理水平。切实保障低收入和收入来源困难人员的生活水平; 建立由于自然灾害、突发事件等不可抗拒因素导致相关人员生活困难的资金保障和物质储备的体系。积极推进城市的廉租房和保障房的建设; 加强城乡和中西部较落后地区的教育、医疗体系建设, 逐步缩小城乡、区域的教育、医疗水平的差距。完善我国的铁路、公路、水运、航空等交通体系的建设, 为人们群众提供体现爱国、敬业、法治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精神文化生活。

(五)加强党的廉洁自律建设, 巩固党的执政地位

党的廉洁自律建设是党的建设的重要内容, 党员领导干部的廉洁自律状况关系着党的形象, 关系着社会群众对党的执政地位的拥护程度, 关系着我国现代化建设事业的成败。所以在我国改革发展的关键时期, 党要高度重视廉洁自律建设, 积极发扬艰苦奋斗、执政为民的优良传统。加强党员领导干部的廉洁奉公教育和良好家风的教育, 促进全党道德境界的提高。党组织可以通过会议、讲座和先进事迹报告会的形式宣传廉洁自律的家风, 促进党员领导干部的廉洁自律; 党员领导干部要加强党性修养, 树立廉洁奉公的权力观, 经常教育家属清白做人, 本分做事; 党员领导干部要正确处理工作与家属的关系, 依法办理有关家属的事项; 党员领导干部要增强防微杜渐的意识, 积极听取家属的廉洁执政劝告, 在年度的述职会议上真实反映本人与家属廉洁自律的情况。各级领导干部要坚持权为民所用, 杜绝各种以权谋私、以权谋利的现象。党要始终保持反腐工作的高压态势, 不论职位的高低、资历的深浅、政绩的大小, 只要贪腐人员触犯法律就应得到相应的法律惩罚。加强民主党派、人民团体、社会群众、舆论媒体对党员领导干部廉洁自律状况的监督。

四、结 论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和马来西亚国阵联盟按照有利于本党竞争的原则划分选区, 促进两党获得国会的多数议席。人民行动党运用《内部安全法》和法律诉讼, 国阵联盟也运用国家法令限制反对党的活动。人民行动党通过组屋翻新计划、社区发展理事会等方式, 国阵联盟也通过掌握经济社会资源的分配权利的方式吸引多数选民的选票。人民行动党和国阵联盟通过大力发展本国的经济, 提高人们的收入水平, 增加社会财富的方式, 巩固本党的社会物质基础。人民行动党和国阵联盟通过吸收社会各领域的精英参加竞选, 促进两党获得社会多数选民的选票支持。人民行动党在以往的大选中还重视发挥李光耀的政治影响力; 通过运用贪污行为调查局、严格的法律法规、官员的财产申报制度等方式促进公职人员廉洁从政, 也是该党长期执政的重要原因。国阵联盟始终坚持马来人优先的种族政策, 积极改善农村马来人居住地区的生活条件, 使得多数马来人支持该党的竞选人。通过分析人民行动党与国阵联盟长期执政的有益经验, 我国执政党为增强执政能力, 实现良好的国家治理, 必须重视发挥民主党派政治协商、民主监督的作用; 积极吸收社会各领域的精英参与各级党委、国家机构的工作; 既要注重经济总量的增长, 也要重视经济发展的质量和效益; 不断健全我国的基本养老、医疗等社会保障体系, 促进改革发展的成果惠及更多的社会群众; 深入开展党的廉洁自律教育活动, 增强党员干部的廉洁奉公、执政为民意识。

The authors have declared that no competing interests exist.

作者已声明无竞争性利益关系。

参考文献
[1] 雷衍华. 权力共享的跨种族政党联盟何以长期存在: 马来西亚个案研究[D]. 北京: 北京大学, 2008. [本文引用:1]
[2] 熊然.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长期执政研究[D]. 北京: 外交学院, 2012. [本文引用:1]
[3] 黄卫平, 涂谦. 国外长期执政政党的比较分析——执政方式、现实困境与转型(上)[J]. 人民论坛, 2013. 6. [本文引用:1]
[4] 孙景峰.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执政经验研究[J]. 深圳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 2005, (1). [本文引用:1]
[5] 宋效峰. 马来西亚现代化进程中的政治稳定: 政党制度的视角[D]. 济南: 山东大学, 2009. [本文引用:1]
[6] 熊辉, 胡柳娟.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的基本执政经验和启示[J]. 学理论, 2013, (18): 21. [本文引用:1]
[7] 吕元礼. 新加坡从严治党的廉政举措 [J]. 特区实践与理论, 2013, (3). [本文引用:1]
[8] 孙景峰.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执政地位延续机制研究[D]. 厦门: 厦门大学, 2008. [本文引用:1]
[9] 陈文, 黄卫平. 长期执政与政党适应能力建设——新加坡与马来西亚政局发展的比较分析[J]. 经济社会体制比较, 2015, (3). [本文引用:1]
[10] [美]塞缪尔·P·亨廷顿. 变化社会中的政治秩序[M]. 上海: 上海三联书店, 1989. 37. [本文引用:1]
[11] [古希腊]亚里士多德. 政治学[M]. 颜一, 秦典华译. 北京: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03. 5. [本文引用: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