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西方国家经济政策的嬗变及理论启示
夏庆宇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上海 200433

作者简介:夏庆宇,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博士后,主要从事国际政治经济学研究。

摘要

20世纪西方国家经济政策的主要范式经历了从传统自由主义到凯恩斯主义再到新自由主义的转变,这是两次180°的转变,即从偏右转到偏左再转到偏右。这样一种转变背后的逻辑是:新、老自由主义与凯恩斯主义是两种对立的经济主张,各有优点和局限性。凯恩斯主义的缺点即是自由主义经济学的优点,反之亦然。这两种经济主张很难结合起来,因为其本质是对立的。故而,当自由主义经济学符合某一时期经济发展的客观要求时便会兴盛,但随着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得到长期推行,其缺点也会暴露出来,进而造成经济问题。要克服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带来的问题和弊端,政府必须采用与自由主义经济学相反的经济主张,凯恩斯主义经济学恰好能够克服此类问题。而在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兴起之后,其缺点也会暴露出来,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又必然要求用自由主义经济政策来克服凯恩斯主义经济政策引发的经济问题,这也正是20世纪西方国家经济政策嬗变的深层逻辑。

关键词: 凯恩斯主义; 新自由主义; 撒切尔主义; 经济政策; 政治经济学
中图分类号:F091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0-260X(2017)03-0119-08
Transmutation of Economic Policies in Western Countries in the 20th Century and Its Theoretical Implications
XIA Qing-yu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and Public Affairs, Fudan University, Shanghai, 200433
Abstract

In the 20th century, major economic policies in Western countries changed from traditional liberalism to Keynesianism, and then to neo-liberalism. The logic behind these changes is that liberalism (old and new) and Keynesianism are opposite to each other and both have their advantages and limitations. The disadvantages of Keynesianism are the advantages of liberal economics and vice versa. It is hard to combine these two economic theories as they are essentially opposed to each other. Therefore, when liberal economics accorded with the objective requirements of a certain period, it became popular. However, when liberal economic policies were pushed as long-term strategies, their disadvantages became apparent and caused economic problems. To address the problems and overcome the drawbacks caused by liberal economic policies, governments had to take opposite policies, and Keynesian economics could resolve these problems. But when Keynesian economics flourished, it also revealed its drawbacks. When it developed at a certain level, governments must turn to liberal economic policies for solutions to problems induced Keynesian economic policies. This is exactly the deep logic behind the changes of economic policies in Western countries in the 20th century.

Key words: Keynesianism; neo-liberalism; Thatcherism; economic policy; political economics

诺贝尔奖获得者、美国著名经济学家“ 米尔顿· 弗里德曼通过对长期的历史进行观察, 将1800年以来的历史划分为亚当· 斯密时代、梅纳德· 凯恩斯时代、哈耶克时代。” [1](P4)这种划分反映出西方国家的经济政策在20世纪经历了两次转变, 即:1929年经济危机爆发之前属于“ 亚当· 斯密时代” , 当时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府主要奉行自由放任的经济政策; 1929年至1973年第一次世界石油危机爆发阶段属于“ 梅纳德· 凯恩斯时代” , 当时西方各国政府主要奉行凯恩斯主义经济政策; 1973年之后属于“ 哈耶克时代” , 在此阶段西方国家开始重新恢复自由放任的经济政策, 但有关做法被命名为“ 新自由主义” 。

迄今, 学界对传统自由主义经济学、凯恩斯主义经济学、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已作了大量的研究, 但是对有关国家政府所推行的经济政策范式的更迭过程、这一过程所蕴含的理论价值及其留给人们的经验教训并未进行过深入的挖掘。不仅如此, 如果考察有关过程, 就会发现西方国家的经济政策范式的转变过程堪称“ 诡异”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从本质上看, 其经济政策的转变过程是从偏右翼转变为偏左翼再转变为偏右翼, 也就是说, 在经历了两次转变后又重新回到了最初的轨道上。由此, 人们很容易产生这样的疑问:偏左翼的经济政策与偏右翼的经济政策到底孰优孰劣?为什么西方国家的经济政策会从偏右转到偏左, 之后又重新回到原点?

事实上, 虽然西方国家经济政策的这种转变从表面上看是一种盲动, 但从实质上看, 又有一定的客观原因, 以下就20世纪西方国家经济政策发生这种“ 诡异” 转变的客观原因做出分析, 从中可以得到一些理论启示。

一、西方国家的经济政策为何从传统自由主义转变为凯恩斯主义
(一)凯恩斯主义兴起的背景

通观近现代史可以发现, 西方国家的经济政策往往会因严重的经济危机的爆发而发生重大转变。在1914-1929年期间, 资本主义国家曾出现了经济繁荣, 但是在1929年爆发的大危机的背景下, 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府不得不调整政策, 用偏左翼的经济政策— — 即政府干预经济, 有目的地通过人为措施解决由市场机制的弊端所带来的经济问题并促进经济有计划地发展— — 来克服自由放任的经济政策所引发的经济危机。由此, 从20世纪30年代起, 资本主义各国的经济政策受到左翼的经济主张的影响, 开始发生左倾。这种左倾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 美国出台了“ 罗斯福新政” ; 第二, 瑞典和英国较早开始推行凯恩斯主义经济政策, 后来这种政策被资本主义国家普遍接受; 第三, 德国、意大利和日本走上法西斯主义、军国主义道路。德意日三国出现的法西斯政权虽属于极右翼, 但是它们在国内采取的政府对国民经济进行计划化管理、政府开办工业企业(特别是集中投资于军工企业)等走出经济危机的办法其实是符合左翼的经济主张的。例如著名右翼经济学家哈耶克认为, “ 德意国家社会主义与俄国社会主义具有同源性, 国家社会主义可谓是社会主义的一种变种。” [2]与此同时, 斯大林在苏联建立了以计划经济为特征的斯大林模式。以上四种政策的共同特点是通过政府干预的方式来应对经济危机(或改变经济落后局面, 如苏联), 并成功走出了危机(或成功改变了经济落后局面)。由此证明, 左翼的经济主张是与右翼的经济主张相对立的、有自身独特的价值的经济学。上述情况也表明, 从30年代起, 世界主要国家的经济政策整体发生了左倾, 由此资本主义体制上就染上了左翼色彩, 这就是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兴起的背景。

(二)凯恩斯主义的辉煌时代

许多人有这样一种印象, 即欧洲国家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才开始奉行凯恩斯主义经济政策的— — “ 大约从1945年至1973年堪称所谓的凯恩斯主义共识阶段” [3](P8)。但这种印象主要反映了在“ 二战” 后凯恩斯主义的影响力已表现得极为明显。事实上, 尽管直到20世纪30年代下半叶凯恩斯主义才在英国正式诞生, 但在30年代初, 凯恩斯主义的基本思想就已萌生并发挥了实际影响。以英国为例, “ 与人们通常的认知相反, 英国的由中央政府管理经济的体制的牢固确立不是发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 而是发生在1931年的世界经济危机发生之后。” [4](P1)为了应对经济危机, 英国如同美国推出了罗斯福新政一样, 不得不自发地通过政府干预的办法来摆脱经济危机。英国并不是第一个实行凯恩斯主义的国家, 世界上首个有意识地实行凯恩斯主义经济政策的国家是瑞典, 而且这种政策“ 看来是成功的, 因为瑞典的失业人数从1933年的16.4万人下降到1936年的3.6万人, 一年后又下降到1.8万人” [5](P35)。此后, 瑞典社会民主工人党长期奉行凯恩斯主义, 这种政策为该国的经济、社会进步作出了重要贡献。

如果说30年代的经济危机使凯恩斯主义逐渐萌生, 那么随后出现的客观形势更是促使凯恩斯主义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之前成为西方国家普遍接受的主流经济学。这些客观形势包括:

第一, 在“ 二战” 期间, 客观形势要求欧洲各国政府必须对国民经济进行集中统一管理, 这符合凯恩斯主义的主张, 因此凯恩斯主义的独特价值逐渐得到广泛认同。例如, “ 从20世纪30年代末开始, 英国政府有意识地大幅增加在武器装备方面的支出; 到1943年6月英国的登记失业人口只有6万人。到1945年, 很少有政治领导人会质疑至少部分地接受凯恩斯主义提出的‘ 需求管理' 的必要性。第二次世界大战还使政府的经济计划得到了实质性发展— — 在理论上和实践中都是如此。” [4](P3)

第二, “ 二战” 结束后, 欧洲国家普遍开展战后重建工作, 在这个时期, 各国政府需要在重建工作中积极发挥作用, 进行有效指导甚至直接组织重建, 这种情况正符合凯恩斯主义对政府功能的认识。因此, 当时西欧国家奉行凯恩斯主义政策堪称是恰逢其时的。

第三, 随着战后重建工作的平稳推进, 西欧国家出现了经济繁荣, 有学者将1950年至1973年称为西方国家经济发展的“ 黄金时代” [6]。例如“ 西德的国民收入在1950年至1980年之间的增速比同一地区在1900年至1950年之间的增速快了13倍。工人/受雇佣者的净收入在1950年至1979年之间提高了3.2倍, 而且收入最低的阶层也从经济增速的加快中受益了” [7]。由于在奉行凯恩斯主义的情况下取得了这样的成绩, 因此凯恩斯主义在这个阶段得到了普遍认可。有西方学者指出:“ 二战” 后右翼政党也在很大程度上认同左翼的经济政策主张, 也在推行左翼性质的、民主社会主义性质的政策[8]。然而, 凯恩斯主义的这种风靡局面并未能够维持下去。

二、西方国家的经济政策为何从凯恩斯主义转变为新自由主义
(一)新自由主义兴起的背景

随着战后重建工作趋于尾声, 就在凯恩斯主义于西欧地区得到普遍推崇的同时, 其也遇到了一些现实挑战。所谓的“ 挑战” 可以从英国的例子中发现端倪。

在60年代上半叶, 英国仍在坚持凯恩斯主义。“ 直到1960年前后, 英国政府对企业的干预措施都非常有限, 但是英国政府仍然在实行凯恩斯主义所主张的、对需求的管理。1960年之后, 英国政府还在将凯恩斯主义的措施与收入政策、一些处于雏形阶段的计划性措施结合起来, 以控制通货膨胀、提高经济增长率。” [4](P6)但是到了60年代下半叶, 凯恩斯主义的政策就在实行过程中遇到了现实困境— — “ 1967年之后, 英国的计划性经济措施在事实上已被放弃了……英国政府成立工业重组集团(Industrial Reorganization Corporation)的目的是为工业企业提供贷款以促进这些企业提高效率, 但是该集团发现:在经济环境不安全、不稳定的情况下, 该集团已经无法运作下去。全国价格与收入理事会(National Board for Prices and Incomes)以及收入政策都被英国政府弃之不用。” [4](P9-10)也就是说, 英国从60年代中期起就出现了经济增速下降(此时的经济仍在增长, 但是增长速度相对于战后重建阶段而言有所减缓)、通货膨胀率上升、经济不稳定、经济竞争力下滑的问题, 这些问题使一些凯恩斯主义的政策无法继续推行下去。

尽管如此, 在60年代中期, 西方国家的经济增速放缓问题尚处于萌芽状态, 对经济的影响尚不明显, 其表现是:“ 从40年代末开始, 所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业增长率普遍出现了快速的提高。在1948年至1957年之间, 美国的年均增长率为4.4%, 法国为6.5%, 意大利为9.1%, 西德为15.3%, 日本为18.2%。在此后的12年中, 这些国家的此项数据出现了明显下滑。例如在1958-1969年期间, 西德的年平均增长率为6%; 意大利为8%; 日本为13.8%。但是在其他资本主义国家— — 包括美国— — 增长率仍在持续提高, 因此整个资本主义世界在60年代延续了此前的经济增长速度(在1958-1969年期间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增速为5.8%, 在1948-1957年期间为5.9%)。” [9](参见表1对西方国家1966年前后的经济状况的对比)

表1 工业产量年度混合增长百分比

到了1973年的世界石油危机爆发时, 欧洲国家遭受重大打击。以瑞典为例, “ 当时遭受打击最严重的工业部门是造船业、采煤业、钢铁行业。从1974年至1977年, 瑞典的船厂的产值几乎下降了一半, 铁产量下降了30%, 伯格斯拉根地区的传统的煤矿大多数都倒闭了。” [10]但石油危机更加严重的后果是促使西方国家潜在的经济问题充分显现了出来, 主要表现在西方国家普遍陷入了“ 经济停滞、通货膨胀” 的状态, 遭遇了长期的滞胀危机。

滞胀危机是相对于“ 二战” 后至1973年西方国家出现的经济繁荣局面而言的。“ 二战” 后西方国家因开展战后重建而出现了旺盛的经济需求, 这有力地促进了经济增长。在这个“ 战后经济繁荣时期” , 从西方国家的经济增长速度看, “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出现的黄金时代打破了此前的所有纪录” [11], “ 当时的投资率、产品产量、出产率、工资增幅之高都是史无前例的, 而且失业率极低, 其间只出现了短暂的、温和的衰退” [12]

然而在1973年后, 西方国家出现经济增长停滞、通货膨胀严重、失业率也比经济繁荣时期显著提高的状况(参见表2)。以英国为例, “ 1974年到1979年英国国内生产总值平均增长率仅为1.4%, 其中有两年为负增长; 同期, 年通货膨胀率除1978年外均为两位数, 1975年甚至高达24.1%” [13](P116)。此外, 全球平均经济增速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这种状况, 20世纪60年代该数据为3.5%, 70年代则为2.4%, 80年代为1.4%, 90年代为1.1%, 21世纪的最初几年则仅为1%[14]

表2 1973年前后六个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率(年均百分率)

但是需要看到, 石油危机仅仅是滞胀危机的一个导火索。有学者指出:“ 虽则石油的涨价使原已存在的通货膨胀的趋势进一步恶化, 但决不能把它看成危机的起因。” [15]“ 正因为石油涨价并不是危机的真正起因, 所以, 即使过几年石油价格平稳或下跌了, 危机也并不因此消失。” [16](P60)

凯恩斯主义经济政策正是导致滞胀危机出现的一个重要原因。这是因为:第一, 在战后, 西方国家的经济政策普遍左倾, 更加关注实现社会公平、减少贫富差异、提高富人的税收负担并通过福利国家对低收入人群进行补贴, 由此限制了经济竞争、降低了富人逐利的积极性— — 也就是说, 因注重左翼的“ 公平” 理念而使右翼重视的“ 效率” 遭受了一定程度的损害。在西方国家的战后重建工作结束、经济需求不再像以往那样旺盛的情况下, 经济效率下降的问题就凸显了出来。第二, “ 当国家对经济的干预扩大时, 国家的支出就要相应扩大” , 因此西方国家往往倾向于“ 扩大债务和货币供应, 这又刺激了通货膨胀” [16](P65)。经济学家诺特曼斯(Notermans)就认为“ 凯恩斯主义-社会民主主义‘ 在制度上不能' 遏制通货膨胀的压力” [5](P211)。第三, 新古典主义经济学批评凯恩斯主义经济学, 认为政府对经济进行的调节反而会危害经济发展, 例如公司税会减少投资和就业, 劳动税会减少工作动力, 储蓄税会减少向生产性投资提供资金的风险资本的数量, 而消费税则会增加通货膨胀。这些批评虽然偏激, 但在一定程度上也揭露了凯恩斯主义容易引发的一些问题。

上述情况显示出此前被奉为经典的凯恩斯主义经济学也存在一些问题。因未能防止20世纪70年代中期的经济危机的出现, 凯恩斯主义“ 头上的光环被打破了” [17]。此后, 西方国家开始反思、调整经济政策, 从而放弃了偏左翼的经济政策, 重新奉行传统的、右翼的、以自由竞争为主要特征的经济政策, 即新自由主义。简单地说, 因为西方国家遭遇了经济滞胀危机, 新自由主义出现了。

(二)作为新自由主义的样本的撒切尔主义

在欧洲, 受到新自由主义影响最为严重的国家是英国, 其次是瑞典、荷兰、德国等国。但需要指出, 并不是所有国家的所有政党在70年代后都完全放弃了凯恩斯主义, 例如法国到目前为止仍有部分政党认同凯恩斯主义, 法国社会党认为, “ 关于应当刺激供给还是应当刺激需求的问题, 只有在当时当地(hic et nunc)根据具体的情况提出来才有意义。” [18]

就撒切尔主义而言, “ 学者安德鲁· 甘布尔(Andrew Gamble)提出, 可以对撒切尔主义进行多种定义, 可以把它定义为‘ 一套知识理论、一种广泛的政治运动、一种领导方式、一个利益集团、一种政策纲领' ” [1](P29)。可见撒切尔主义在社会的多个领域中都有所体现, 本文则认为, 从本质上讲, 撒切尔主义是新自由主义在英国的具现化。

撒切尔在1979年上台后之所以坚定地推行新自由主义政策, 除了因为英国遭遇了滞胀危机之外, 还在于英国经济的经济竞争力出现了严重的相对下滑。“ 例如, 在1962-1972年间, 法国的年均经济增长率保持在4.7%, 而英国只能达到2.2%。在1969-1973年间, 欧共体国家平均每个劳动力创造的产值以年均4.43%的速度上升, 但是英国的这一数据则为2.79%……英国的国内生产总值的国际排名曾经是世界第9名, 但是在1971年跌至第15名, 到1976年则进一步下跌至第18名。” [3](P8)面对经济乏力的问题, 在70年代末英国国内有许多人支持政府进行大刀阔斧的经济改革。

当然, 撒切尔之所以能够成功地推行新自由主义改革, 并不在于其领导的保守党多么受民众欢迎, 而在于当时保守党的对手英国工党处于无战斗力的状态。有著作就此指出:“ 在撒切尔领导保守党期间该党的得票率从未超过43%— — 这一比例比丘吉尔和麦克米兰在20世纪50年代领导该党时的得票率下滑了很多。然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 托利党获得了两次大选的胜利, 这主要是因为反对托利党的选民发生了严重的分裂。” [3](P26)

撒切尔在1990年11月下台, 共领导了三届英国政府, 但在此后直到1997年4月英国仍由保守党执政, 梅杰领导的两届政府基本延续了撒切尔主义的做法。撒切尔的执政举措主要有三个方面:第一, 减少政府开支。以用于改善公民居住条件的政府开支为例, “ 在1980年至1986年期间, 英国中央政府给地方政府提供的住房补贴减少了, 从占地方政府收入的60%下降到49%。地方政府的基本建设支出也出现了实质性下降。在1977年至1987年10年中, 英国地方政府的基本建设支出从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6%下降到1.3%, 而且这种下降只是长期下降过程中的一个阶段。在1967年, 基本建设投入曾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1%。” [3](P59)第二, 降低税率。以英国的企业税为例, “ 从战后初期到1983年3月, 税率一直为52%。从1983年财政年度到1986财政年度, 税率递减为50%、45%、40%和35%” [13](P120)。第三, 在推行国有企业私有化的同时打击工会, 实行有利于资本家的劳动力市场政策。“ 为了削弱工会权力, 保守党利用在下院拥有稳定多数议席的优势, 采取立法途径, 在1980年和1982年通过新的《就业法》、在1984年通过《工会法》。” [13](P121)这些法律为撒切尔政府打击工会提供了法律基础。综合起来可以看出, 撒切尔的政策有利于社会中经济地位较高的富人阶层而不利于经济地位较低的群众(如工人)。

撒切尔的改革扭转了凯恩斯主义注重公平而在一定程度上损害效率的倾向, 重新注重经济效率的提高、加快了企业的优胜劣汰并通过削减政府开支降低了通货膨胀。“ 在1982年, 英国的通货膨胀率比此前几乎下降了一半, 因此撒切尔可以宣称自己取得了胜利— — 至少是在短期内。到1983年1月, 英国的通货膨胀率保持在5.4%, 这是197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直到1987年大选之后, 通货膨胀率才再次超过7%。” [3](P29)由于凯恩斯主义主张政府干预经济, 因此政府支出会倾向于增加, 政府便倾向于超发货币, 自然容易出现通货膨胀。撒切尔主义主张减少政府开支, 因此政府有可能减少货币投放量, 进而降低通货膨胀率。

尽管撒切尔主义取得了一定的成绩, 但是有必要看到其局限性:

第一, 撒切尔的改革在当时即造成产能萎缩、工人失业等严重的经济问题。“ 在第一届保守党政府期间, 英国爆发了战后最严重的经济危机, 1981年5月经济跌入谷底, 与危机爆发前的最高点相比, 工业生产下降15%、制造业生产下降19%、失业人数净增115万。” [13](P122)此外, “ 尽管英国政府可能调低了有关统计数据, 但是在1979-1989年期间英国的平均失业率为9.1%, 与此相比, 1973-1979年间的失业率为3.4%, 1960-1973年的经济繁荣阶段的失业率则仅为1.9%” [3](P30)。失业率的提高一方面在于撒切尔压缩了英国的部分产能, 从而导致某些企业的员工失业; 另一方面是因为撒切尔打击了工会, 使企业主能够比此前更加随意地解雇工人。

撒切尔的改革尽管对英国经济造成了负面影响, 但她非常幸运, 在同一时期英国国有石油公司的石油产量增加, 所得收益帮助撒切尔政府度过了财政困难时期。“ 1980-1981年度, 英国的制造业产值下降了14%, 国民生产总值减少了3.2%, 失业人数上升到270万人。1980年是自1930年以来英国失业人数增加最快的一年, 而在20世纪30年代, 当时全世界正受到华尔街金融灾难的影响。英国在1979-1981年失去了制造业生产能力的约25%, 这就使英国比以往更加依赖于服务业。如果不是北海的油气产量在同期增加了70%以上, 英国政府在当时很可能破产。” [3](P20)具有讽刺意味的是, 撒切尔依靠国有石油企业的收入度过了难关, 她却一直主张对国有企业实行私有化, 如果撒切尔真的将国有石油企业私有化了, 那么撒切尔很可能早就下台了。

第二, 尽管撒切尔将降低政府开支、降低税率作为目标并且出台了一些措施, 但是综合起来看, 撒切尔的改革并未很好地实现这两个目标。首先看政府开支, “ 英国的政府开支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在1979年为43%; 在1990年为39%; 在1991年为42%; 在1992年为43%, 在1994年为44.5%” [1](P40)。也就是说, 在实行撒切尔主义期间英国的政府开支曾一度有所下降, 但是到了保守党执政期临近结束时, 财政支出又恢复到实行撒切尔主义之初的水平。其次看税率, “ 英国的税率也在提高, 直接、间接税负加在一起, 在1978-1979年度为国内生产总值的34%, 在1982-1983年度则几乎上涨到40%” [3](P21)。“ 从经济方面看, 很难对撒切尔主义所产生的影响作出正面或负面评价。撒切尔主义的核心目标之一是降低税收负担。这个目标并未实现。在1996年年末, 纳税额与纳税人的年收入之比为37.2%; 在1979年该数据仅为31.1%。” [13](P116)

第三, 撒切尔的改革并未能真正提高英国的经济竞争力。“ 1979年以来, 英国经济的相对衰退趋势并未消失。诚然, 在1979-1988、1988-1997年期间英国年均经济增长率分别为1.9%、1.5%, 这一数据比1973-1979年期间的年均增长率有所提高。但是如果与其它发达经济体相比, 尤其是与德国、日本、美国相比, 英国取得的相对于其自身在此前的经济表现的成功其实可以说是一种失败。” [13](P117)

第四, 撒切尔实行的改革拉大了英国的贫富差距。表3对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西方国家在实现社会平等方面开展的工作的力度进行了排序, 可见英国在这方面的表现要落后于法国等多个西方国家, 而英国的经济竞争力尚不及法国。

表3 西方国家在实现社会平等方面的表现的排序
三、为何西方国家的经济政策在20世纪会两次出现180° 的转向

综上所述, 西方国家的经济政策的主要范式在20世纪经历了两次转换, 而且是从一种极端转到另一种极端, 之后再转回来, 即从自由化状态转到政府主导状态再转回自由化状态。

这样一种转变背后的逻辑是:新、老自由主义与凯恩斯主义是两种对立的经济主张, 两种主张各有优点和局限性。在很大程度上, 凯恩斯主义的缺点便是自由主义经济学的优点, 反之亦然, 因为这两种经济主张各自追求的主要目标、关注的重点是不同的, 因此各自也会有一些局限性。但是这两种经济主张又很难结合起来, 因为二者在本质上是对立的, 例如如果实行了自由放任的经济政策, 那么就必然要排斥政府干预经济的行为。故而, 当自由主义经济学兴盛的时候, 必然是其优点符合当时的经济发展的客观要求的时候; 而当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得到长期推行之后, 其缺点就会暴露出来, 进而造成经济问题。在有关经济问题趋于严重的情况下, 必然要求政府采用与自由主义经济学相反的经济主张来克服自由主义经济学内涵固有的缺点, 而与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对立的凯恩斯主义经济政策恰好能够克服自由主义经济政策造成的问题; 但是在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兴起之后, 其缺点也会逐渐暴露出来, 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必然要求用自由主义经济政策来克服凯恩斯主义经济政策引发的经济问题。具体而言:

第一, 凯恩斯主义的局限性主要体现在容易引发滞涨状态。

凯恩斯主义之所以会引发经济停滞, 主要是因为在某一历史阶段内人为地刺激经济需求的手段往往是一定的、有限的, 故而在特定历史时段内当这些手段被使用了之后就不容易发明出新的手段来刺激需求了, 此后经济就会因缺乏刺激手段而陷入停滞状态; 而这种停滞状态与此前因对经济发展进行了刺激而出现的高速增长状态相比就会显现出一种落差, 这种落差进而就变成一种经济问题。可以设想, 如果在前期不是人为地刺激经济增长而是任由经济自行缓慢发展, 那么也就不容易出现经济由强劲增长状态陷入停滞状况的落差。

凯恩斯主义之所以会引发通货膨胀, 一方面是因为其主张增加政府开支, 另一方面是因为其主张减少失业率、维持工人的工资水平。“ 比如挪威, 在20世纪80年代, 由于石油化工行业的特权工人坚持增加工资而引起了通货膨胀。” [5](P171)工人收入的普遍提高与通货膨胀率提高之间的联系可能是:工人收入的提高从总体上降低了社会对货币的需求, 而价值是由需求决定的, 需求越小价值越低, 因此社会对货币的需求的普遍降低就会引发货币的贬值即通货膨胀; 从另一方面看, 工人工资水平的提高会导致对消费品的需求的增加, 从而会引发消费品价格上涨, 这也就相当于发生了通货膨胀。因此工人的工资水平不宜增长过快。这样也有利于将劳动力成本保持在低水平, 从而提高一国的国际经济竞争力。以日本在“ 二战” 后实现的经济繁荣为例, “ 在整个50年代, 日本的工资和薪金在总价值中所占的份额, 即使根据官方数字也实际上降低了:从1953年的39.6%降到了1960年的33.7%。了解了这一点, 战后日本经济的迅速繁荣, 就一点也不神秘了” [16](P4)。

第二, 新自由主义的主要局限性是会人为地挫伤供给。

在现代经济中, 经常出现供给大于需求的状况, 由此会产生经济危机。针对这一矛盾, 凯恩斯主义主张扩大需求, 使需求与供给平衡; 供给学派则主张压缩供给, 以适应需求。“ ‘ 第三条道路' 的理论家们提出了一种供应学派经济学, 这种经济学的基础是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和新凯恩斯主义(这是一个容易混淆的词)经济学的结合。” [3](P2)(此处引文中的“ 供应学派” 又译为“ 供给学派” )由于“ 第三条道路” 在本质上是高度认同新自由主义的, 因此本文认为经济学中的供给学派属于新自由主义派, 供给学派的具体主张是:中央银行应将控制通货膨胀作为主要目标, 实行紧缩财政的政策, 降低利率, 取消对劳动者的保护措施, 对公共部门实行市场化等。

压缩供给造成的重要后果是会人为地失去一部分产能。要看到, 当某个行业的严冬到来的时候, 一个企业如果能够挺过去就有可能迎来又一个春天— — 因为竞争者已经减少了; 相反, 如果一个企业就此终结了, 那么既往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这个企业以自己的牺牲成就了其它仍然存活下去的企业, 实行压缩供给的国家就通过打击本国的企业而为外国企业减少了竞争对手。70年代末的瑞典政府就懂得这个道理, 当时“ 鉴于越来越糟糕的经济环境, 资产阶级政府决定通过制订大规模的工业补贴计划来保护就业和未来的生产能力。这个计划针对的是那些正在经历特殊困难的公司和制造业部门, 以及正在衰落的国有化公司。1977-1978年, 对个别公司的选择性补贴的总数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1.1%, 在1982-1983年上升到2%。” [5](P101-102)瑞典的右翼、资产阶级政党都懂得并采取了偏左翼的经济措施, 可见瑞典这个国家的左翼色彩是浓郁的。

压缩产能自然会导致失业率上升。“ 总体上看, 在1970年至2003年之间欧洲国家的就业率出现了10%的下滑, 从高于美国4%变为低于美国6%。” [19]这是供给学派在欧洲盛行造成的结果之一。前文已提到, 撒切尔就曾大刀阔斧地压缩英国的供给能力、压缩产能, 但产生的结果是失业人员增加, 不得不依靠第三产业来解决就业问题。因此可以说, 西方国家的第三产业的繁荣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第二产业的衰落导致的— — 由于第二产业的比重下降了, 第三产业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才相对上升; 由于第二产业吸纳的就业人员减少了, 人们不得不到第三产业中谋生。从这个意义上说, 第三产业的繁荣并不完全是好事。第三产业的繁荣有可能是因为第二产业的萎缩而出现的畸形膨胀。

应该说, 公平与效率这两种取向是相互矛盾的。注重效率就会损害公平, 反之亦然。相对来说, 凯恩斯主义重视实现公平, 自由主义经济学则重视效率, 这两种经济政策范式在西方国家的交替出现, 也证明了凯恩斯主义与新自由主义各自的局限性。

事实上, 在资本主义社会诞生之初推崇自由主义, 只注重效率、忽视了公平, 才会出现要求实现社会公平的左翼工人运动, 这些运动对资本主义社会造成了严重的影响, 因此资本主义社会逐渐开始注重公平。例如, 第一次世界经济大危机后西方国家长期盛行注重解决失业问题的凯恩斯主义经济学, 就是西方国家注重公平的体现。在这种情况下, 左翼的经济主张在资本主义国家中的影响力逐渐扩大。但是过于注重公平又会损害效率, 例如西方国家通过增加企业的税收负担为社会中的中低收入群体提供福利, 由此就会降低企业的经济竞争力; 国家为失业者提供福利, 因此失业者不会急于寻找工作, 进而劳动者之间的竞争程度会降低, 在这种情况下企业就不容易以低廉的价格雇佣到劳动力, 因此企业的劳动力成本会增加, 也会损害企业的竞争力。这个问题到20世纪70年代中期凸显了出来, 西方国家普遍出现了经济发展停滞、通货膨胀的危机, 这种危机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西方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即凯恩斯主义经济学过于重视公平而损害了企业的效率而造成的。在这种情况下, 解决经济问题的办法只能是放松政府监管、实行经济自由化。因此面对“ 滞涨” 危机, 西方国家开始重新注重效率, 例如撒切尔主义、里根主义等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纷纷出台。而右翼的经济政策在发展到一定阶段、超过了一定的“ 度” 之后同样会再度出现问题, 这是很容易理解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的盛行解决了经济效率受到抑制的问题, 与此同时也使西方社会的社会公平遭到伤害。因此人们看到, 随着西方国家从20世纪80年代左右开始重新复兴自由主义经济政策, 其社会问题也逐渐增多— — 极右翼政党的兴起就很好地反映了西方社会中社会问题增多的情况。此外, 随着西方国家的政府放松对企业的监管, 资本的投机本性会再度暴露无遗, 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在2007年暴出了雷曼兄弟公司的过度投机丑闻, 最终引发了2008年的世界金融危机。因此可以想象, 在2008年之后, 左翼的经济主张会如同20世纪30年代的经济大危机爆发之后出现的情形那样再次获得更大的影响力。尽管自2008年以来乃至在今后, 西方国家的左翼政党不一定能够获得执政地位, 但左翼的经济政策会成为西方国家的主流做法, 右翼政党在执政时也会主动奉行这类政策, 如加强对企业行为的监管、谋求缩小贫富差距、解决失业问题等。

The authors have declared that no competing interests exist.

作者已声明无竞争性利益关系。

参考文献
[1] Richard Heffernan. New Labour and Thatcherism: Political Change in Britain[M]. Basingstoke: Palgrave, 2001. [本文引用:3]
[2] 邓正来. 哈耶克读本[M]. 北京: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0: 5. [本文引用:1]
[3] Eric J. Evans. Thatcher and Thatcherism[M]. London and New York: ROUTLEDGE, 1997. [本文引用:9]
[4] Ian Budge, et al. The Changing British Political System: Into the 1990s[M]. London and New York: Longman, 1988. 1. [本文引用:4]
[5] [英]菲利普·怀曼. 瑞典与“第三条道路”: 一种宏观经济学的评价[M]. 刘庸安等译. 重庆: 重庆出版社, 2008. [本文引用:4]
[6] A. Maddison. The World Economy: A Millennial Perspective[M]. Paris: OECD, 2001. 125. [本文引用:1]
[7] Helmut Walser Smith, ed. The Oxford Hand book of German History[M].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1. 678-679. [本文引用:1]
[8] D. Webber. Combating and Acquiescing in Unemployment? Crisis Management in Sweden and West Germany[J]. West European Politics, 1983, 6, (1): 23. [本文引用:1]
[9] Roy A. Medvedev, .On Socialist Democracy[M]. New York: W. W. Norton & Company, 1975. 4-5. [本文引用:1]
[10] Lars Magnusson. An Economic History of Sweden[M]. London and New York: Routledge, 2000. 260. [本文引用:1]
[11] E. Hobsbawm. The Age of Extremes: The Short Twentieth Century, 1914-1991[M]. London: Michael Joseph, 1994. 257. [本文引用:1]
[12] R. Brenner. The Boom and the Bubble: The US in the World Economy[M]. London and New York: Verso, 2002. 7. [本文引用:1]
[13] 周建平, 储玉坤主编. 调整与改革浪潮中的世界经济[M]. 北京: 经济科学出版社, 1989. [本文引用:6]
[14] D. Harvey. Spaces of Global Capitalism[M]. London and New York: Verso, 2006. 42. [本文引用:1]
[15] 曼纽尔·卡斯泰尔斯. 经济危机与美国社会[M]. 晏山枥等译. 上海: 上海译文出版社, 1985. 9. [本文引用:1]
[16] 薛民, 李家珉. 现代资本主义的命运[M]. 沈阳: 辽宁教育出版社, 1991. [本文引用:3]
[17] A. Przeworski. Capitalism and Social Democracy[M].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5. 206. [本文引用:1]
[18] 殷叙彝. 社会民主主义概论[M]. 北京: 中央编译出版社, 2011. 82-83. [本文引用:1]
[19] Maria Jepsen and Amparo Serrano Pascual, eds. Unwrapping the European Social Madel[M]. Bristol: The Policy Press, 2006. 76-77. [本文引用: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