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市场经济体制下香港经济的异化与转型
孙军
淮海工学院商学院,江苏 连云港 222005

作者简介:孙军,经济学博士,淮海工学院商学院副教授,经济与贸易系主任,香港中文大学高级访问学者,主要从事产业经济学、国际贸易学、区域经济学研究。

摘要

基于历史原因,且在完备的法律制度、自由经济体制的支撑下,香港成为了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交流的最重要窗口,经济迅速崛起,全球贸易、金融中心地位由此奠定。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持续深入,香港窗口优势逐渐消失,当经济上涨大势退却之时,大量曾经被隐藏的深层次经济问题和矛盾开始显露,经济异化现象明显,主要包括工业急剧萎缩、产业固化和就业排斥、收入差距日益扩大以及房地产价格的飙升等。香港经济转型升级必须充分发挥“有为”政府的作用,并提高政策落地能力。转型的具体路径包括:推动行业跨区域融合;提高政府的创新支持力度,强化方向引领;转化香港自身功能定位,推动香港经济与内地经济的再度融合;充分利用“一带一路”战略等带来的机遇,巩固和发挥其固有的国际中心地位和作用。

关键词: 自由市场经济体制; 香港经济; 异化; 转型
中图分类号:D676.58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0-260X(2017)02-0038-07
Alienation and Transformation of Hong Kong’s Economy under the Free Market Economy System
SUN Jun
Business School, Huaihai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Lianyungang, Jiangsu, 222005
Abstract

Due to historical reason and support of a fully-fledged legal system and free economic system, Hong Kong has become the most important window of China's economic exchange and trade with foreign countries. Hong Kong’s fast economic growth has bolstered its role as a global trade and financial center. With the deepening of China’s open-door policy and reform, Hong Kong has lost its advantages. When the economy enters a period of stagnation, a large number of hidden economic problems and contradictions begin to surface, and economic alienation becomes an obvious problem. The major problems facing Hong Kong include sharp contraction in industry, industry solidification, employment exclusion, the widening income gap, and the skyrocketing housing prices. Given the above, to pursue economic transformation and progress, Hong Kong has to give a full play to the “active” government and promote the implementation of policies. The paths for economic transformation involve the following points: promoting cross-regional collaboration in industries; increasing support from the government for innovation and underlining orientation and guidance; redefining Hong Kong’s role and promoting the re-integration between Hong Kong’s economy and that of mainland; making best of the opportunities presented by “One Belt One Road” initiative to consolidate and better play its role as a global center.

Key words: free market economy system; Hong Kong economy; alienation; transformation

自由市场经济体制是香港经济最基本的特征, 以此为基础的“ 不干预” 和“ 积极不干预” 政策也被视为促使其成功的最重要因素之一。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弗里德曼多次把香港视为自由放任经济体的代表。但在香港内部经济结构日益复杂化、外部国际经济环境迅速变化的今天, 自由经济制度的自身局限性日益显著[1]。以驱赶大陆游客、旺角骚乱等为代表的典型事件将这种体制的局限显性化。“ 港独” 势力抬头, 甚至有人开始否定“ 基本法” 和“ 一国两制” , 则暴露了当前问题的严重性。这些问题是香港经济社会进一步前进的“ 绊脚石” , 只有正视和深刻地认识这些问题背后的深层次经济原因, 才有可能化解矛盾, 让“ 绊脚石” 成为“ 垫脚石” , 推动香港经济社会再次回到正确轨道。

一、香港经济的潮起与潮落

在香港的经济发展史上, 每一个新阶段都源于香港与其腹地之间关系的改变[2]。1842年清政府与英国在南京签订《南京条约》, 香港岛被割让, 直至1997年被中国政府收回。在此期间, 尽管经受着殖民统治, 但市场经济运行所需要的健全的市场体系和法律制度已经逐步建立起来。1949年后, 面对大量内地资金的涌入和内地被西方围困这一局面, 香港利用其区位的便利性、体制和制度优势, 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在1949年和1950年, 香港对内地贸易额分别比上一年提升了66%和74%。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使得香港优势进一步强化, 成为了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交流的唯一窗口。

1960年代开始, 新一轮产业结构调整在全球范围内展开, 雁型模式(Flying Geese Pattern)大行其道[3], 香港比亚洲其他国家和地区更早地抓住了这个机会, 大力发展纺织、服装等劳动密集型行业, 实施出口导向型发展战略。成衣、手表、时钟、玩具等十多种产品的出口名列世界前茅, 制造业成为了香港经济的支柱产业, 国际地位开始奠定。70年代初, 香港政府开始推行经济多元化发展战略, 贸易、金融、房地产及旅游业等服务行业迅速发展。伴随着1978年内地的改革开放, 饱受高成本之苦的香港制造业开始大规模向以珠三角为主的内地转移。内地巨量产品的进出口都经由香港转口, 引发了天量的资金结算业务, 香港迅速实现了从制造业为主向服务业为主的经济转型。到了80年代末期, 服务业在香港GDP中的比重已超过80%, 香港在全球国际贸易和金融中心的地位逐步确立。不过, 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进一步深入, 香港发展的外部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是内地持续的改革开放使得香港的贸易和金融优势地位逐渐削弱, 尤其中国加入WTO之后, 香港的政策红利优势不断消退; 二是随着以上海自贸区为代表的越来越多的自贸区获批, 香港的制度优势也开始受到挑战。

(一)贸易枢纽地位滑落

2001年之前, 虽然上海贸易额开始增长, 但香港货物贸易总额远远超过上海, 香港作为中国经济贸易中转站的角色显而易见。不过, 随着中国2001年加入WTO, 上海贸易额开始迅速增长, 与香港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小(如图1所示)。

图1 香港、上海货物贸易趋势与结构(单位:亿美元)
数据来源:各年的《上海统计年鉴》、《香港对外商品贸易回顾》及《中国统计年鉴》。

而在香港、上海两地对外贸易额快速增长的同时, 香港自身贸易出口额(内生贸易)在1995年达到最高峰, 其后持续下滑。而上海自身贸易出口额除了受金融危机的影响在2009年出现过下滑之外, 一直呈现出比较稳健的势头。从自身出口额来看, 这两者之间的差距也日益明显。图2显示, 香港贸易额占中国GDP的比重在1992年达到最高峰146.7%, 其后一路下滑。尽管2003年中央政府与香港政府签署了CEPA协议, 而且仍在不断补充内容, 但并没有改变香港贸易比重下滑大趋势, 与上海所占比重已基本一样。

图2 香港、上海货物贸易额占中国贸易总额比重情况(单位:%)
数据来源:各年的《上海统计年鉴》、《香港对外商品贸易回顾》和《中国统计年鉴》。

(二)金融中心地位堪忧

香港金融业起步于20世纪70年代, 80年代初随着楼市达到顶峰, 在这之后香港的金融业虽也有波动, 但向上趋势非常明显, 并最终成为了国际金融中心。上海金融业起步于1990年浦东新区的开发开放, 1992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上海要“ 逐步发展成为远东地区经济、金融、贸易中心之一” , 中共十四大报告也提出“ 尽快把上海建成国际经济、金融、贸易中心之一。” 在这之后, 上海的金融业得到了快速发展。1990年, 香港的存、贷款总额均是上海存、贷款的12倍以上, 而到了2014年, 上海的存款总额是香港的92.6%, 贷款总额是香港的83.9%, 赶超态势一览无遗(如图3所示)。

2006年以来, 上海股市成交额开始超越香港, 而到了2014年, 上海股市成交额竟然已接近香港成交额的3倍, 2015年接近7倍(如图4所示)。虽然上海股市仍存在着制度不健全、监管有漏洞等方面的问题, 但这样的一种超越仍然有些令人意外。

尹翔硕、黄亚钧认为, 当香港主要向外辐射, 上海主要向内辐射时, 就可以构成一个功能上互补的国际金融中心体系[4]。不过在日益全球化的背景下, 内外早已融合统一, 竞争已不可避免。当然, 由于法治、信息流通、监管透明度及商业纠纷仲裁、货币自由兑换等方面的优势, 香港在国际金融业务上仍远远领先于上海, 是全球大量金融公司的亚太区总部所在地。2014年底, 香港仅基金管理的资产就达到17.7万亿港币, 占整个亚太区资产管理的近1/4, 而且管理的资产70%以上来自国际投资者。另外, 香港是内地企业海外上市的第一选择, 在资本项目管制仍然存在的背景下, 目前仍然是内地与世界联系的最好桥梁[5]

图3 香港和上海银行业的存、贷款总额变动趋势(单位:10亿美元)
资料来源:历年《上海统计年鉴》及《香港金融管理局年报》。

图4 香港和上海证券交易所成交额变动趋势(单位:10亿美元)
资料来源:历年《上海统计年鉴》; 香港交易所历年的《香港交易所市场资料》。

(三)经济不断被超越的事实

上海经济总量在2009年超越香港, 不过由于上海人口基数庞大, 面积相对于香港也远为广阔, 因此也不能简单类比。新加坡不论是人口数量还是地域面积均小于香港, 但数据显示, 新加坡从1993到2015年间, 经济年平均名义增长率约为6.6%, 而香港同期仅为3.5%。2003年香港人均GDP被新加坡超越, 2010年GDP又被其超越。香港与腹地经济的互补和互动能力越来越弱, 作为中国开放窗口的优势也在消退, 其在珠三角的位置正在被深圳、广州替代。香港经济在全球乃至中国经济中作用和地位的下降是显而易见的。当前, 香港经济正面临着第三次转型[6]

虽然表面看起来, 香港经济数据的低迷与内地赶超、外部的不利因素等相关, 但在深层次上, 一定是香港经济发展的关键因素出现了问题。本文接下来作重点分析。

二、香港经济中的异化现象
(一)工业急剧萎缩

自工业革命以来, 工业一直是各个国家和地区崛起的秘诀所在。香港工业在经济的起飞阶段曾经发挥了重要作用。香港工业在1980年占香港GDP比重已达到了30%, 但之后却开始持续下滑, 到2015年已不到7%。而新加坡的工业比重在1980年超过38%, 其后也并没有像香港一样滑落, 而是一直在35%左右徘徊。即使新加坡从2007年开始出现了下滑态势, 但2013年工业比重依然维持在25%以上(如图5所示)。

图5 1980年以来香港和新加坡工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趋势
资料来源:《中国统计年鉴》相关年份数据整理得到。

应该说, 工业在新加坡经济中的高比重和在香港经济中的低比重是目前新加坡与香港经济的最大区别所在。形成这个后果的主要原因在于, 香港政府实施的是完全自由市场经济体制, 采取不干预政策; 而新加坡工业的发展不单纯是依靠市场机制的诱导, 更主要的是政府主动调整经济发展战略和政策的结果。把新加坡与历史和区域地位类似的香港相比, 其有前瞻性、预见性地发展起来的经济要比香港自由生长的经济在产业结构上更加合理, 发展潜力也更大。理论上说来, 即使香港失去了制造业, 但其若能与内地紧密互动的话也应该是一个正确的发展方式。而自90年代后期以来, 香港的产业结构变动方向与中国内地并不匹配, 甚至开始渐行渐远。

(二)产业固化与就业排挤并存

1.产业固化

目前香港经济主要由四个主要行业和六大优势行业构成。

四个主要行业包括贸易及物流业、旅游业、金融业、专业服务及其他生产性服务。其增加值在GDP中的比重从2000年的49.4%上升到2007年最高的60.3%, 其后略有回落, 到2014年比重为57.5%, 总体呈现上升趋势。

六大优势行业包括文化及创意产业、医疗产业、教育产业、创新及科技产业、检测及认证产业以及环保产业。六大优势行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从2008年的7.4%上升到2014年的9.2%, 呈现出不断上升的趋势(如图6所示)。

图6 香港经济四个主要行业、六大优势行业增加值占GDP比重(%)注:六大优势行业从2008年开始统计。
资料来源:“ 香港政府统计处” 相关统计资料整理得到。

总结起来, 六大优势行业所占比重虽处于上升趋势, 但是由于总体规模较小, 因此香港经济由四个主要行业主导的现状非常明显, 产业固化特征比较明显。

2.就业排斥

2014年以来, 在上述四个主要行业中, 只有贸易和物流行业的就业比重/产业增加值比重略有上升, 其他三个行业均在减少。也就是说, 在这15年时间里, 虽然这四个主要行业增加值比重上升了, 但是能够吸纳的劳动力比重却是下降了, 其中金融服务业表现尤甚。虽然其产业规模一直在扩大, 但相对来说吸纳的劳动力比重减少速度非常快。六大优势行业, 除了创新科技行业就业比重/产业增加值比重略有上升之外, 其他五大行业均出现减少或保持不变(如表1所示)。

表1 香港经济四个主要行业和六大优势行业的就业比重/产业增加值比重

需要注意的是, 从理论上说, 一行业劳动排挤力度越大, 该行业比较劳动生产率就越高, 意味着资本愈加密集或技术水平愈高。这本来应该是好事, 但香港经济增长愈发依靠这些产业, 使得越来越多的劳动者被边缘化。香港大学生找工作越来越难, 越来越多的大学生愿意去内地找工作也佐证了这个事实

(三)收入差距持续拉大

一方面, 从行业内部来看, 除了运输、仓库及通讯业基尼系数略有减少, 从2001年的0.405略降到2011年的0.404外, 其他所有行业都在增加。金融、保险、地产及商用服务业和社区、社会及个人服务业行业内基尼系数均超越0.5, 且还在持续攀升。另一方面, 从行业间来看, 金融、保险、地产及商用服务业的收入最高, 在普查的三年中一直稳居首位, 且与其他服务行业收入之间的差距逐渐拉大。如2001年金融、保险、地产及商用服务业是运输、仓库及通讯业收入中位数的1.33倍, 到2011年变成了1.45倍。与批发、零售、进出口贸易、住宿膳食业之间的倍数从2001年的1.43上升到2011年的1.60。制造业和建造业收入水平虽然上升比较快, 但这两个行业就业比重却偏低, 对行业间收入差距的影响并不大(如表2所示)。

表2 相关产业行业内与行业间收入差距情况
(四)房地产“ 陷阱”

香港的房价从2004到2014年的11年间增幅巨大(如表3所示)。其中, 香港岛2014年的房价是2004年的3.28倍, 九龙是3.49倍, 新界最少, 但也达到了3.02倍。而按照当年价格计算的人均GDP来看, 2004年为190451港元, 2014年为311479港元, 2014年为2004年的1.64倍。也就是说, 在这11年当中, 香港房价的涨幅是人均GDP涨幅的两倍左右, 香港居民购买房屋的压力增加了一倍, 而且香港仅有超过半数的居民拥有私人房屋, 对于普通的无房群体来说, 居者有其屋成为了“ 遥不可及” 的梦想。

表3 相关年份香港房屋有关数据统计

居高不下的房价一方面会因房屋的财富效应而不断恶化社会收入差距; 另一方面也增加了企业的生产成本和老百姓的投机心态, 打击了实体经济。事实上, 实体经济的恶化又进一步推高了房价, 反过来削弱实体经济, 从而恶化了收入差距。

三、香港经济转型的保障与路径选择
(一)保障:“ 有为” 政府

根据经济学基本理论, 在经济发展初期, 政府的不干预、“ 自由放任” 政策对于保护自由公平的竞争环境非常有利。但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之后, 根据优胜劣汰的生存法则, 一些行业会慢慢出现垄断势力, 如果政府不进行有效干预, 就会形成垄断资本甚至利益集团。研究显示, 香港的“ 积极不干预” 的实质是以英资财团的利益为基础的[7]。现实中, 动物在合适生长的地方才能够生存繁衍, 同样, 若在自由市场经济体制下, 从事于科技创新的企业无法出现的话, 那说明完全自由的市场经济体制并不适合科技创新型企业的生存。以房地产为代表的利益集团的出现严重恶化了香港制造业的生存环境, 具有高投入、高风险特征的高科技行业根本无法生存, 扼杀了香港经济的前途, 最终, 看似公平的自由市场竞争体制变得极为不公平, 愈穷愈穷、愈富愈富的“ 马太效应” 随处可见。

如果考察那些在经济发展中取得成功的国家和地区, 可以发现, 尽管在不同的发展阶段政府发挥作用的边界有大有小, 但在支持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和超前引领方面都是一个“ 强政府” 。日本是这样, 新加坡、韩国也是如此。或许有人认为这样做会破坏香港自由市场经济的基本特征, 影响香港的国际地位, 但笔者认为, 提高政府的作用并不是要否定香港的自由市场经济体制, 也不是说港府可以“ 为所欲为” , 完全按照特首和政府的意旨去做事情, 而是说港府要在在缩小收入分配差距, 遏制“ 港独” 势力带来的负面影响, 增加房屋供给, 为高科技企业创造良好氛围, 重塑香港经济优势等方面发挥主导性和引导性作用, 以弥补自由市场经济体制所造成的缺陷, 并为自由市场经济体制的更好运行打好基础。

(二)经济转型升级的路径选择

1.推动行业跨区域融合

当前, 随着香港工业的衰退和内地开放程度的日益提高, 香港服务业与内地经济之间的融合度已越来越低。例如2000年时广州港的货物吞吐量是香港的1/2多一点, 但是到了2011年时已经比香港高出1/3。在此背景下, 香港的金融、贸易物流等行业的优势在慢慢消失, 这是香港经济逐渐丧失增长动力的内在逻辑[8]

由于高房价以及过高的人工成本等, 香港“ 再工业化” 已显然不太现实。香港下一步发展的重点应集中在:一是利用“ 一带一路” 战略带来的发展机遇, 通过自身在生产性服务业方面所具备的强大优势, 进一步提升与珠三角乃至更广阔腹地产业互动的能力和水平; 二是鉴于香港人口有限、土地面积不足的制约, 又由于深圳有着与其他地方合作及在当地设立科研院所和科技公司的经验, 香港应加强与深圳等地在科研创新教育方面的合作, 实现优势互补, 利益共享, 协同创新; 三是实施差异化发展战略, 运用自身在处理复杂或长期合约, 法治和产权保障等方面的优势, 大力发展专门金融业务, 包括衍生工具、财富管理、保险及再保险等行业。

2.提高创新支持力度, 强化方向引领

90年代以来, 尽管香港陆续建立应用研究发展基金、实施自动化计划、科技工业中心等一些发展科技的项目, 科学园三期也已投入使用, 并且成立了香港创新及科技局, 但政府投资和支持的力度仍不明显, 创新效果并不佳。因此, 下一步香港应该着重发展大数据中心、高等教育、电影业、生物科技和医疗等相对独立性较高的高端生产性服务业。以医疗行业为例, 其所服务的对象是病人, 只要医疗技术高超, 医疗设备先进, 具有开放性, 自然就会有病人来港就医。所以说, 像医疗、教育等高端生产性服务业在香港下一步的发展中具有显著的比较优势, 大有前途可为。基于此, 港府须全力破除这些行业成长的壁垒和障碍, 允许大陆相关病人来港就医, 大力支持医疗方面的科研创新和制度改革, 推动类似《2016年医生注册(修订)条例草案》的一些草案尽早获批, 让香港的教育、电影业等借力“ 一带一路” 战略“ 走出去” 等, 推动这些具有相对独立性的行业成为香港未来发展的支柱行业。

3.推动香港经济与内地经济的再度融合

随着我国内地对外开放的持续深入和经济的快速崛起, 资本和大量的工业产能也开始出现过剩, 急需要“ 走出去” 寻找市场和商机, 这再次为香港带来了机遇。香港下一步应该充分抓住这个战略转换机遇, 推动香港经济与内地经济的再次融合。具体说来, 一是可推动以人民币计价的各类金融产品走出去。因为随着人民币被IMF纳入SDR货币篮子, 以人民币为计价单位的相关资产、以人民币为主体发行的各类债券、以沪港通和深港通为代表的股票市场等必将迎来大的发展, 这在内地资本账户仍然未全部放开的背景下, 香港的金融市场如果能牢牢抓住这些机遇将非常重要。二是为资本和产业“ 走出去” 提供服务支撑。根据商务部统计数据, 截至2015年底, 中国内地对外直接投资存量已超过万亿美元大关, 但是“ 走出去” 的企业大多还不具备真正意义上的跨国性质及跨国经营能力, 内地企业的对外投资亟需引导。而香港在这方面具有着天然的优势, 能够为内地企业“ 走出去” 从事前、事中和事后等全角度、多方位提供支撑服务。三是形成大宗商品定价中心。目前中国内地已成为了世界上大宗商品最大的消费者和很多大宗商品的生产者, 但却仍不是大宗商品价格的制定者。而香港完全具有利用其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和开放的经济体系, 构建定价平台的能力。

4.深度融入“ 一带一路” 战略, 巩固和发挥香港固有的国际中心地位作用

“ 一带一路” 战略给香港带来的最大机遇在于能够彰显香港的传统优势并放大这些优势, 强化香港在全球贸易、金融和航运中心的地位。因此对于香港来说, 必须充分抓住“ 一带一路” 战略带来的机遇, 做大做强人民币离岸业务, 进一步巩固其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具体策略是:

第一, 由于亚洲50%以上的贸易是在本区内进行, 使用的结算货币主要为美元。但一旦美元流动性出现问题, 这些国家之间的贸易便无法进行。所以若在这个过程中有另外一种货币, 例如人民币, 则可以化解单一结算货币所带来的这种困难。所以香港完全可以通过其成熟的金融市场和国际融资能力, 借助“ 一带一路” 战略, 通过大力发展人民币离岸业务解决上述难题, 并在此过程中不断强化其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

第二, 由于“ 一带一路” 战略的实施需要巨大的资金支持, 特别是在对基础设施的投资方面。而且亚洲市场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国际债券市场发展滞后, 且以短期债券为主, 缺乏长期债券。所以, 如果香港能够通过“ 一带一路” 战略发展长期债券市场, 并且部分实现人民币化, 则能够使香港由过去跨境安排的国际金融中心向多边安排的国际金融中心转变, 成为以人民币为计价单位的各类金融产品的全球离岸中心和定价中心。

四、结语

随着中国内地改革开放的持续深入, 香港曾经的窗口优势正在弱化。在经济陷入衰退之后, 自由市场经济体制下一些曾经被隐藏的深层次经济问题和矛盾开始浮出水面:一是由于香港过早“ 去工业化” , 经济发展越来越固化在金融、贸易、地产及其相关行业, 随着内地的持续、深入开放, 香港在金融、贸易等方面的优势正在不断弱化; 二是香港目前的GDP有超过一半是由金融、贸易、地产及其相关行业创造的, 但这些行业所能够创造的就业机会却越来越少, 再加上香港早已“ 去工业化” , 中等收入阶层逐渐消失, 社会贫富差距急剧扩大; 三是由于港府一味遵循自由市场经济体制, 迎合资本的利益, 把重商主义发挥到了极致, 导致投入大、风险高的高科技产业很难有成长空间; 四是由于大量利益集团的干扰, 再加上本身的弱势地位, 港府政策难以落地。基于此, 本文认为香港经济下一步转型的关键在于:在继续发挥自由市场经济体制有利一面的同时, 逐步强化港府作用, 形成“ 有为” 政府, 并提高政策落地能力。转型的具体路径包括:推动行业跨区域融合; 提高政府的创新支持力度, 强化方向引领; 转化香港自身功能定位, 推动香港经济与内地经济的再度融合; 充分利用“ 一带一路” 战略等带来的机遇, 巩固并发挥香港固有的国际中心地位和作用。

注:

① 具体请参见新华网2015年6月10日的报道:“ 超七成受访香港大学生愿意在内地工作及发展” 。链接:http://news.xinhuanet.com/2015-06/10/c_1115577247.htm

The authors have declared that no competing interests exist.

作者已声明无竞争性利益关系。

参考文献
[1] 蔡赤萌. 自由市场经济体制下香港政府经济功能的定位与调适[J]. 教学与研究, 2015, (10): 65-73. [本文引用:1]
[2] 宋恩荣. 香港与华南的经济协作[M]. 香港: 商务印书馆, 1998. [本文引用:1]
[3] [日]赤松要. 我国产业发展的雁行形态——以机械仪表工业为例[J]. 一桥论丛, 1956, (36): 5. [本文引用:1]
[4] 尹翔硕, 黄亚钧. 试论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对内辐射作用的局限性──兼谈建立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必要性[J]. 上海金融, 1998, (4). [本文引用:1]
[5] Meyer, D. R. Hong Kong’s Transformation as a Financial Center[M]. Brown University Working Paper, 2007. [本文引用:1]
[6] 倪外. 香港城市经济转型的困境、趋势与对策[J]. 亚太经济, 2016, (2): 143-148. [本文引用:1]
[7] 严飞. 政府干预VS放任市场: 香港的实践[J]. 社会学家茶座, 2008, (2): 29-32. [本文引用:1]
[8] 王建. 香港经济增长能力长期衰退的现状与原因[M]. 中国统计年鉴. 北京: 中国统计出版社, 2015. [本文引用:1]