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无名氏词所用词调的数量与成就
刘尊明
深圳大学人文学院,广东 深圳 518060

作者简介:刘尊明,文学博士,深圳大学人文学院教授,主要从事词学研究。

摘要

宋代无名氏存词总数共计1590首,所用词调总数共计306调(指词调正名,不计同调异名);其中沿用唐宋已有旧调共计188调,首见和仅见宋无名氏词的新调共计118调;在宋无名氏词所用118个新调中,首见无名氏词而有宋代词人沿用的常用调共41调,仅见无名氏词而无宋代词人采用的孤调共77调。从用调总数看,宋无名氏所用词调总数超过了两宋词坛任何一个具名的大家与名家;从用调成就看,宋无名氏不仅有188调对唐宋旧调的继承,而且也以118个新调对唐宋词调的繁衍做出了创新,小令与中长调兼具、大曲与杂曲并重,也为宋代词调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关键词: 宋代; 无名氏; 词调; 数量; 成就
中图分类号:I207.23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0-260X(2017)03-0149-06
Amount and Achievement of Cidiao in Anonymous Ci in Song Dynasty
LIU Zun-ming
School of Humanities, Shenzhen University, Shenzhen, Guangdong, 518060
Abstract

The anonymous Ci in Song Dynasty amount to 1590. There are in total 306 Cidiao (original names counted, the same Cidiao with different names not counted) used in them, among which there are 188 old Cidiao passed down from Tang and Song Dynasties. The new Cidiao which first and only appeared in anonymous Ci of Song Dynasty amount to 118. In the 118 new Cidiao used in the anonymous Ci of Song Dynasty, 41 Cidiao first appeared in these anonymous Ci and were later used by Ci writers in Song Dynasty, and 77 were only used in anonymous Ci but not taken by other Ci writers in Song Dynasty. In terms of number, the total number of Cidiao used by the anonymous Ci writer exceeds that of any great master or famous writer of Ci in Song Dynasty. In terms of achievement, the anonymous writers of Song Ci not only inherited 188 old Cidiao of Tang and Song Dynasties, but also contributed to Cidiao of Tang and Song Dynasties with 118 new Cidiao. There are Xiaoling (short Ci) and Zhongchangdiao (medium-sized and long Ci), and both Daqu and Zaqu are valued, which was also significant contribution to the development of Cidiao in Song Dynasty.

Key words: Song Dynasty; anonymous Ci writers; tune; amount; accomplishment

历代词学典籍虽保存了较为丰富可观的无名氏词的创作成果, 却较少有人去关注和探讨无名氏词的创作成就。除了20世纪初在敦煌藏经洞发掘的唐五代无名氏词成为词学研究的一个热点之外, 其他历代无名氏词却较少有人问津。宋词中便有大量的无名氏词作, 宋代无名氏词既是宋代词坛和词史整体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 也是宋词创作与传播中的一种独特现象, 因此, 考察宋代无名氏词的创作现象与艺术成就, 对拓展和深化宋词研究乃至整个词学研究, 其意义和价值自是不言而喻的。对宋代无名氏词的研究, 固然有许多层面的工作可做, 但有关宋代无名氏词作品数量和词调数量的统计分析, 当是基础工作之一, 本文即拟在这个方面做出尝试与努力, 以期在数据统计分析的基础上, 从词调运用方面对宋代无名氏词的创作成就和词史意义有一个初步认识。

一、宋代无名氏词用调数据分类统计

笔者依据《全宋词》繁体修订版[1]、简体增订本[2]、增订注释本[3], 对宋代无名氏词作数量和用调数据进行了全面而细致的检索、考订与统计。现将各项统计数据汇列如下。

(一)宋代无名氏词作总数共计1590首

在《全宋词》繁体修订版中, 两宋无名氏词共由这样几个部分组成:《全宋词》正编收无名氏词1536首; 《订补附记》补录39首; 《订补续记》续补9首; 另加孔凡礼编《全宋词补辑》辑补6首[4], 总计1590首。在简体增订本和增订注释本中, 以上无名氏四项作品便被集中收录在一起了。其中, 具调名词作共计1355首; 失调名词作共计235首。在具调名词作中, 残句共127首, 其余1228首皆为全篇; 在失调名词作中, 则只有约14首为全篇, 其余221首皆为残篇。将具调名与失调名两项作品相加, 宋代无名氏词中的整篇全章共计1242首, 残篇断句共计348首。

虽然残篇断句数量占据宋无名氏词作总数约21.8%的比例, 但1242首的完整词篇, 仍使宋代“ 无名氏” 这个特殊作者群在创作数量上超过了宋代词坛上任何一个具名的“ 大家” 或“ 名家” 词人, 有力地突显了“ 无名氏” 作为一个独特的集体或群体为宋词的发展所做出的贡献。词作数量的巨大, 也因此成为我们关注宋无名氏词创作的触发点, 其学术意义自然是不容忽略的。至于残篇断句, 也并非毫无价值。数百首之多的残篇断句不仅反映了宋无名氏词在民间的广泛流传和存佚情况, 而且还提供了有关词的创作本事、词调运用和词体功能、词学观念等方面的考证线索和认识价值, 同样值得我们去关注和探讨。

(二)宋代无名氏所用词调总数共计306调

306调这个用调总数指的是词调正名(即通用名), 未计入词调异名和一调多名的数据。其中, 对于部分明确可辨的同名异调, 已做区分和单列, 而对于个别体式差别不大或难以分辨是否属异调者, 则姑作同调异体处理。

(1)仅见无名氏用调的孤僻调共计77调(113首)

兹略依《全宋词》的著录顺序汇列如下:

●头盏曲(残) ●六么(残) ●误桃源 ●真珠髻 ●罥马索 ●庆春泽 ●玉梅香慢 ●早梅香 ●马家春慢 ●春雪间早梅 ●枕屏儿 ●镜中人(3) ●扫地舞 ●鞓红 ●鬓边华 ●二色宫桃 ●落梅风 ●九张机(20) ●绕池游 ●啄木儿(残) ●结带巾 ◆金钱子 ◆新水令 ◆伊州曲 ●倾杯序 ●贺圣朝(慢) ●转调贺圣朝 ◆楼心月(3) ●宴清堂(残) ●金落索(残)

◆秋千儿(残) ●庆青春(残) ●六州4 ◆六州6 ●十二时3(2) ◆十二时5 ●祔陵歌 ●永裕陵歌 ◆花酒令 ◆醉瑶池 ◆水仙子(2) ◆庆千秋 ◆福寿千春 ◆水晶帘 ●献天寿[慢] ●献天寿令 ●金盏子令 ●瑞鹧鸪[慢] ●寿延长中腔令 ●寿延长破字令

●步虚子令 ●五羊仙破字令 ●折花令 ●小抛毬乐令(4) ●清平令破子 ●还宫乐 ●清平乐1 ●荔子丹 ●惜奴娇[曲破](6) ●万年欢[慢](4) ●太平年[慢] ●金殿乐[慢] ●安平乐 ●行香子[慢] ●游月宫[令] ●倚西楼 ●花前饮 ◆香山会 ◆惜寒梅 ●古阳关 ●簷前铁 ●娇木笪 ◆甘露滴乔松 ●林钟商小品1 ●林钟商小品2 ◆花落寒窗 ◆碧玉箫

(2)首见无名氏用调的常用调共计41调(44首)

兹亦略依《全宋词》的著录顺序汇列如下:

●泛兰舟 ●十月梅 ●双头莲 ●忆吹箫[慢] ●东风第一枝(2) ●早梅芳 ●月上海棠 ●捣练子2 ●太常引(2) ●西地锦(2) ●踏歌 ●解佩令 ●玉楼人 ●寻梅 ●与团圆 ●鱼游春水 ●五彩结同心 ●侍香金童 ●潇湘静 ●夏日宴黉堂 ●海棠春 ●撷芳词 ◆湘灵瑟 ●真珠帘(残) ●绮罗香(残) ●六州3 ●奉禋歌 ●降仙台 ●大圣乐 ●昼锦堂●孤鸾 ●金菊对芙蓉 ●金盏子[慢] ●月华清[慢] ●醉太平 ●风中柳[令] ●爱月夜眠迟[慢] ●西江月[慢] ●惜花春起早[慢] ●百宝妆 ●一萼红

所谓“ 仅见” 之“ 孤僻调” (或简称“ 孤调” ), 即指在两宋词坛上(包括唐五代词坛)只在宋无名氏词的创用作中运用过的词调, 不见具名文人词的创作, 而且大多数词调都为零章单篇, 只有少数词调创作了多首作品。这种“ 仅见” 某一人或个别人所作之单篇或数首作品的“ 孤调” , 在唐宋具名文人词的创作中也多有表现, 如柳永所用词调中就有数十调之多的孤调。所谓“ 首见” 之“ 常用调” (或简称“ 常调” ), 即指有多人创作若干作品的常用词调中, 可考订为宋无名氏首先创作或以宋无名氏词为创始的词调。这种首见之调或创始之调, 在唐宋具名文人词的创作中比较容易考订, 而于无名氏词的考订就困难多了。将上列两宋无名氏词用调中仅见之孤调与首见之常调两项统计数据加起来, 总数为118调(157首)。

需要略做说明的是, 在上文所列词调中, 有一些调名后有“ 慢” “ 令” “ 曲破” 等字, 为《高丽史· 乐志》原文用小字所题注[5], 盖标示曲调音乐体式及演唱节奏特征之文字, 兹加方括号“ [ ]” 注于调名后, 以方便辨识和考察。

(3)宋代无名氏沿用唐宋已有词调共计188调(1198首)

兹先选取作词2首以上的词调汇列如下:

浣溪沙/27 沁园春/34 苏幕遮/3

声声慢/5 汉宫春/9 水龙吟/8

念奴娇/48 蓦山溪/24 多丽/3

蜡梅香/2 木兰花慢/6 最高楼/7

望远行/2 宝鼎现/2 喜迁莺/10

折红梅/4 满庭芳/40 夏云峰/2

庆清朝/5 烛影摇红/2 满江红/42

选冠子/2 望梅/2 洞仙歌/13

摸鱼儿/4 雨中花(慢)/2 踏青游/2

绛都春/2 雪梅香/2 千秋岁/8

千秋岁引/2 眼儿媚/7 相见欢/3

捣练子/13 鹧鸪天/60 小重山/8

感皇恩/5 忆秦娥/10 望江南/7

品令/5 庆金枝/2 菩萨蛮/11

南乡子/12 戛金钗/2 一斛珠/4

醉花阴/2 鹊桥仙/16 采桑子/11

武陵春/2 瑞鹧鸪/6 一落索/2

御街行/5 西江月/43 蝶恋花/11

春光好/3 桃源忆故人/5 玉楼春/3

木兰花/8 减字木兰花/23 相思引/5

临江仙/23 踏莎行/12 渔家傲/7

定风波/6 清平乐/5 殢人娇/3

河传/3 七娘子/2 浪淘沙/6

点绛唇/19 朝中措/11 虞美人/13

更漏子/6 如梦令/11 生查子/3

调笑令/9 南歌子/14 永遇乐/9

阮郎归/6 水调歌头/45 卜算子/11

好事近/7 谒金门/8 行香子/3

诉衷情/3 祝英台近/5 夜游宫/2

杨柳枝/2 一剪梅/3 柳梢青/8

青玉案/10 应天长/2 贺新郎/18

瑞鹤仙/11 长相思/10 红窗迥/2

醉蓬莱/7 花心动[慢]/3 秋霁/2

江神子/2 声声令/2 极相思(残)/2

导引/87 六州1/16 十二时1/18

合宫歌/2 虞主歌/2 于飞乐(残)/3

齐天乐/2 桂枝香/3 杏花天/2

步蟾宫/3 天仙子(残)/3 促拍满路花/3

万年欢/5 梅花引/2

以上所列两宋无名氏沿用唐宋已有词调作词在2首以上的词调共计116调(1106首), 另有沿用唐宋已有词调作词仅1首的词调凡72调(72首), 兹亦列录如下:

远朝归 击梧桐 金盏倒垂莲

定风波慢 尉迟杯 尾犯

望远行(慢) 望梅花 黄莺儿

锦堂春(慢) 瑶台月 昼夜乐

柳初新 落梅慢 婆罗门(引)

人月圆 燕归梁 瑞鹧鸪2

忆少年 惜双双 归自谣

杜韦娘 风流子 醉春风

卓牌儿 归田乐 忆王孙

雨中花(令) 望海潮 扑蝴蝶

滴滴金 贺圣朝 恋绣衾

霜天晓角 风光好 太清歌(残)

快活年(残) 秋蕊香(残) 一丛花(残)

吴音子(残) 采莲令(残) 双雁儿(残)

粉蝶儿(残) 拜星月(残) 惜黄花(残)

玉抱肚(残) 十二时2 锦缠道

金明池 凤凰阁 探春令

女冠子 燕山亭 东坡引

玉烛新 八声甘州 庆灵椿

少年游(慢) 剔银灯 六州歌头

归朝欢 风入松 满朝欢

少年游 江城梅花引 迎春乐[令]

糖多令 莫思归 乌夜啼

遍地花 拨棹子 霜叶飞

另有《十月桃》(即《十月梅》别名)、《西地锦》、《凤凰台上忆吹箫》、《玉珑璁》(即《撷芳词》别名)、《解佩令》(2)、《真珠帘》(2)、《侍香金童》、《喜团圆》、《六州3》(3)、《奉禋歌》(5)、《降仙台》(2)共11调(20首), 乃沿用北宋无名氏已有词调, 已见上文汇列的首见宋无名氏词用调之名单中, 兹不重复统计。

二、宋代无名氏词用调成就的定量分析

以上我们对宋代无名氏词作数量和用调数量进行了分类考订与统计, 下面, 我们即结合以上统计数据对宋代无名氏词的用调成就与特征做些定量分析的工作。通过对这些相关的统计数据的定量分析, 我们大致可以获得以下几个方面的认识与结论。

首先, 宋代无名氏词的用调总数有力地凸显了他们对宋代词调发展所做出的重要贡献。

两宋无名氏在其所创作的多达1590首的词作中运用了306个词调, 尚不计其中多达235首失调名词作所用词调的数量, 其用调总数已远远超出了两宋任何一个具名的大家词人或名家词人, 其用调实践与创作成就也因此得到了极有力的显现。就我们对宋代具名词人所用词调总数的统计数据来看, 排名前10位的词人依次是:柳永(142调)、吴文英(142)、陈允平(121)、周邦彦(110)、辛弃疾(100)、张炎(99)、贺铸(91)、张先(89)、仇远(84)、曹勋(84); 以下用调数量较多的著名词人还有:周密(78)、苏轼(76)、晁补之、扬无咎、朱敦儒(74)、晁端礼、张元幹(72)、黄庭坚(71)、史达祖(66)、欧阳修(65)、姜夔(56)、晏几道(52)、秦观(44)等; 其中用调数量在100调以上的“ 大户” 也不过只有柳永、吴文英、陈允平、周邦彦、辛弃疾5人, 其他大家或名家词人所用词调总数都在100调以内, 甚至如姜夔这样以精通音律、擅长自度曲而著称的名家, 所用词调总数也不过56调[6](P60)。可见, 宋代无名氏作为一个集体或群体的代表, 其所用词调总数是宋代任何一位单个的大家或名家词人都无法比拟的, 他们对宋代词调发展所做出的贡献应该得到应有的肯定。

其次, 宋代无名氏在词调运用上鲜明地体现了继承与创新并重的创作实践与艺术成就。

在两宋无名氏所用306个词调中, 有188调是沿用唐宋已有的旧词调, 所占比例高达61%, 说明宋代无名氏在词调运用上对已经成熟的唐宋旧词调的继承是占主体的, 尤其是对《浣溪沙》、《鹧鸪天》、《西江月》、《临江仙》、《减字木兰花》、《点绛唇》、《鹊桥仙》等小令名曲, 以及《水调歌头》、《念奴娇》、《满江红》、《沁园春》、《贺新郎》等长调慢曲, 每调之作都达数十首之多, 乃是构成唐宋金曲名调创作史和发展史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更为引人注目的是宋代无名氏对新词调的创制与运用, 其中仅见于两宋无名氏词的77个孤调和首见于两宋无名氏词的41个常调, 合计起来达118调之多, 所占比例虽然只有39%, 也仍然有力地显示了两宋无名氏在词调运用上的开拓之处与创新之功。两宋词坛上富于“ 创调之才” 的大家或名家词人主要有柳永、周邦彦、姜夔等词人, 其中以柳永所用新词调的数量为最多, 共计约125调; 其次为周邦彦, 所用新词调共计约52调; 姜夔所用新词调只有21调, 与欧阳修相等, 尚不及张先(39调)、曹勋(26调)之多。可见, 宋代无名氏所用新词调的数量, 仅次于柳永, 却远远超出周邦彦、姜夔、张先、欧阳修等一大批著名词人; 尽管77个孤调的比例有些高, 但这些孤调对活跃宋代歌坛的意义仍然不容忽略, 而41个新调得到了宋代词坛的采用, 其应用率或流行率虽难以和柳永、周邦彦等创调大家相媲美, 却令许多名家词人为之逊色, 说明民间无名氏词人在创新词调方面也做出了积极的实践, 取得了可观的成绩。

其三, 宋代无名氏运用的新词调也体现了兼顾依调与创调而以创调为主的创作特征。

单就宋代无名氏词中首见与仅见的新词调来看, 不仅体现了兼顾依调填词与创制新调的创作实践, 而且也凸显了大胆尝试与勇于创新的特征与成就。据笔者考订与统计, 宋代无名氏所用118个新词调中, 虽然并非都是出自无名氏的自度新曲或创调始词, 一部分当仍属采用流行曲调的依调填词, 但可考属于无名氏自度新曲或创调始词者却占据了更大的数量和比例。在仅见宋无名氏词的77个孤调中, 属于词曲相合、赋咏本意的创调始词约有34调, 属于非赋本意而只是依调填词者约占22调, 另有歌舞相兼的大曲或歌舞剧曲所用14调(亦多属创调新声), 则可见属于宋无名氏自创的新声新调已占据主体。在首见宋无名氏词而为宋代词人沿用的41个常用词调中, 可考属于无名氏自创新调者约占25调, 属于依调填词者约有16调, 亦可见为无名氏自度新曲或创调始词的数量也占据多数。这些属于无名氏自度或创始的新调, 往往与现实生活及社会文化密切相关, 具有即事名篇、缘题而赋、词作内容与调名本意相互应合的创始特征。如《误桃源》、《结带巾》等调, 来自对现实生活中丑恶现象的揭露和嘲讽; 《玉梅香慢》、《早梅香》、《十月梅》、《东风第一枝》等调, 属于咏梅曲; 《庆千秋》、《福寿千春》等调, 属于祝寿曲; 《五彩结同心》、《与团圆》等调, 多属情歌恋曲; 《花酒令》、《花前饮》等调, 则来自于酒筵娱乐生活; 《贺圣朝(慢)》、《太平年[慢]》、《金殿乐[慢]》、《还宫乐》等调, 皆属歌功颂德、粉饰升平的谀颂之声; 《祔陵歌》、《永裕陵歌》、《奉禋歌》、《降仙台》等调, 则为宫廷乐章与鼓吹曲词。可见宋无名氏自创的新声曲调涉及多种现实生活和文化层面, 题材内容相当广泛丰富。即使是难以详考为无名氏自创的新词调, 也应该大多来自于市井新声, 或为晚唐五代至北宋的流行歌曲, 宋代无名氏能采用这些曲调来填词歌唱, 既反映了无名氏大胆尝试勇于创新的精神, 也为宋代词调的发展繁衍做出了贡献, 其中有些词调可能在宋代民间本有创作而作品已经散佚失传, 而有赖于无名氏词的保存而为宋代词调的研究留下了珍贵的文献资料, 其意义亦不容忽略。

其四, 宋代无名氏在词调运用上也很好地表现出对丰富多样的曲体形式的追求与创造。

无论就仅见之调与首见之调还是沿用之调来看, 两宋无名氏词对词调的运用都体现了小令与中长调的大体平衡, 令、引、近、慢等各种曲体的丰富多样。在上文所列仅见宋无名氏用调的77个孤调中, 除歌词为残句而体式不详的7个词调(调名后注“ 残” 字者)之外, 其余70个词调的体式都是明显可辨的, 分别为:小令38调, 中调9调, 长调23调; 在首见宋无名氏用调的41个常调中, 小令占9调, 中调占9调, 长调占23调。总计两宋无名氏所用118个新词调中, 小令共占47调, 中调共占18调, 长调共占46调, 另有残句体式不详者占7调。在两宋无名氏沿用唐宋词已有的188个旧词调中, 小令占74调, 中调占47调, 长调占67调。其中少数词调存在兼体现象, 主要是由小令加一叠成长调, 长调减一叠成小令, 或因添字减字等所造成的同调异体, 姑依其主要体式进行分类, 不予重复统计。可见, 宋代无名氏词的用调不仅在曲体形式上做到了自由灵活与丰富多样, 而且在沿用旧词调和创制新词调方面还体现出长调与小令数量相等甚至超出小令的现象。宋代无名氏对词调体式的多样探索与丰富实践, 还体现在创制和贡献了一批咏梅专曲, 被南渡之际黄大舆编选的《梅苑》这部词集选录, 如《寻梅》、《玉梅香慢》、《早梅香》、《落梅风》、《惜寒梅》、《春雪间早梅》等, 其中如《十月梅》、《东风第一枝》、《早梅芳》等调, 还得到宋代文人词的运用, 成为宋代词坛上颇具个性与美感的名曲; 尤其是在大曲、舞曲、曲破、转踏等歌舞剧曲的创制和运用方面, 宋代无名氏也做出了重要贡献。在上文所列宋代无名氏所用118个新调中, 用于大曲、队舞(或称舞队、舞曲)、曲破、转踏的词调约为16调(调名下标下划线者, 45首), 其中不仅有在民间流传的《六么》大曲残篇, 有从“ 九重传出” 的《九张机》“ 转踏” 词, 而且还有从北宋传入高丽被《高丽史· 乐志》载录、而在中国本土已经失传的用于队舞表演的12调歌曲, 以及属于大曲特殊形式“ 曲破” 的《惜奴娇》和《万年欢[慢]》各一套; 在《献仙桃》、《寿延长》、《五羊仙》、《抛毬乐》、《莲花台》五支宫廷队舞表演中共唱12调歌曲, 每支队舞都具有乐、舞、歌相结合的大型结构, 尽管其中用于歌唱的曲调大多没能在词坛上流行开来, 但仍有《金盏子[慢]》一调得到了文人词的采用, 另外, 像《瑞鹧鸪》、《水龙吟》这两个在唐宋词坛上的流行歌曲, 也得到了《献仙桃》、《抛毬乐》等宫廷队舞的歌唱。宋代无名氏所贡献的这批大曲、舞曲、曲破、转踏等作品样本, 既反映了宋代大曲与杂曲、歌曲与舞曲的相互联系, 也揭示了在宋词发展的历程中宫廷、文人与民间的密切关系, 值得我们进一步去做文本考察与定性分析的研究。

其五, 宋代无名氏对新词调的创制和运用贯穿于两宋而尤以北宋时期最为活跃与突出。

在宋代无名氏所用118个新词调中, 笔者经过初步考订, 大致创作于北宋时期的词调约为99调(调名前标“ ●” 符号者)、词作约137首, 可能创作于南宋时期的词调约为19调(调名前标“ ◆” 符号者)、词作约22首。可见, 宋代无名氏对新词调的创制和运用既贯穿于整个宋代各个历史时期, 而又以北宋时期的创作最为活跃, 成果最为突出, 这与两宋文人词的用调史和整个宋代词调发展史正好相互印合, 其词史意义和词学价值也是显而易见的。

注:

① 明陈耀文编《花草粹编》卷四引《古今词话》载《镜中人》1首, 宋黄大舆编《梅苑》卷六载《相思引》2首, 《相思引》乃《镜中人》别名, 实为同调, 皆北宋作, 与贺铸《琴调相思引》、周邦彦等《相思引》二调皆不同。《花草粹编》, 保定:河北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 《梅苑》, 《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② 《全宋词》收录《六州》词共26首, 体式多有不同, 兹姑分订为6种同名异调, 于调名后标序号以示区别。参见田玉琪《词调史研究》, 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 第576页。

③ 《全宋词》收录《十二时》词共30首, 除柳永、朱雍、彭耜各1首为《十二时(慢)》外, 余27首, 体式不一, 兹分为5种同名异调。无名氏“ 治平时” 、“ 太平时” 2首, 皆元丰年间作, 均为双片146字, 句式大体相近, 田玉琪分列二调, 兹姑订为同调异体。参见田玉琪《词调史研究》, 第580页。

④ [朝鲜]郑麟趾撰《高丽史· 乐志》卷七十一“ 唐乐” 载无名氏《清平乐》一词, 56字, 不分片, 用平韵, 句读体式与《清平乐》常体甚异, 盖同名异调, 兹姑订为《清平乐1》。《四库全书存目丛书》本, 据明景泰二年朝鲜活字本影印, 济南:齐鲁书社1996年版, 史部第160册, 第700页。

⑤ 《高丽史· 乐志》所载无名氏《万年欢[慢]》共4首, 每首字数体式不同, 分别为双片100字、单片49字、双片53字、双片52字。今人或以为属杂曲歌词, 或订为同名异调, 或归为大曲。考原书紧接《惜奴娇[曲破]》后排列, 盖亦属“ 曲破” 类曲词(大曲之特殊形式)。《高丽史· 乐志》, 第698页。

⑥ 《全宋词》据《曲律》引《乐府浑成》收录《林钟商小品》2首, 其一单片19字, 用平韵, 其二单片21字, 用上去韵, 句式声情皆有不同, 兹姑分列为同名异调。参见田玉琪《词调史研究》, 第470页。

⑦ 《花落寒窗》、《碧玉箫》各1首, 载《全宋词· 订补附记》, 乃据《词鹄初编》卷一、卷二补录, 似有疑问, 姑存疑俟考。《全宋词》, 北京:中华书局1986年版, 第3907页。

⑧ 《梅苑》卷八载无名氏《玉交枝》3首, 《乐府雅词拾遗》卷下载无名氏《摊破浣溪沙》1首, 《翰墨大全》载无名氏《长相思》1首, 实皆为《相思引》。此调宋词共20首, 始见周邦彦词, 名《琴调相思引》, 姑订其正名为《相思引》, 与贺铸《琴调相思引》为异调。

⑨ 《全宋词》所收无名氏此调2首, 一据宋杨湜《古今词话》收录, 调名《驻马听》, 原书记本事后注云“ 一名《应天长》” ; 一据《翰墨大全》丁集卷三收录, 调名《应天长》。此调唐五代词为小令, 柳永始翻为长调慢词, 无名氏2首, 正与柳词为同调。《古今词话》, 据唐圭璋编《词话丛编》本, 北京:中华书局1986年版, 第47页。

⑩ 对柳永所用词调总数的统计, 有127调、133调、150调等不同数据, 这主要是因为柳词中有一部分调名相同而宫调不同、宫调相同而体式不同等现象, 如《倾杯乐》、《瑞鹧鸪》、《安公子》、《轮台子》、《尾犯》、《定风波慢》、《祭天神》等调, 每调若干首之宫调或词体多有不同。若将这些调名相同而词体不同的词调订为同名异调, 则柳永所用词调总数便会有所增加。但因各家对柳词同名异调的考订尚有分歧, 故所得总数仍有参差。田玉琪考订和统计柳词用调总数约为148调, 与笔者考订数据略有出入。参见田玉琪《词调史研究》, 第234页。

参见田玉琪《词调史研究》, 第369-408、440-450、480-484、495-501页。笔者对宋代词人所用新词调的考订和统计, 与田著略有出入。

据笔者考订, 柳永所用125个新调中, 有77调得到流行, 48调为孤调, 其流行率固然较高(61.6%), 而孤调率也不低(38.4%); 其他词人多不及柳永, 只有周邦彦无人能比, 其所用52个新词调, 有49调得到采用, 流行率高达94%, 只有3个孤调, 所占比例仅为6%。无名氏所用118个新调, 41调得到采用, 所占比例为34.7%, 77调为孤调, 所占比例为65%, 比柳、周稍显逊色, 却超出许多大家名家词人。

原题“ 王子高《六么》大曲” , 《集注分类东坡先生诗》卷四《芙蓉城》诗赵次公注引录。“ 王子高” 为人名, 即王逈, 《六么》为曲名, “ 大曲” 乃标示曲体性质, 仅残存二句11字, 为北宋作。据苏轼诗引言及宋人记载, 相传王逈与仙人周瑶英游芙蓉城, 故时人以其事唱入《六么》大曲, 赵次公所引乃大曲残句。参见宋王十朋《东坡诗集注》卷四, 宋朱彧《萍州可谈》卷一, 《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宋曾慥编《乐府雅词》卷上首列“ 转踏” 词, 载无名氏《集句调笑》8首、郑仅《调笑》12首、晁补之《调笑》7首、无名氏《九张机》两组共20首, 其《引》言云:“ 九重传出, 以冠于篇首, 诸公《转踏》次之。” 《九张机》亦载于卷首, 盖同属“ 九重传出” 者。沈阳:辽宁教育出版社1997年版。

The authors have declared that no competing interests exist.

作者已声明无竞争性利益关系。

参考文献
[1] 唐圭璋编纂. 全宋词[C]. 北京: 中华书局, 1986. [本文引用:1]
[2] 唐圭璋编纂, 王仲闻参订, 孔凡礼补辑. 全宋词[C]. 北京: 中华书局, 1999. [本文引用:1]
[3] 朱德才主编. 增订注释全宋词[C]. 北京: 文化艺术出版社, 1997. [本文引用:1]
[4] 孔凡礼辑. 全宋词补辑[C]. 北京: 中华书局, 1981. [本文引用:1]
[5] [朝鲜]郑麟趾撰. 高丽史·乐志: 卷七十一鲜]郑麟趾撰. 高丽史·乐志: 卷七十一[M]. 明景泰二年朝鲜活字本. 四库全书存目丛书: 史部第160册. 济南: 齐鲁书社, 1996. [本文引用:1]
[6] 刘尊明, 杨东林. 宋代词人词调运用的定量分析[J]. 中国文化研究, 2012(春之卷). [本文引用: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